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岑傲明.視評

【岑傲明視評】《二月廿九》:醉翁之意不在酒

專欄
2020.03.16
1k
撰文:岑傲明

79tv01c
ViuTV劇《二月廿九》女主角能穿越未來,可惜筆者不能。劇集已大結局,但截稿時只播到五分三,但首周尾段得視后田蕊妮加持,值得追加評論。

穿越劇早已經拍得出神入化,大陸劇《慶餘年》投胎到古代就十分新穎,台劇《想見你》以世界上的另一個我發展故事,複數靈魂穿越也是鮮見,所以一直擔心香港新意上會輸蝕,但目前看來,《廿九》雖是穿越,但側重點跟同類題材不同。大多穿越劇都是主角穿越到另一個時空,跟那個時空的人建立關係發展故事,但此劇由女主角吳海昕二○一七年的穿越經歷,引發劉俊謙為首的「神聖幾何學會」訓練她把握一年一次的穿越機會,試圖改變二○二○年車禍身亡的命運,也就是穿越製造了機遇,讓她認識到劉俊謙和徐天佑兩人並建立友誼,而他們影響了她的人生觀,繼而對生命作出反思。

由此可見,劇集主戲根本不在穿越本身,這也可以解釋,為何比起大多以改變命運為主軸的穿越劇如日劇《求婚大作戰》和韓劇《九回時間旅行》,本劇的穿越次數和篇幅奇少。六集下來穿越兩次,戲分加起上來才夠一集,說清楚遊戲規則後也沒有扭橋。若觀眾期望看穿越,應該未滿足,會覺得劇情推進慢。

79tv01d

劇集獲得大迴響的一段戲,本質也跟穿越無關。故事說到女主角在未來發現閨密李敏身患惡疾但堅持把孩子生下而離世,她預先把悲劇結局告訴李敏,李敏和未婚夫柯煒林要決定保大或保細。兩位演員真情演出,賺了觀眾不少淚水,可是,即使沒有女主角的預言,李敏一樣會作出選擇,這選擇不會心存僥倖,而必然抱有就算死也要把孩子生下來的決心,這種劇情也是常見煽情的套路,只要寫得到肉,演員詮釋得好,照樣能夠感動人心,並不是《廿九》所獨有。

總的而言,《廿九》試圖以穿越去造就角色們的成長,除了自認黑仔而對將來沒有想法的吳海昕,也有從超級市場壽司仔而發憤立志成為壽司師傅的徐天佑,以及待人冷漠而檢討自身態度的劉俊謙,不過故事頗為平淡且直述,整體娛樂性不足,需要觀眾靜心和耐性觀賞。觀乎編劇團隊前作《教束》,他們明顯較擅長角色單元故事,《廿九》顯得碎片化,穿越和穿越間見散亂,而且故事圍繞大女主成長,全程扮憂鬱小生有點浪費了劉俊謙這位影帝。不過,綜觀全劇製作確實精良,演員賣相甚佳,加上北海道雪景,呈現出港劇罕見的唯美和浪漫。

關智斌 黃心穎 馬國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3/79tv01c-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