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嘉樂專訪1】喪父後學懂疼母親 受女友影響笑多些

本地
2019.10.10
11341
撰文:王志強攝影:張保祿

p191002a057

黃嘉樂在《青出於藍》演學生,他笑自己當時「雞仔聲」,幼稚的舉止是模仿家中弟弟,成了朋友之間的笑話。他的「青澀年代」維持了很多年,經常演劇中主角的弟弟,獲封「眾人細佬」,他說:「現實中我是長子,而且是個頗惡的大佬,不知為何常演懦弱弟弟。」在無綫,男演員有成熟味才較受重用,他熬了很多年仍未等到機會。

「我是人馬座,比較自由奔放,有時奔放到失控,給人感覺未長大,樣子也一直比真實年紀細。」

黃嘉樂青澀的年代,與陳豪拍《點解阿Sir係阿Sir》。
黃嘉樂青澀的年代,與陳豪拍《點解阿Sir係阿Sir》。

十年前,他終於決定要變。「那時想轉行,剛巧三十歲,男人三十特別多東西想,想到要『三十而立』,我跟弟弟說:『在電視台發展到唔湯唔水,再這樣下去,又搵不到錢,怎算呢?』他罵我:『你已經做了這麼久,現在才放棄?』當時爸爸健康仍未有事,那年我決定離開無綫,在外面簽經理人,在大陸打滾了幾年。」

初時他起步得不錯,拍到中央台的電視劇《媽祖》,是「男二」的角色。「很開心,賺到較高的收入,拍內地劇比在香港高很多倍,當時心裏想:『這次真的飛黃騰達!』央視劇未拍完,就有其他劇組問期,以為應該可以開始儲到錢了。誰知不久之後,爸爸身體開始有事,然後急轉直下,我在外面的經理人公司財政出現問題,我被拖糧,因為爸爸醫病,我要一份穩定的月薪,正巧TVB監製梁材遠找我返公司拍劇,我還問材叔價錢上可否加多一點,他二話不說就答應,於是我就回巢了,無奈放棄已打開了少許的大陸市場。」

黃嘉樂在《鐵馬尋橋》演鄭嘉穎、馬國明、林子善的弟弟,在戲外也被稱為「細佬」。
黃嘉樂在《鐵馬尋橋》演鄭嘉穎、馬國明、林子善的弟弟,在戲外也被稱為「細佬」。

女友鼓勵「笑多啲」

黃嘉樂自言這幾年真的長大了,父親病逝對他衝擊很大。「爸爸過身前,他跟我說:『阿仔,我不想你那麼容易放棄。』」父親的囑咐如千斤重,他答應爸爸努力,另一方面卻不免自責。「沒有努力過去養他,他就不在我身邊,他生前我都滿足不到他任何東西,怎樣都要做些事。」

有段時間,他意志非常消沉。「看什麼都很灰暗,控制不到情緒,忍不住跟身邊人發生爭執,幸好有很多人幫我重新站起來。《鐵馬尋橋》幾位兄弟(鄭嘉穎馬國明林子善)時常鼓勵我,由細玩到大的朋友,在適當時候就會贈我幾句,可能太了解我,句句說話都是當頭棒喝,還有我女朋友,都令我快一點康復過來。」

黃嘉樂與女友Samantha在社交網放閃,觀眾都讚他們很合襯。
黃嘉樂與女友Samantha在社交網放閃,觀眾都讚他們很合襯。

黃嘉樂現在集中精神工作,但亦不介意讓人知道他有個任職攝影師的女友Samantha,她最能令他積極和開心的東西,是她的一些說話。「她時常叫我『笑多啲』,笑令我工作事半功倍,這是我最明顯的改變。我自己不知,她是攝影師,對表情和笑容特別敏感,她說:『你為什麼時常黑埋口面?』我說沒有,她說:『雖然你不自知,但你給人感覺時常黑着臉。』所以我現在盡量提醒自己笑多些。」

他談買股談得很開心,至於是否要儲老婆本結婚,他說不是,他和女友拍拖一、兩年,因為她是婚禮攝影師,兩人不少合照有婚照的感覺,不過嘉樂說兩人未計劃結婚,女方沒給壓力,在事業上再加把勁更為急切。

黃嘉樂與女友Samatha陪媽媽切蛋糕慶生,雖然未結婚,已儼然幸福一家人。
黃嘉樂與女友Samatha陪媽媽切蛋糕慶生,雖然未結婚,已儼然幸福一家人。

疼媽媽

黃嘉樂覺得自己成熟得最多的是,懂得疼身邊的人,尤其是疼惜母親。「要努力工作,以免讓媽媽擔心,現在我全副心機令她身體健康,帶她去冼灝英師父那裏做運動,我吩咐她:『乖啲呀,否則你沒有腳骨力和我去旅行。』她最近做手術換了膝頭的『菠蘿蓋』,幸好因為有做運動,比同齡老人家康復得快。」

媽媽明年七十歲,嘉樂早前帶她到日本旅行。「我女朋友也有去,三個人有另外一種開心,很有滿足感,見到媽咪開心,心想:『這些錢花得很有價值。』給我一個推動力,要更加努力工作,賺多錢,多點帶她去旅行。年輕時希望自己開心先,原來令身邊人開心,會令自己更加開心。」

p191002a130

場地:M2 Home(皇室堡)

許志安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10/p191002a130-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