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沈慧林專訪】疫境尋第二種快樂 沈慧林行山增進父子情

本地
2020.02.26
308
撰文:Adeline Lai攝影:Samuel

s200219a105沈墨寧行山二十多年,十多年前喜歡行更高的山更多的樓梯,隨着年齡增長,現在多以平路為主。今次與兒子沈慧林再行這條山徑,風景依然美,卻有着不同的心境。

手持一枝行山杖的沈墨寧,腰袋帶了水、酒精搓手液、銀包和口罩,每次出動就是這樣輕便。
戴上口罩的沈慧林William,與父親來到位於鰂魚涌柏架山道自然徑入口後,在走進樹與草擁抱的環境下,齊齊除下口罩,呼吸一下清新的空氣。拍了一幅合照後,沈墨寧即密密腳開始,William在後方追着叫道:「阿爸,等埋我。」
路程就這樣開始。

s200219a034父子二人在不同位置打卡和合照 s200219a047二人看看地圖,找出要行的路線圖。

與父親更添話題
沈墨寧每星期行山一次,這個習慣已有二十多年,港九新界的行山徑已行過不少,行山腳有太子珠寶的鄧鉅明、吳孟達、ISA老闆姚瑞添及其他合作夥伴的好朋友,每次也是攜眷出席,「行完後補充的比行山多。」沈先生笑言次次都是食海鮮,有出有入也是好事。
由於沈先生與William皆是住在北角區,所以行這條路徑最方便。由柏架山道自然教育徑開始,上到大風坳後再落大潭水塘,一邊可往紅山半島,另一邊往陽明山莊,而今次是往紅山半島,全程約兩個小時。沈先生輕輕的說:「這段路好濕碎。」起步後一直是微斜上山,沿途還是以大廈景觀為主,沈先生早已行到出汗了,William則尾隨其後,一直上到大風坳。追着父親的步速,累嗎?William笑說:「我OK,最近有鍛鍊,有做健身。我想,這麼多年來約一齊行過五、六次山,以前一齊最常做的運動是打乒乓波,是爸爸教我打的。今次再可以一齊行,好開心。」

s200219a058由鰂魚涌步行上山,以大廈景觀為主。 s200219a112兩父子常常搭膊頭傾偈,閒話家常,都可以很快樂。

近月新冠肺炎疫情嚴重,很多活動甚至工作也停下來,連公司一年一度的春茗亦無奈取消,William卻有另類得着,「與屋企人相聚的時間多了,我與爸爸住樓上樓下,現在可以常常帶女兒去食飯,又同爸爸一齊飲茅台,一齊醉,好開心,有第二種的快樂。即使見面,已經不談公事,傾吓跑馬、行山、湊女和飲茅台,覺得人生廣闊了,與老竇有更多話題。」
父親數年前退休,正在享受人生;William則繼續努力,為公職為事業拚搏。本來身為杭州政協常委的沈墨寧要北上開會,亦因為疫症而延期了;William本來有數個外地公幹計劃亦已取消,一切變得被動,William卻有所領悟。「我覺得是一個心態的調整,過去兩、三年,一直靠很多活動去推廣『萬希泉』,一晚三至四場活動,五日飛四個地方,試過訓醒都不知自己在哪裏。今次讓我好好充電,多點與屋企人相聚,自己的心態亦調整很多。」父親聽後亦笑說:「是啊!夜晚一起食飯多了,以前晚飯可以兩星期都不見一次的。」

s200219a127來到大風坳山頂後,亦有不同路線選擇,二人揀了往大潭水塘的小路,約要多走一個小時。

疫症逆境下擴充

William與父親常常搭着膊頭傾偈,父子情深,不過William卻說:「其實我小時,不常見到他的,因為他長期在國內飛,當時有很多項目,十七、八間廠,最記得三、四歲時父親患了肝炎,因為在國內做生意飲得太多酒,作為醫生的爺爺要他留在家隔離和休息。即使我很少見他,但爸爸多忙也好,他會車我去考試,亦會教我打乒乓波和集郵。」

03沈慧林為女兒沈誦彥舉行百日宴,這粒孫女的小趣事也常被爺爺掛在嘴邊。 15-1即使父親多忙也好,沈慧林與妹妹沈德慧的生日,父母必定會為他們慶祝。01-1沈慧林在美國Cornell University以甲級榮譽畢業,家人齊齊飛到美國參加他的畢業禮。

William表示,父親教他文化和工匠精神,爺爺則教他很多歷史,亦因為這樣,他於二十六歲創業至今,辛辛苦苦花六個月裝嵌一隻陀飛輪,如何可以堅持下去,「因為這是價值觀的傳承。最近,杭州的工廠復工,只要生產到陀飛輪,我們仍可繼續發展。」William滿有信心地說。
早前,William請來李丞責看風水,隨後花了七位數字裝修和擴充三個單位,當別家企業要節省開支時,他會努力拓展。對此,父親亦簡單的叮囑一句說:「要小心。」William亦拍拍父親膊頭說:「爸爸很好,他給我極大自由度,讓我發揮。不過當年常常叫我不要創業,怕我輸光所有錢,又怕我抵受不了壓力,後來我開了『萬希泉』後,他才告訴我,當年他只打了三個月工即做老闆,我做了一年打工仔呢!」
其實沈墨寧可算是白手興家,八○年五月,當時不懂廣東話的他從杭州來港,一心只想看看香港,可是口袋只有三十港元,打了一份電報返老家後,只剩下不夠十三元,又找不到接頭人,他曾流落在尖沙咀公園過了一晚。「人是要到走投無路才想到,想起一位曾經認識的香港人,第二朝打電話給他,他住在北角,收留我了。後來我也聯絡到我的接待人,在屋企樓下的公司做了一個月倉務,後來轉到電子廠做了兩個月,之後我出來自己做了。」說起苦事仍然笑面迎人,William有這個樂觀的父親,他非常感恩。

s200219a150落斜時,小腿肌肉拉得太緊,要鬆一下。 s200219a183再走過這條橋樑,終點在望。
s200219a189一個早上行了一萬三千多步,這天要走的路已達標。

說着,兩父子到了大潭水塘,看着寧靜而漂亮的景色,William拿起手機說:「我們來selfie一下。」走到紅山半島的出口,兩父子齊齊展示走了多少步,是一萬三千多步,「我們去吃一餐豐富的。」慣性要補充的沈墨寧笑說。

惠英紅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2/s200219a17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