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胡鴻鈞專訪】欣賞蔡思貝獨立性格 胡鴻鈞有意外後遺症

本地
2020.01.21
877
撰文:冼麗宜攝影:洪志富
s200120b087
原定去年舉行的演唱會,延至今年才有機會舉行,問想不想在紅館舉行?他說:「首先我有自知之明,我不是有很多開騷的經驗,一下子上紅館,坦白說我一定會驚,由中小型場地做起,待儲更多的經驗後,再踏上紅館的舞台,應該會更得心應手。」

胡鴻鈞(Hubert)與蔡思貝曾合作拍攝《降魔的捉妖遊戲》,亦曾試過一齊出埠工作,早前Hubert被發現多次接載女方出入,可見二人交情非淺,至於是否正在發展中?Hubert不肯承認,只說對感情持開放態度,「我快將三十歲,對於所有關係都是open,入行到現在,不論男性又或是緋聞女友,傳來傳去都是那一、兩個,今次有新名字出現也是好的,這樣才不會剝削我尋求另一半的機會,其實如果大家欣賞我,也不妨可以跟我做個朋友。」

ig3
胡鴻鈞說他跟蔡思貝都愛看戲及聽歌,工作上會表達很多不同的意見。

至於說到蔡思貝的優點,Hubert大讚她非常努力,而且很有主見,「想要做到的事情,她會付出所有能力去達到,清晰知道自己想要什麼,而且幾獨立,不喜歡靠人,要靠自己,這是我很欣賞的,特別是女生;我覺得這種態度很適合所有年輕人,不論做哪一行,靠自己雙手去爭取是好正確。(她之前的負面報道會不會有點影響?) 我覺得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經歷和經驗,結交新朋友我不會因為她以往做過什麼,就戴有色眼鏡看待或批判她,我會相信自己雙眼、雙耳和心去感受她這個人。」Hubert說他跟蔡思貝都愛看戲及聽歌,大家都鍾意藝術,二人傾偈時會在藝術的範疇或工作上表達很多不同的意見。

01
新歌講對昔日愛情的緬懷,Hubert曾笑言是唱給前女友聽,最近他更收到這位前度的請柬,說要到馬來西亞結婚,Hubert希望她幸福快樂。

Hubert在一九年的上半年主力拍《降魔的2.0》,可惜在拍攝尾段卻發生意外,被迫休息,工作量驟減,令外界覺得他白白浪費了整整一年,不過Hubert卻有不同的看法,「好多朋友都替我不值,但對我而言,我覺得一九年完全沒有浪費到,反而是令我成長的一年,大大話話,由參加《超級巨聲》到現在差不多十年,是時間給自己來一個總結,去展望未來的十年想怎樣?所以好開心一九年尾有休息時間讓我去想,我想了很多,怎樣去裝備自己?未來的路應該怎樣行?怎樣去嘗試和接受挑戰?希望之後可以慢慢一步一步給大家看到。」

02
MV特別到台灣拍攝,Hubert要飾演一個暴躁男友,要罵人,大考演技。

今年一月正式回歸樂壇,推出新歌《沒身份妒忌》,Hubert坦言之前其實非常擔心。「不知道大家是否還有興趣聽我唱歌?或是已經離我而去,好幸運,大家依然有期待我的音樂,好感恩及開心歌曲推出之後,在不同網上平台都有很不錯的成績,更興奮是有好多不同的音樂媒體,都有跟我公司傾,想一齊開演唱會,這亦是一枝很大的強心針,公司同我會一齊商量,用一個怎樣最合適的方式,去做這個音樂會,自己都很期待。」

img_8758
新歌《沒身份妒忌》是跟監製蘇道哲一齊合寫,早在一六年已經寫好,所以當入錄音室唱這首歌時,他同監製都好大感觸,感覺夢想終於成真。

除了音樂作品及演唱會外,相信觀眾期待的還有《降魔的2.0》,Hubert透露劇集有機會在年中播映,「現在正在做後期,因為有很多4G和特技,我睇過片花同頭一兩集的剪片,睇完都覺得觀眾的等待是值得的,當然我自己亦不希望等太久,如果可以在暑假時推出,都是一個幾好的時機。」他說意外後,基本上已康復了七七八八,「那次的撞擊,後遺症是有少少頸椎移位,影響神經,容易頭痛,另外左邊手腳有時會麻痺,這段時間都一直有看針灸,做物理治療,我相信情況慢慢就會有改善。」

鄭秀文 黃秋生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1/s200120b148-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