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專訪】顧美華老來從子簽合約 馬浚偉恨攞新晉導演獎

本地
2019.11.28
1.2k
撰文:溫敏芝攝影:鍾漢平
顧美華拍攝電影版《生前約死後》,她說比舞台劇輕鬆得多。
顧美華拍攝電影版《生前約死後》,她說比舞台劇輕鬆得多。

舞台劇《生前約死後》拍成電影,顧美華坦言拍攝上比較輕鬆,因演出舞台劇太辛苦了,很驚恐,像患了驚恐症,始終從來未試過。馬浚偉即笑說:「你沒有驚恐症,但我知道她的壓力真的很大,那時排戲三個月,『阿媽』瘦了許多,她害怕得到醫院驗血,怕身體有其他毛病,如營養不良和貧血,幸好檢查後沒事。」

顧美華坦言壓力是來自「唔衰得」,又怕演出不好影響馬仔,馬仔即說:「不會連累我的,只是她在這一行廿多年,已是一個招牌,她出道已奪新人獎,後來又獲國際級影后,已達一定位置,事實上舞台劇和電影版最多對白是她。」

電影是紀念已故的媽媽,馬仔每次寫劇本也忍不住哭。
電影是紀念已故的媽媽,馬仔每次寫劇本也忍不住哭。

馬仔說一開始找美華姐合作,其實是拍電影,但並非這個作品,想不到由舞台劇開始,「九年前透過朋友認識她,我跟她說是拍電影,我不是蠱惑招數,第一版電影稿都有,但不是我和媽媽的故事,所以我叫『阿媽』等我,那時她返了美國,怎知一直寫不出來,直至一八年初,我很有信心完成舞台劇劇本,然後再WhatsApp她,不過是先演舞台劇。『阿媽』是經常不回覆短訊,她是已讀不回代言人,我知道她做戲並非為錢,一定要鍾意劇本,於是我給她看了劇本,三日後才只回覆我七個字『劇本已睇,我鍾意。』」顧美華說:「其實我都幾後悔看了你劇本,看完又鍾意,那又有什麼理據不演呢?」
馬仔說劇本牽涉親情,二人同樣經歷過失去,她更在短時間失去幾位親人,「我們第一次互相告訴彼此的故事時,大家在會所內眼都紅了,後來她跟我說害怕演舞台劇,於是我連發五、六個語音給她,強調如果她不演,自己也不做。」
顧美華說:「這個年紀學用新手機都難,特別是她紀念他的媽媽,每粒字都是心血,意義實在太大。」顧美華拍電影駕輕就熟,對於這位新導演評價?她笑說:「他完全不似新導演,他知道自己要什麼?有時我們都懷疑是否拍一次就得?」
馬仔解釋說事前做了很多工夫,在腦內已拍過很多次,開拍前,他更看了很多大導演如杜琪峯爾冬陞許鞍華的訪問,「大師級就是大師級,一個眼神望高少許也不同。」而馬仔為了角色,更減肥十多磅,臉頰也凹了。

他大讚美華姐演戲駕輕就熟,一個眼神不會加多或減少。
他大讚美華姐演戲駕輕就熟,一個眼神不會加多或減少。

二人皆說最難忘是結尾那場戲,顧美華有三、四頁紙對白,是整部戲主旨,是媽媽跟兒子說出心底話,「雖然我未死,但我都想有一日,如果我不在時,我的女兒會聽到我這番話,所以我現在要早點告訴女兒。」馬仔說:「我是花盡心思去寫這些對白,寫時很觸動,一邊寫一邊哭,要你接受媽媽離開是很難很痛,亦沒有任何說話可以安慰你,所以我寫了一直想媽媽回應我的說話,『如果你想哭就哭,想痛就痛,到有一日你依然這麼掛住媽媽,但個心不再痛,你已經大個仔了。』我覺得放在每位有同樣經歷的人都適合,是一種心靈慰藉,好像電影優先場,有不少觀眾是淚崩了,我覺得無問題,想哭就哭。」問馬仔希望憑此片奪得金像獎新晉導演獎嗎?他即說:「我當然想啦!我真的很想攞這個獎,亦想『阿媽』攞女主角獎,我一向沒有攞獎命,以前在電視圈,都未試過想攞男主角。」
顧美華近年在美國、香港兩邊走,她自言是個平凡的人,日常都是做家務和下廚,孫仔孫女在外國讀書,間中見面。她性格自我,喜歡的劇本才會拍,半前年,更簽約馬仔公司,成為旗下首位藝人,她笑說:「費事自己推啦。」馬仔則說已將「阿媽」據為己有,她說老來從子,「其實我有很多劇本想她演,她充滿喜劇感,稍後有齣輕喜劇為她度身去寫。」

戲中二人母子情深厚,現實中馬仔也稱呼顧美華為「阿媽」。
戲中二人母子情深厚,現實中馬仔也稱呼顧美華為「阿媽」。
惠英紅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11/a191127b002-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