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雁詩專訪】與鄭俊弘有結婚共識 何雁詩打破魔咒

本地
2019.11.16
1322
撰文:冼麗宜攝影:張保祿
p191029a159
二十七歲的何雁詩,○九年參加《超級巨聲》入行,今年剛好是入行十周年,她說:「回想初入行時的確比較任性,現在已經變得成熟及腳踏實地。」

在劇集《牛下女高音》中,何雁詩(Step)飾演蔣志光的女兒陳美斯,角色跟她很相似,都是鬼妹仔性格,因為劇中有不少歌唱界前輩坐鎮,所以除了可以學做戲外,更得到他們傳授不少歌唱技巧。「除了蔣老師,鄭敬基同岱融哥都有唱歌底,有些場口要逐個take shot,未輪到我時,我會在旁邊唱歌,那些uncle不時都會俾意見我,甚至錄片尾歌《我會想念他》時都有特別提醒我,叫我錄音時,在感情方面要更投入。」

yus_0749
Step說自己跟《牛下女高音》中的陳美斯都是鬼妹仔,比較活潑,角色在劇集後半部才出現,作用是緩和各中佬之間氣氛。

Step說之前唱的劇集歌曲,很少是自己亦有份拍的,今次她是完全明白劇情才去唱,「去年錄音時是想像King Sir那條感情線來唱,不過現在再唱live時,就會令我想起一個十歲已認識的一個青梅竹馬男孩,他十二歲後便開始追我,但我們沒有拍拖,直至我十七、八歲入行,他才死心跟另一個女生拍拖。現在回想,好似有一點點遺憾沒有在一起,但又有一種甜絲絲的感覺,跟歌曲所表達的感覺很相似。」

47582427_2265297217023716_3133265309731202122_n1
不少人以為Fred不愛說話,Step為男友澄清其實他可以有很多話說,而且有時會很風趣,只是比較慢熱,所以令外界對他有所誤解。

問Step當初不接受這位男生的原因,她回答說:「他給我感覺太平淡,年少時當然想要一段轟烈的愛情,同很多女生的一樣,會選一些很自信、自滿、感覺走得很前和有型的男生,事實當時我亦跟過很多這類型的男生拍拖,但發現原來我們是夾不來,因為我自己算是一個幾有想法的人,所以會有很多爭拗,之後吵兩句就會哭,會不開心,我不喜歡吵架更不想不開心,而且我情緒波動得幾厲害,現在長大了就發現,不需要次次拍拖都要選這類人,原來平淡也是很好。」

whatsapp-image-2019-11-12-at-15-57-49
Step之前做了暫養家庭,幫助照顧一隻只有兩個月的唐狗,更醫好牠的牛蜱熱,最終更因為不捨得而變成正式領養,由Fred改名Davy。

Step笑言自己年少無知,那時跟另一半什麼也爭論一番,直至機緣巧合遇到Fred,「我跟他都是五十五十,會一人行一步的人,當然開始時是最困難,因為要遷就大家的步伐,之後慢慢變成同一步伐,大家都明白及會支持對方做什麼,甚至乎不止事業,例如去旅行、打golf,同家人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事,他都一樣支持,每次我去旅行都有問他去不去?很多時他說要腳踏實地留在香港賺錢不陪我,但又不會不讓我去,只會好擔心我,記得上年我一個人去澳洲自駕遊,他知我晚上可能會睡在車上,他覺得一個女仔很危險,所以很緊張,走之前兩日,更特別教我幾招自衛術以防萬一。」

whatsapp-image-2019-11-14-at-17-41-38
Step上個月去了日本追星,目標人物就是golf界一哥Tiger Woods,她更特別穿上老虎服飾去見男神,被外國電視台拍到她見到偶像的興奮表情。

由當初公開戀情不被看好,到現在已經兩年半,Step說可以維繫這段感情的原因,就是二人相處溫和,不會經常吵架。「以前我每段感情都過不到兩年,所以之前都有點擔心,更不敢跟他講有這個兩年魔咒,現在打破了,又安穩度過,希望之後可以有更多的兩年,至於將來計劃,我們是朝着結婚方向進發,也有傾過想要小朋友,但目前還是以工作為重,大家都有這個共識。」

鄭秀文 黃秋生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11/p191029a120-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