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衛詩雅專訪1】為生計不斷考牌 衛詩雅練就驚人臂力

本地
2019.12.16
1.4k
撰文:汪曼玲攝影:洪志富

66wg01a

衛詩雅外表多麼的女性化及柔弱,內裏她卻有非常堅毅的性格,她不喜歡輸的感覺,更喜歡贏了的滿足感,所以她說自己反而更像男生,性格堅強。

衛詩雅的爸爸做建築判頭,她有一個大一歲的家姊,小五歲的弟弟,一家本來快樂開心。「從小到大,家姊都比較調皮搗蛋,吸引到父母的注意力,屈居老二的我,永遠最聽話、最忍讓,卻永遠都不會是家中的焦點。」

十七歲那年,家姊遇上了嚴重的車禍,那一晚,衛詩雅和媽媽在家中看電視新聞,看到一宗撞車新聞,一架私家車,後面坐了四個女孩,司機及副駕駛位坐的都是男孩。看到車子毀壞的程度,就知道撞擊力多麼大,前座的男乘客即時沒有了生命象徵。四個重傷的女孩立即被送入醫院。媽媽看了一眼說:「其中一個女仔好似家姊。」衛詩雅本能地安慰媽媽,怎會是家姊?可是一晚也找不到家姊的蹤迹。

到了凌晨一點,接到電話說:「你們的家人,交通意外未必過到今晚,」她安慰媽媽又陪她到醫院,見到了昏迷的家姊,家姊聽到家人的聲音,奇蹟的睜開眼望着媽咪,第一句話說:「對不起啊!」

家姊的傷勢太嚴重,盆骨碎裂、腸又打結,五臟六腑翻江倒海,在醫院住了一年才救回一條命出院,肚子有一條巨大無比的疤痕,已是不幸之中的大幸。看到家中驟逢巨變,父母憂傷的眼神,一向乖巧懂事的衛詩雅早已打定主意,她要更加生性,一定要擔起頭家。

衛詩雅小時候與姊姊和雙親合照
衛詩雅小時候與姊姊和雙親合照
衛詩雅曾經是家庭經濟支柱,現在家姊已嫁人,弟弟亦已成家立室,父母可以安享晚年,衛詩雅終於可以放下擔子。
衛詩雅曾經是家庭經濟支柱,現在家姊已嫁人,弟弟亦已成家立室,父母可以安享晚年,衛詩雅終於可以放下擔子。
66wg02g
衛詩雅替奇妙電視拍攝《帶阿媽去旅行》

「從那天起,我好像整個人成熟了很多,我和家姊只差一歲,以前還會吵吵架,現在感情好了很多,」屋漏兼逢連夜雨,就在那段時間,爸爸在地盤工作時又意外受傷,必須休息,於是整個擔子無形中完全落在Michelle身上。她第一份工做珠寶售貨員,月薪不夠一萬,缺乏安全感的她,為了謀生,不斷在工作之餘考牌,第一個牌是救生員,因為她知道這份工作的時薪最高。

每一次考牌,都不是容易的事,衛詩雅談起這次經驗時說:「清一色男仔考牌,只有我一個女仔,他們都游自由式,只有我游蛙式,速度也不夠他們快,我知道如果我不努力練習,一定會被淘汰。」人家游五個鐘,她游足了七、 八個鐘,不斷的鍛鍊蛙式,又練習如何吸氣及呼氣,考牌時,她的蛙式游得比男生們的自由式還要快,最終考取了救生員牌。當時她曬到全身毛都是金黃色。「救生員上岸不能借助踏板,我本來不夠力,後來苦練之下,一按着泳池邊就可以上岸,臂力多驚人。所以如果花一倍時間唔得,十倍時間總會成功。」

她又看準了香港經濟環境蓬勃,旅客來港人數多,於是又考了導遊牌照。「我最清楚自己,我沒有什麼長處,又知道我讀書不多,什麼也不懂,要搵食養到屋企人,必須不斷考牌,一來為自己增值、二來是考牌多了,工作機會也多。為了家人,我自己辛苦都無所謂,沒有人可以傷害他們。」現在家姊已嫁人,有個幸福家庭,弟弟亦已成家立室,衛詩雅可以放下擔子。

鄭秀文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12/66wg01a-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