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龐秋雁專訪】五度懷孕 三度小產 龐秋雁轉行做大學講師

本地
2019.09.06
14951
撰文:Kelly Check攝影:伍敏慧

龐秋雁○二年淡出娛樂圈,目前在浸會大學任教表演課程。
龐秋雁○二年淡出娛樂圈,目前在浸會大學任教表演課程。

在八、九十年代,曾經拍過不少亞視劇集的龐秋雁,○二年開始淡出幕前。婚後曾五度懷孕,不幸經歷了三次小產的傷痛,她坦言是靠信仰令自己走出陰霾。畢業於演藝學院的她,不斷努力進修,完成藝術教育碩士課程,亦在浸會大學任教表演課程多年。近年有不少同年代的藝人相繼復出,龐秋雁坦言接受不了自己老去的樣子在幕前出現,讓大家記得昔日年輕可愛的她已足夠。

龐父藝名江寧是話劇演員,龐家三姊妹亦遺傳了父親的演藝細胞,全部於演藝學院畢業。
龐父藝名江寧是話劇演員,龐家三姊妹亦遺傳了父親的演藝細胞,全部於演藝學院畢業。
江寧在八、九十年代曾於無綫拍劇,九七年過身,長女龐秋雁傷心不已。
江寧在八、九十年代曾於無綫拍劇,九七年過身,長女龐秋雁傷心不已。

龐秋雁父親江寧是話劇演員,曾在無綫拍劇,她十多歲便被星探發掘加入娛樂圈,「爸爸有次帶着我去廣播道探夏雨叔,當時被Tony Chiu(趙潤勤)發掘,十五、六歲拍了第一個即食麵廣告,廣告播出後,很多人找我工作,我天生齙牙,可能當年流行日本妹,拍了三十多個廣告及六部電影,我對自己沒信心,覺得要裝備自己,就去演藝學院讀書,鍾景輝希望我不要分心,專心讀書,不要再接工作,不要當自己是明星,當時同學有謝君豪、陳國邦及黃真真等人,很多人都覺得我奇怪,已經入行還去讀書?我性格就是這樣,做什麼工作都去進修相關科目,怕別人覺得我沒有實力。」

龐秋雁與鄧浩光在亞視的古裝劇中合作
龐秋雁與鄧浩光在亞視的古裝劇中合作

演藝學院畢業,加入亞視拍了四十多套劇集,不過龐秋雁就覺得自己沒有代表作,「畢業後有電影公司找我,一簽就十部,又寫明要穿泳衣,八、九十年代很多女星要濕身,又不可以打底,我很喜歡電影,但很驚就不敢簽約,後來劉天蘭去了亞視,才簽約亞視,有得做戲,心理上又安全。回顧過去,我滿意的作品很少,因為每次拍完,我都會後悔,覺得應該可以做得更好,原因是我拍得太密集,沒空間讓自己去思考及檢討,在亞視一年爆到一百七十多個騷,又拍劇又主持,最後拍了一套《大地遺孤》,是一個歷史紀實劇,除了劇情演出,中間穿插真人紀錄片故事,我每滴眼淚也是真的,我比較喜歡這個作品;不過觀眾對我比較深刻的可能是跟吳茜薇拍的《小白龍》,劇中演秋葉公主,一個日本妹形象,大家覺得這才是龐秋雁的典型形象,又或者是跟盧海鵬合作的《點解阿sir係隻鬼》。我去年跟老公(前亞視藝員黎劍星)拍了一個微電影,原因是他未演過壞人,我們夫妻之間又想留一些紀念,拍完我跟自己說,一定不會復出,我衝破不了在熒幕見到自己老了,而且胖了。」

龐秋雁與前演員黎劍星九五年結婚,二人育有子諾及允諾兩兒子。
龐秋雁與前演員黎劍星九五年結婚,二人育有子諾及允諾兩兒子。

龐秋雁爸爸在九七年過身,加上她曾三度小產,重令她新思考人生,「爸爸過身後,我去了馬來西亞拍劇,幾年後又回亞視做主持,○二年懷孕才正式停工,兒子只有三十二周便出生,是一個早產嬰兒,要住ICU,我又要頻頻撲撲去照顧他,我覺得自己什麼都不懂,沒有陀好他,之後又照顧得他不好,月子亦沒有坐好,整件事都不完美,自己明明放棄一切,為何會這麼多問題?三年後希望準備好,再誕一個弟妹陪他,結果連續三年都懷孕,三次入產房都是誕下死胎,其中一個還要是陀至五個月才小產,要把嬰屍送去英國化驗。以前在演藝事業所承愛的壓力,甚至失戀都覺得是天大的事,失去了三個孩子,才發覺很多事都顯得微不足道,每次懷孕都被告知,孩子可能過不了九星期大。我五次都是自然懷孕,我沒有進行任何人工懷孕,我已經沒強求,不過生命不是我們可以操控,覺得很無奈,最後一次懷孕,一直被告知隨時會流產,檢查時孩子仍在,後來要臥牀,流血流了幾個月,幼子在三十八周出世,醫生都說是神蹟,是靠信仰令我撐下去。」

八、九十年代日本明星在港大受歡迎,年輕時的龐秋雁甚有日本少女特質,首個即食麵廣告一出,工作便排山倒海般來。
八、九十年代日本明星在港大受歡迎,年輕時的龐秋雁甚有日本少女特質,首個即食麵廣告一出,工作便排山倒海般來。

為了教育兒子,龐秋雁一直努力不懈進修,「長子是早產兒,在成長方面都面對很多問題,於是我去讀兒童成長治療,兒子跟別人溝通比較弱,我又去讀戲劇治療,後來又去讀藝術治療,我不想假手於人,因為只有我可以廿四小時跟兒子在一起,我要幫我兒子,後來亦去了幼稚園教戲劇,張崇德又邀請我去教七至十二歲的兒童戲劇班,我開始對教育有興趣,想更深入了解,加上幾次流產,令我不想見外面的人,我就選擇躲在一間九龍塘小學名校,專心教育工作,跟我妹妹一起做一個音樂課程,原本不多學生參加,後來學校有過半學生都有學樂器,由於我跟妹妹都是演藝畢業,我們可以邀請到很多師兄弟姊妹來教音樂,我要處理很多行政工作,又去了讀藝術行政。」

龐秋雁負責策劃九月中舉行的《童星童戲Music Stand by Me》,好友張崇基及張崇德亦獲邀演出。
龐秋雁負責策劃九月中舉行的《童星童戲Music Stand by Me》,好友張崇基及張崇德亦獲邀演出。

龐秋雁累積多年幼兒、中學及教會的教育工作,後來獲廖啟智邀請去浸大教書,「雖然教法大同小異,但我發現其實不僅是教書,還要教學生做人,新一代需要我們去幫助,在浸大教書是一種使命,不可能為錢,因為很少錢的,還要很努力去安排時間配合上課時間,我發覺其實學音樂不應是有錢人的專利,深水埗的基層兒童,都應該有同樣機會,於是成立了一個音樂兒童基金,幾年前已畢業的學生,現在也有協助我去社區做義工,我覺得是幫助下一代去思考助人自助,受助的小朋友都是來自綜援及單親等家庭,現在考中學,玩學器是必須的,鋼琴還不計算在內,普通一個小提琴最便宜也要六百元,一個敲擊樂器Marimba(木琴)三萬八千元,他們怎買呢?我在九龍塘教書,很多學生都覺得理所當然,不會珍惜;行過幾條街就是深水埗,想學都沒機會,我就找一些老師去教他們,老師好有心,收點車馬費去教,成立六年,已有四千個家庭受助。」

惠英紅 黃秋生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9/842d2f7c-9434-4db7-9e0e-a746ec92cee4-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