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如懿傳》嘉妃變北齊聖女 辛芷蕾零下低溫浸水半個鐘

亞洲
2020.04.10
2.1k
撰文:齊森

人氣劇《慶餘年》的原著,范閑十足「韋小寶」不乏女伴,除了林婉兒外,還會遇上幾位紅顏知己,其中一位是他出使北齊時,遇上辛芷蕾飾演的聖女海棠朵朵。
修讀於中央戲劇學院的辛芷蕾,出道時被指與宋慧喬相似,但一直未有遇上好角色;反而一七年參加內地節目《演員的誕生》,與另一位女星同台鬥戲,最後大熱倒灶,當時一句話:「我沒有預設過自己會輸!」惹來不少議論,敢言的性格竟令她備受關注,之後便遇上《如懿傳》嘉妃一角,星途更因此大逆轉。

雖然范閑在劇集版改編至甚為專一,但與辛芷蕾飾演的海棠朵朵關係曖昧。
雖然范閑在劇集版改編至甚為專一,但與辛芷蕾飾演的海棠朵朵關係曖昧。

辛芷蕾初入行,首個廣告已夥拍梁朝偉,處女電影《長江圖》更出戰柏林影展,可是卻未能一躍龍門;做演員,對辛芷蕾來說並不是計劃之中的事,她說:「小時候寫自己的夢想,從沒有想過要做演員,最怕上台了。」直到真正成為了演員,辛芷蕾才發現終於遇到真正喜歡的工作,「如果有一場戲演得特別好,全場為你鼓掌的時候,那份成就感讓我更有自信。」
辛芷蕾是圈中少有「敢言」的藝人,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在一七年參加內地綜藝節目《演員的誕生》,當時她輸給了同場飆戲的女演員舒暢,令她不服氣,在節目訪問中直言:「女演員之間,可能誰對誰都不是很服氣。」更直言:「我沒有預設過自己會輸!」這番言論播出之後,不少網友在她微博留言咒罵,但辛芷蕾也直接質問對方:「都沒完了是麼?你再罵一句試試?」面對網絡欺凌,辛芷蕾會選擇反擊。
她曾經非常在意,會認真的關注每條評論,辛芷蕾說:「看到好的,我就特別開心;不好的,我就想為什麼要這麼說我?他說的不對!」後來辛芷蕾聽從了導演給她的勸告,慢慢學會釋懷,「要做一個演員,就應該關掉一些東西,要更專注自己的表演和內心,如果外面聲音太嘈雜,會影響表現,所以我現在已經開始不看了,我覺得只要演好自己的戲,別的沒辦法去阻止,就順其自然吧。」

《如懿傳》妃子眾多,不時鬥戲,她說:「大家都覺得女演員會有是非,但拍攝的八個月大家相處得很開心,所以我覺得如果真的回到古代,妃子們的感情一定好過與皇帝之間。」
《如懿傳》妃子眾多,不時鬥戲,她說:「大家都覺得女演員會有是非,但拍攝的八個月大家相處得很開心,所以我覺得如果真的回到古代,妃子們的感情一定好過與皇帝之間。」

幸好,她在節目中的演技引起關注,被評為「第二個章子怡」,令她意想不到,「演戲演了八、九年,也不年輕,在這個節目之前已經想轉行放棄,後來發現除了演員還會做什麼?為了生計,不喜歡的角色也得接。」
一七年,是辛芷蕾星運逆轉的一年,節目之後,她一口氣接了劇集《戀愛先生》、《如懿傳》以及電影《繡春刀Ц:修羅戰場》。更因《如懿傳》中飾演「嘉妃」爆紅,接着再夥拍彭于晏合演林超賢執導的電影《緊急救援》;《如懿傳》令她印象難忘,「其實嘉妃是現今職場上的設定,所以大家都看得投入,編劇最後加了點戲分,加多了嘉妃被皇帝寵愛,但被華哥(霍建華)打的一場亦是真打,那一刻我真的被打得眼矇了,頭上的飾物被打到灑遍一地。」

辛芷蕾在柏林電影節遇到奧斯卡影后梅麗史翠普,有幸與偶像有一面之緣。
辛芷蕾在柏林電影節遇到奧斯卡影后梅麗史翠普,有幸與偶像有一面之緣。

在《慶餘年》中,她有別以往高貴的角色,拍攝第一場戲,武力超強的北齊聖女碰上詭計多端的范閑,因為被下藥,為了抵擋藥性,海棠朵朵只能跳進水中,拍攝時是在三月份,氣溫低到零度以下,「只能不停用冰水拍臉麻痺身體,做完深呼吸最後勇敢地沉了下去,這個鏡頭在水中待了大半個小時。」從水中鑽出來,辛芷蕾第一反應不是馬上上岸,而是整理了自己的劉海,因為「八字劉海」是辛芷蕾標誌,亦因此被封為「高級臉」,成為國際品牌寵兒;談到「高級臉」,她笑言:「這是遺傳吧,我媽就長這樣,很多人覺得特別兇,只是長得兇,遇到強大的人或父母,我也會撒嬌。」

辛芷蕾天生一張「高級臉」,時裝造型還比古裝更美,《如懿傳》的嘉妃和《慶餘年》的海棠朵朵是她的代表作。
辛芷蕾天生一張「高級臉」,時裝造型還比古裝更美,《如懿傳》的嘉妃和《慶餘年》的海棠朵朵是她的代表作。
Wanna One 木村光希 朴寶劍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4/1200-20200409091834-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