Advertisement

【蔡思貝專訪】蔡思貝患躁鬱症

本地
2020.04.24
1.8k
撰文:王崇頴攝影:鍾漢平
一八年因負面新聞加上與家人的關係,令她情緒出現問題。
一八年因負面新聞加上與家人的關係,令她情緒出現問題。

蔡思貝說七年來雖然備受力捧,但工作、緋聞及與家人的關係,令她一度跌落人生的谷底,更曾經自閉在家痛哭,負能量累積,不知不覺患上躁鬱症,「我屬於比較敏感及情緒化的人,會將情緒放得很大,又會吸身邊朋友的負能量;幾年前,獨自面對所有負面事情的時候,情緒就出現問題,經常會失眠,即使瞓得着都會發噩夢,當時以為自己因為每日要面對負面新聞攻擊,哭也是很正常。」

全因張衛健看穿她情緒出現問題,勸她及早就醫,才發現問題的存在。
全因張衛健看穿她情緒出現問題,勸她及早就醫,才發現問題的存在。

她說很多謝張衞健,因為拍攝《大帥哥》時,他是第一個叫蔡思貝要留意一下自己情緒的人,「可能因為他在圈中有多年的經驗,觀人於微,感覺我整個人都有點不太對勁,所以叫我嘗試去求醫,了解一下身體有什麼情況?當時自己很掙扎,但最終決定去找醫生了解一下,看了幾次醫生,醫生診斷我患上躁鬱症,一個正常人的情緒如同一條直線,抑鬱就是長期處於低位,而躁狂就是長期處於高位,而躁鬱就是高低起伏不定,當時醫生都有開藥給我服用,但我吃了一日藥就決定停了,因為吃藥後整個人呆呆滯滯,完全不能工作,而我當時又要拍劇,根本沒可能休息,而且有很多患者需要長時期嘗試不同的抗抑鬱藥,從而找出適合自己的藥物,因為如果不適合就會出現呆摕情況,但我當時根本無時間可以去試藥,找出適合自己的藥物,於是直接跟醫生說我停藥了,不過他都勸我不如試一下其他方法。」

多年來遇上逆境,幸得圈中一班好友陪伴及互相傾訴,令她走出病魔陰霾。
多年來遇上逆境,幸得圈中一班好友陪伴及互相傾訴,令她走出病魔陰霾。

幸好身邊擁有一班好友如陳瀅賴慰玲等可以傾訴,又透過運動慢慢調節情緒,雖然未知何時才可以走出陰霾,但一步一步看見曙光,「我不喜歡靠藥物,向來比較喜歡自然,即使平時生病,都很抗拒食西藥,寧願煲熱湯及沖調蜜糖水,追求天然的方法;我覺得真的要靠自己去調節心情,當然最重要是身邊有一班交心的圈中好朋友,可以傾訴情緒問題及互相分享經歷,其實到目前為止,我仍未算走出這個框框,如果有事發生,以我情感豐富的人,同樣會將情緒放到很大,所以現在有時候仍然會跌入黑暗時光;我知道躁鬱症沒有真正所謂的痊癒,但自己就盡量學懂與病共處,不過朋友的支持及與家人的相處,令我擁有很大的力量。」

劇中氣槍不慎走火,氣體直射耳仔,令她痛到喊。
劇中氣槍不慎走火,氣體直射耳仔,令她痛到喊。

她說每套劇拍攝時都有血有汗,劇集《機場特警》中,有幕犯人手持槍械指着蔡思貝的頭,雖然是氣槍,卻不幸地遇上「走火」,氣體直射她右耳,劇痛到爆喊,耳仔嗡嗡聲聽不清楚,不過喊完又再繼續拍,「拍劇生意外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但每次都是耳朵出事,之前拍攝《大帥哥》,有場戲要逃出連環爆炸的場面,工作人員將反應彈貼在樹上,但排位時忘記了,就叫我企在樹旁,誰不知一roll機就在我耳邊爆了,痛到直入耳膜,我當場痛到喊,當時很驚,很怕穿耳膜,幸好最後無事。」

許志安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4/a200417a125-20200423071308-20200423110028-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