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楊詩敏專訪2】感情煎熬一度迷失 楊詩敏曾陷抑鬱症邊緣

本地
2019.12.31
2.2k
撰文:汪曼玲攝影:洪志富

68wg01b

修補與父母的關係後,楊詩敏開始了對自己的感情進行釋放,之後她和邵子風拍拖四年,她以為已脫離了再做第三者的宿命。「我想過結婚對象是他,可惜我們兩個都是渴望被愛的人,卻不懂得處理愛,根本亦不懂得愛人。於是戀愛就變成一場廝殺。我們不單是情侶,又是工作夥伴的關係,他又是我的經理人,又一齊生活,工作上愈來愈多拗撬,種種的關係,二者之間更加handle唔到。在人前人後我們騷恩愛,背後卻有很多的矛盾,我很少跟人家解釋,別人不會明白。」

邵子風又有躁鬱症,更是傷害這段關係的致命傷,在感情的煎熬下,她亦差點患上了抑鬱症,朋友曾介紹了臨牀心理學家讓她看了半年。「我完全不知自己有這個病,表面上一樣開心快樂做嘢,日復一日,在人家心目中,我依然開心快活,嘻哈大笑。在TVB的工作量也很多。有一天發現臉上出疣,感到很困擾,於是找醫生電走它,臉上紅腫,只好請假休息十天。」

楊詩敏和邵子風拍拖四年,邵子風有躁鬱症,是這段關係的致命傷,在感情煎熬下,她差點患上抑鬱症。
楊詩敏和邵子風拍拖四年,邵子風有躁鬱症,是這段關係的致命傷,在感情煎熬下,她差點患上抑鬱症。
○七年,簽約詹瑞文的劇團做全職演員,讓她學習到如何做一個創作性演員,與泰臣是舞台上的最佳拍檔。
○七年,簽約詹瑞文的劇團做全職演員,讓她學習到如何做一個創作性演員,與泰臣是舞台上的最佳拍檔。

怎知忙慣了停下來,抑鬱症就來襲擊她,變得不想見人,不肯出街,完全沒有動力,整個人就快崩潰的感覺,直到有一天,甄詠蓓請了一個老師回來,開了一個關於演戲的工作坊,她也答應參加,可是她開始去上課,但行徑有點古怪,表面好雀躍而內心卻毫不興奮,狀態更是從未有過那麼差,一點都沒有把蝦頭對演戲的積極、開放及赤裸表現出來,很壓抑、很克制,連一個微不足道的練習都無法表達。老師逼她做,她甚至說可不可以不做,處處表現得不在狀態。

甄詠蓓看在眼裏,下了課約她傾偈,問她是否不舒服,覺得她的狀態非常不妥,她只好把自己從未對人提及的感情問題如實告知,當時一邊講一邊喊到飛起,並提出諮詢,在那一刻她才知道,自己也有情緒病。「幸好發現得早,初期的病徵也不明顯,於是朋友找了個臨牀心理學家給我,經過開解,我明白自己愈多,無謂攬住一齊死,終於毅然分手。」

楊詩敏知道邵子風有病,如果分手了,一下子又在工作上不往來,對方未必能夠負荷及接受,所以兩人分手後,一直沒有向外宣布,讓人印象中,一切都維持着,沒有任何改變,他的家庭聚會,她依然以女友的身份出席,直到差不多一年,一切穩定了,才向外公布戀情告終。

雖然今次蝦頭不再是第三者,和邵子風之間的戀愛,對她而言仍然是很大的傷害,因為現實把她理想的情侶模式一下子打破了。「我和邵子風那種合作及戀愛關係,一直是我夢寐以求的男女關係,我們互相刺激,又能滋養大家,既能合作,又能精神上交流,可惜我們性格太相像了,只渴望被愛而不懂得愛人,這種關係注定失敗,只有分開。」那種失敗的感覺,好大打擊,讓她一度迷失了,都不知道應該有什麼人才可以在她身邊。她退而求其次的認為:「現在一個人,更沒有煩惱。」

不過以她的性格,如果喜歡一個人,她會主動出擊,「我可以做很多嘢,讓對方留意到我的存在,不過我也明白,以我目前的年紀,唯有一個等字,又不是青春少艾,有番咁上下年紀,對方也有四、五十歲,多數結過婚或離過婚,獨身甚少,更不可能遇到。」

明年一月,蝦頭將會演出潘嘉德擔任監製舞台劇《今晚打老虎》,與袁偉豪、黃智雯和錢嘉樂合作。
明年一月,蝦頭將會演出潘嘉德擔任監製舞台劇《今晚打老虎》,與袁偉豪、黃智雯和錢嘉樂合作。

 

黃秋生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12/68wg01b-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