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鄭子誠專訪】瓶頸位獲徐遇安點化 鄭子誠親手寫卡冧老婆

本地
2020.03.31
2.3k
撰文:Kelly Check攝影:鍾漢平
鄭子誠演活無數奸人及渣男角色,現實中的他卻是一名謙謙君子。
鄭子誠演活無數奸人及渣男角色,現實中的他卻是一名謙謙君子。

鄭子誠《法證先鋒Ⅳ》飾演的Louis酒後亂性,背住女友Queen姐(陳煒)出軌,對象更是女友的閨密(Elaine)康華,最終死於非命,掀起劇情高潮。鄭子誠曾演過無數奸人及賤男角色,形象深入民心;有把磁性靚聲的他也在電台主持節目,卻是不少女粉絲的音樂情人;現實中,鄭子誠是位謙謙君子兼愛妻號,與劉倩怡結婚十七年,至今仍會寫心意卡給對方,他喜歡以文字傳情,感動愛妻。

 

鄭子誠與太太劉倩怡一起走過半世紀,婚姻美滿。
鄭子誠與太太劉倩怡一起走過半世紀,婚姻美滿。

現年五十六歲的鄭子誠有過兩段婚姻,他曾透露在年輕時將大部分時間放在工作上,忽略了家庭,在欠缺溝通下,彼此愈走愈遠,最終離婚收場,他與前妻育有一子,現時兒子已三十歲,從事手機應用程式工作,而且遺傳了他的一把雄厚靚聲。
經歷過婚姻失敗,他後來認識了一起主持節目《今夜真情》的劉倩怡,二人拍拖八年,在○三年結婚,一直維持美滿婚姻。鄭子誠坦言與太太一起走過半世紀,對方既是家人,亦是情人,他會不時製造驚喜,令愛情保鮮,「家中有四隻狗,太太現時全力照顧牠們,她亦有做很多義工,當中有幫明愛做接電話的義工,主要接聽小朋友來電,給他們開導。大家相處多年,已經是家人,但又要保持新鮮感,我覺得兩方面是可以並存的,她已成為我身體的一部分,如果有一天她不在身邊,會覺得渾身不自在;新鮮感就一向都要做,不過難度是愈來愈高,當大家相處得愈久,就愈難製造新鮮感,愛妻號就不敢當,不過我很重視節日,但當你每年都重視節日,新鮮感又欠奉;我很喜歡以文字傳情,我會揀一些有心思的卡在上面寫一段文字,很多時最感動她都是這些,文字更能觸動人心,更多留白的空間,讓對方細味及回甘,我不喜歡用電子卡,又或是以WhatsApp代替,始終親手寫,才有感覺。」

鄭子誠憑《真情》飾演的子浩一角成功入屋,他在劇中逼May May(馬蹄露)食泥的情節,令人印象深刻。
鄭子誠憑《真情》飾演的子浩一角成功入屋,他在劇中逼May May(馬蹄露)食泥的情節,令人印象深刻。

鄭子誠是一個多產演員,由《真情》中的賤男李子浩、《烈火雄心》四度強姦梁琤的劉海逸,以至《封神榜》沉醉酒池肉林的暴君紂王,大家都覺得將奸角演得出神入化;不過他亦在演技上曾遇上瓶頸位,後來獲監製徐遇安點化,「《真情》至《烈火雄心》及《封神榜》等,一路演奸角,演到一個程度,有朋友看劇後會打電話來,問為何你還未死?我只好回覆他,我在這一套劇不用死,就算角色不是奸角,人家邊看總覺得我有陰謀,一定沒好下場的,當我說是演好人,大家就很失望,拍了多年劇,由吊頸至中槍,甚至跌落山,什麼死法也試過;我曾經覺得無奈,覺得去到瓶頸,我跟導演說,用回我上一套劇都一樣,表情都大同小異,奸笑及陰謀樣,都沒太大分別,拍到不懂怎演?有種純粹出來撈的感覺,後來再想深一層,要用不同的方法來演,監製徐遇安叫我不要以奸人來演,不要片面的奸,奸人背後有他的故事,可能暗場交代了,一出來就殺人,可能他背後有不一樣的童年,表情及演繹會更立體,帶給自己多一份挑戰,多一個推動力去演。」

在《法證先鋒Ⅳ》,鄭子誠背住女友陳煒出軌,對象更是女友的好姊妹康華,看到觀眾眼火爆。
在《法證先鋒Ⅳ》,鄭子誠背住女友陳煒出軌,對象更是女友的好姊妹康華,看到觀眾眼火爆。

鄭子誠現實生活中是好好先生一名,待人謙虛有禮,不過他在劇中的角色,除了奸角、賤男外,早前在《丫鬟大聯盟》中更飾演鹹濕老爺,與他真實性格大相逕庭,「我沒受過任何戲劇訓練,不過做《真情》的子浩,很多人都說入型入格,除了劇本好,我演到一些微細表情,可能是與生俱來的,又可能我心底裏面真的有份邪氣,我真的不知道,叫我陰陰嘴笑,或充滿陰謀的眼神,都可以做到,不知道是不是睇戲多,我小時候都喜歡看電視劇,至今仍喜歡《新紮師兄》的任達華,他演的韓彬仍然深刻,表面上堂堂謙謙君子,但內裏充滿陰謀,披着羊皮的狼,真的很喜歡看華哥演這類角色;可能也朝着這種方向去學習,我已經不懂去演好人,好人難做,好人可以做什麼表情去交代?我反而想演一個令人不寒而慄的角色,現在很多時劇情已交代事件,令人覺得你奸,如果沒有交代事件,又令人驚,就好正,例如家輝哥(張家輝)演《魔警》,他不多對白,大家見到他的眼神及表情都會驚,外國演員則喜歡Gary Oldman及羅拔迪尼路。」

鄭子誠喜歡收藏黑膠唱片,當年考入加拿大的電台,很大目的是為了其收藏有個容身之所。
鄭子誠喜歡收藏黑膠唱片,當年考入加拿大的電台,很大目的是為了其收藏有個容身之所。

鄭子誠父親從事出入口生意,家境不俗,他曾在香港就讀國際學校,後來赴加拿大升讀大學,由於自小喜歡音樂,收藏了不少黑膠唱片,後來為了讓其大量珍藏有個容身之所,投考當地電台的唱片騎師,「為何在加拿大會去考電台?因為我的黑膠唱片已無路可走,家中居住空間有限,不能無了期儲下去,媽媽亦有微言,為了讓黑膠唱片有個好歸宿,我覺得做電台除了可以播歌,還可將黑膠碟存放在那裏,我的黑膠碟就不用去堆填;我從來不覺得自己的談吐能力是可以當DJ,我以前的聲音跟現在不一樣,隨着年紀長大,聲音才變得更低沉,穩定性亦高些,我最初回來香港做節目,星期一做節目,我星期三重溫,已發覺自己把聲不一樣,今天聲線較高音,明天又較低音,後來慢慢摸索出一把最多人認同及受落的聲線出來。」

鄭子誠主持節目《音樂情人》深入民心,該節目更曾被製作成港台電視節目特輯。
鄭子誠主持節目《音樂情人》深入民心,該節目更曾被製作成港台電視節目特輯。

鄭子誠現時仍有在港台主持節目《音樂情人》,憑着其磁性動人的聲音,加上主打播放七十至九十年代舊歌,打動不少女聽眾,「我到現在仍覺得,我在聲音的表達,比起拍劇是更得心應手,如果要以聲音表達我擅長感性的情感,我會有信心掌控多過以表情來表達,電台可以自己全盤操控整個節目運作,電視有很多部門合作,你只能做好自己本分,出來的結果未必代表你所付出的,電台由構思至整個節目播出,都是屬於你自己的,《音樂情人》雖然是一小時節目,我仍然盡可能做直播,我相信大部分DJ享受這份工作樂趣,就是可以做Live的感覺,我的節目不是訪問節目,我的節目很隨心及隨性,很講當日的mood,每天也有不同的mood,正正是這個原因,你會隨着當日所發生的東西,令自己的感性流露,我就很享受,才會有不同的歌出現,如果一日錄五集,就沒有mood可言,只會淪為機械式播歌。」

鄭子誠及區瑞強都是港台元祖級主持,二人關係亦師亦友。
鄭子誠及區瑞強都是港台元祖級主持,二人關係亦師亦友。

提起香港廣告旁白,林海峰、葛民輝及鄭子誠三人一定稱王,「在我的演藝生涯中,到底是靠樣子抑或靠聲線賺得多錢?我沒有正式統計過,但純粹錄廣告,以你所付出的時間,而得到的收入,是不成正比,我還是新人的時候,錄三十秒廣告,可能花兩小時人家也不收貨,現在人家找我就是要鄭子誠把聲,已不需要裝模作樣;我初入行有個慘痛經歷,有間公司找我錄音,怎麼錄也不滿意,後來他們要求我試試像葛民輝般,但我的聲線完全跟他不一樣,對方其實也不知道我把聲如何?只知道我這個新人夠便宜,當時我的聲音未有清晰定位,叫我扮阿葛,怎扮呢?他的聲音及語氣都很獨特的,完全在我身上找不到的,錄了兩、三小時都不收貨,搞到信心盡失,但久而久之,聽慣了鄭子誠把聲,有時客戶講明要《音樂情人》把聲,就容易掌握,現在錄三十秒的廣告,可能用十五分鐘,客人已收貨,做自己就簡單很多,我最初做電台找我聲演廣告的人不多,反而《真情》播出後,就有很多廣告找我,原來很多人是聽電視的。」
鄭子誠說話有一把靚聲,很多人都以為他唱歌同樣有一把金嗓子,他坦言自己唱歌天賦非常一般,低音方面沒問題,不過要掌控高音便不行,所以他一直拒絕公開獻唱,原來有把靚聲也不代同時擁有美妙的歌聲。

鄭秀文 惠英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3/760fdd14-d45c-45e6-9ff9-3def4a7bbb38-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