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楊詩敏專訪1】開心背後隱藏缺口 楊詩敏一生追求愛

本地
2019.12.31
887
撰文:汪曼玲攝影:洪志富

68wg01a

楊詩敏(蝦頭)的樣子,有點像以前肥版的吳君如,原來小時候很有表演慾的她,小學時已經幻想自己有一天成為吳君如第二,走喜劇的路線;反而長大了之後,她只想到做回自己。將來她最想做一個音樂笑口騷,二○二二年,她希望可以達成夢想。

楊詩敏九九年在演藝學院畢業,以前她只是在舞台劇上有所發揮,畢竟舞台劇是小眾的喜好,她的知名度不高,自從成為無綫的一分子,二○一三年參演第一部電視劇《My盛Lady》,她已開始入屋,多了不少觀眾支持。知道她既能扮嘢又能搞笑,帶給觀眾很多歡樂。

二○一三年,蝦頭參演第一部無綫劇《My盛Lady》,開始入屋。
二○一三年,蝦頭參演第一部無綫劇《My盛Lady》,開始入屋。
楊詩敏不止能演,也能歌善舞,更是扮嘢高手。
楊詩敏不止能演,也能歌善舞,更是扮嘢高手。

一八年,她簽了邵氏,「樂小姐找我,做我電影方面的代理人,希望可以有更多的機會拍電影。」至於經理人方面,她已經沒有任何合約,只是朋友幫忙傾條件。

在娛樂圈二十年了,楊詩敏並不貪心,反而對現在循序漸進的事業感到滿意。她的扮嘢天分,從小學開始就被發掘,在學校小息自修時,老師提議同學們表演下,蝦頭就會二話不說的出去表演,最喜歡扮梅姐及小鳳姐,尤其喜歡唱《夢伴》,那是她的拿手名曲。

到了中學,又是同學們的領頭羊,搞舞蹈團、膽粗粗改編《仙樂飄飄處處聞》,她注定是入表演的一行,於是考入演藝學院,順理成章,很快就有表演的機會。

○七年簽了詹Sir詹瑞文的PIP做全職演員,那幾年讓她學習了如何做一個創作性演員,如何突破自己。

表面上,蝦頭是個大癲大肺,將歡樂帶給觀眾的人,而實際上,她真實的性格很內斂,「做舞台劇時,專心投入角色,進入了角色的世界,很少面對自己的生活。當有一天停下來時,才發覺原來我不太鍾意自己。」

她的文靜及沉澱,其實是因為她內心有一個不為人知的缺口,「我由細到大,都覺得自己欠缺了愛。」蝦頭在訴說自己的故事時,多次忍不住流着眼淚。

蝦頭的父母來自兩個家族的長子及長女,家中人口眾多,當蝦頭出生時,她是這個大家族唯一的小朋友,於是萬千寵愛在一身,父母及親戚都把她視為第一焦點,眾星拱月。兩年多後,弟弟出生了,一下子將眾人的焦點轉移到弟弟的身上,雖然只有兩歲多,楊詩敏心思敏感,立即感覺到整個世界改變了,「我覺得他們不再愛我了。」

這種思維一直纏繞着她,小小年紀,她對弟弟充滿了嫉妒、不忿的心態,動不動就打架,吵嘴,姊弟之間感情很不睦。「我的思想開始好偏激,覺得既然父母都只愛弟弟不愛我,我在外找自己喜愛的東西。」

楊詩敏的爸爸年輕時十分有型
楊詩敏的爸爸年輕時十分有型
多年不見,楊詩敏終於約父親吃飯,「我們見面就好像分手很多年的情侶一般。」
多年不見,楊詩敏終於約父親吃飯,「我們見面就好像分手很多年的情侶一般。」
蝦頭與媽媽和弟弟一家聚首,楊媽媽現在與蝦頭同住。
蝦頭與媽媽和弟弟一家聚首,楊媽媽現在與蝦頭同住。

到了十八歲,成年了,她很快找到對象拍拖,「我的潛意識裏面,既然家中沒有愛,我就拚命在外找尋愛。當時實在是非常致命的想法。」

父母在她小學五年級時,已經感情不好,經常磨擦。家中亦發生了很多事,而一向很迷戀父親,視他作超級偶像,而他的愛給了弟弟也算了,最低限度爸爸始終最愛的女人是媽咪,第二個愛的女人是她。「當知道爸爸在外有了第三者後,簡直是晴天霹靂,我豈不是連做她第二個最喜愛的女人都冇份?」

原生家庭的陰影,對蝦頭長大的環境中,不知不覺有很大的影響,「從十八歲第一次拍拖開始,我這條命永遠好像只能做第三者。」她當時只是歸咎於自己命不好,後來去讀一些心理學課程,她終於明白了,原來她不知不覺總是做第三者,源於她一直追求那種被男人寵愛的感覺。「做了第三者,男人就會好愛我,將他們的愛俾晒我。」

可是當男友和女友因她的介入,感情愈來愈淡,不再糾纏不清時,告訴她正式切割關係時,「我在一星期內就主動提出要分手了,原來我就是要他瞞住那個女人愛晒我的感覺,我並不是鍾意那個男人,如果沒有了對方女人的存在,那種愛的感覺就蕩然無存了。」

當弟弟大學畢業後,父母正式離婚,楊詩敏對父親更不諒解,心中有氣,有好多年和父親很少來往,和媽媽的關係也疏離。到了三十多歲,她開始真正面對自己的困局,她去參加了顧修全的心理課程,他當時問了同學一個問題:「如果有一樣嘢要做,這樣東西你不會失敗,而且一定會成功,你會做什麼?」

蝦頭說,只想一家人整整齊齊食一餐飯,一邊講一邊爆喊,原來親情在她心目中是很重要的,團隊的組長大為震驚,讓顧修全直接幫她解碼,聽完了她的故事,顧修全告訴她,要釋放就要與自己的原生家庭和解。

她聽從顧教授的話,下課之後立即打電話給爸爸,約他吃餐飯,「我們見面就好像分手很多年的情侶一般,我的心情是又愧疚又複雜,我食食吓飯入廁所不斷狂喊,抹乾了眼淚才出來,我爸爸完全不知發生什麼事,他是比較單純的人。」

之後她又和媽咪開誠布公,她藉口在十二月廿九號生日這一天約齊家人吃一頓飯,請埋一些好朋友,一圍十四人,終於達成一家幾口可以整整齊齊吃頓飯的願望。

和媽媽溝通和好後,楊詩敏結束了她和媽咪之間的冷暴力,以前大家有一搭沒一搭,同住一個屋簷下,心裏面無法連結。母女關係修補,母女之情愈來愈濃郁。

黃秋生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12/68wg01a-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