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江富強專訪】難忘高處墮下被發哥送院 江富強兼職揸小巴做保安

本地
2020.04.14
2.7k
撰文:Kelly Check攝影:洪志富
江富強外形粗獷,加上手上有道疤痕,行內人都叫他「刀疤」。
江富強外形粗獷,加上手上有道疤痕,行內人都叫他「刀疤」。

提起江富強,大家未必知道他是誰?不過當看到他的樣子,一定覺得他熟口熟面;入行三十多年的他,曾經加入動作藝員訓練班,之後擔任動作特技演員、助理指導及動作設計,最擅長擔任電單車飛車替身,拍電影《監獄風雲Ц逃犯》時曾在高處墮下受傷,由發哥以擔架牀送院,後來加入無綫成為龍虎武師,在拍《火舞黃沙》時再受傷骨折,從此不能再拍動作戲,轉為幕前演員,他難忘在最拮据之時,曾領綜援過活,不過他認為香港地有手有腳一定不會餓死人,平日不用拍劇會去開專線小巴,又會擔任活動保安人員,八月即將約滿無綫的他,暫時也未知去向,天無絕人之路,是他一直擁抱的信念。

江富強最喜歡自己在《鐵馬戰車》中的演出,他感激監製陳耀全找他演警員角色,而且可以親身上陣駕駛電單車。
江富強最喜歡自己在《鐵馬戰車》中的演出,他感激監製陳耀全找他演警員角色,而且可以親身上陣駕駛電單車。

在無綫很多劇集都可見到江富強的演出,在近日播出的《機場特警》中飾演警員博哥,《烈火雄心3》、《鐵探》、《福爾摩師奶》、《大帥哥》及《牛下女高音》等劇,由賊人、惡人、警察及都市小人物角色都演過,現年五十八歲的他在觀塘雞寮徙置區(現址是翠屏邨)長大,家中有八兄弟姊妹,生於基層的小孩,自小就渴望可以騎電單車,在風中奔馳,亦因此令他初次有機會參與電影演出,「第一次拍的電影是《提防小手》,當時需要一班人在坪輋飛車,朋友覺得我手車都可以,就找我參與拍攝,踩油、煞車很多人都識,不過駕駛電單車要懂得在某些位置速度加減,加上要有危機感及警覺性,否則很易出意外,後來就正式入行成為龍虎武師,做武師範圍好廣,早年的武師要翻、打、跌、撻,我八十年代入行,不是科班出身,主要做飛車替身,也有當動作替身,都是靠一膽、二力、三功夫,當武師很難避免受傷,尤其是剛出道要很搏命,否則沒人認識你,有前輩也提點要小心,不要做一天、休十天。」

江富強在電影《笑俠楚留香》中擔任龍虎武師
江富強在電影《笑俠楚留香》中擔任龍虎武師

在香港當龍虎武師,受傷猶如家常便飯,由於手停口停,他們很多都能忍一般人難忍的痛苦,江富強更因為受傷,由武師轉為幕前演員,「大部分武師受傷都堅持說沒事,除非斷手斷腳就沒辦法,我也有很多舊患,右邊膝蓋也動過手術,不過醫生也說是治標不治本,骨膜內的啫喱流失,我做了手術五年,平日間中有去行山,托賴至今沒有復發,不過仔細看我走路,也看得出一拐一拐,以前當武師不錫身,身體很多地方也勞損,就算膝蓋受傷,很多動作也要膝蓋落地,也會繼續拍。我視郭追為師父,他見我經常搵朝唔得晚,就介紹我入無綫當武師,我是無綫最後一個合約武師。」

江富強約拍了二百多部電影及劇集,早前更參與韓國電影演出,跟權相佑合作,不過連他自己也忘記片名。
江富強約拍了二百多部電影及劇集,早前更參與韓國電影演出,跟權相佑合作,不過連他自己也忘記片名。

喜歡駕駛電單車的江富強表示電影《阿郎的故事》,是他這一代人的回憶,故事猶如自己人生的寫照,他後來擔任電影龍虎武師更有機會與飾演阿郎的周潤發合作,他更難忘被發哥以擔架牀送院,「十八歲已考電單車牌,後來因為某些原因,有段很長時間沒碰電單車,電影《阿郎的故事》在八、九十年代,引起很多年輕人的共鳴,很多像我一樣在在屋邨長大的,大家都經歷了結婚、生小朋友及老婆不接納玩車,我很喜歡發哥,他是一個大好人,有次拍林嶺東的《監獄風雲II逃犯》,有一場跳崖戲,當時直升機只能飛三次,大家都很緊張,不容有失,我跳完第一次要重來,由於下面準備安全措施的未做好,雖然已經有個師兄拉了軟墊出來,不過落點在斜坡,結果也扭傷了腳,停機後我已動彈不得,發哥馬上用醫療擔架抬我上小型客貨車,送了我去醫院,發哥作為一位巨星,很難得沒架子,對我們很照顧。」他說林嶺東是有情有義的人,給他機會轉幕前,讓他可以繼續開工,維持有收入。

在劇集《翻生武林》飾演隱世英雄「污糟」
在劇集《翻生武林》飾演隱世英雄「污糟」
江富強在《法證先鋒Ц》飾演爆炸技術員,與蒙嘉慧有對手戲。
江富強在《法證先鋒Ц》飾演爆炸技術員,與蒙嘉慧有對手戲。

江富強經歷了兩段婚姻,有一子一女,他表示幼女出生時是他的人生低潮,「我二十歲就開始第一段婚姻,有一名兒子,他已三十多歲,在國內教拳,可惜這段婚姻維持了兩、三年,我便與前妻離婚,單身了十多年,才與現任太太結婚,我們育有一名十五歲的女兒,女兒剛出生時,是我經歷人生最低潮,當年拍《火舞黃沙》時,我還是龍虎武師,出了意外在十呎高台跌下,下巴流血,後來電腦掃描發現手骨骨折,我不能開工,有段很長的康復期,一路靠積蓄生活,但眼見自己積蓄用盡,生活很徬徨,我曾經領取過綜援,沒辦法,我不吃,剛出生的女兒也要吃,停工兩年多,領了一年綜援,至康復得較好,我馬上取消領綜援,自己有手有腳,有工作能力,沒人想領綜援。」經此一役,江富強報考了旅遊巴、小巴及重型貨車等執照,有一技傍身,對要擔起頭家的他更有安全感。
康復後,他不能再擔任龍虎武師,於是轉做幕前,不過轉做藝員的合約是沒有底薪的,「很多人都覺得套套劇都有我份,收入豐厚,其實做演員在劇中只能做一個角色,這套劇你即使出了一個鏡,便不可再以另一個身份出現,反而當武師可以替不同角色,在劇中可以無限復活,收入可能更豐厚。」

江富強在《福爾摩師奶》飾演大頭綠衣軍裝警察,與陳松伶有對手戲。
江富強在《福爾摩師奶》飾演大頭綠衣軍裝警察,與陳松伶有對手戲。

江富強八月將會約滿無綫,他坦言仍未知去向,「公司尚未跟我傾約,我已經幾十歲,不可能再當武師,一個小演員,公司也不會投放資源在我身上,難道將我當小生般力捧?絕對沒可能,不過我又不至於老到不能做,平日如果沒工開,朋友叫我去替更開專線小巴,我都會去,我不計較錢,開十小時,最多賺五百多元,不過當作運動也好,總好過在家無所事事,我還有興趣維修汽車,主要是幫朋友,沒有錢的,也有跟朋友去當活動保安,香港地肯做一定不會餓死,天無絕人之路。」

許志安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4/6bcb0315-57ea-494e-964b-f049f52515c1-20200409061937-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