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許芷熒專訪】許芷熒盡快生B做煮婦 老公接新娘被拔腳毛

本地
2019.09.05
1.3k
撰文:王崇頴
許芷熒周二晚與Alexander設喜宴,步出禮堂時獲全場賓客祝福。
許芷熒周二晚與Alexander設喜宴,步出禮堂時獲全場賓客祝福。

周二(三日)晚,一一年港姐季軍許芷熒(前名許亦妮)與拍拖兩年、從事印刷生意的男友Alexander 在尖沙嘴舉行婚宴,筵開四十四席, 新婚的許芷熒(Whitney),相當回味婚宴上老公的愛的宣言,令她多次落淚,「大家當晚在台上講誓詞及愛的宣言都是各自寫,都是大家的真心說話,所以整個婚禮都充滿很多感人說話,除了我們之外,連在場賓客聽到都想喊,因為老公比較鬼仔性格,同我一樣都懂得表達愛意,雖然他平時會好大男人,但愛的宣言中,居然話以後吵架會第一個say sorry,因為拍拖的時候,他一直好硬頸,發生什麼事都不會先道歉,所以當晚聽到令我好感動,因為他願意為我改變,而且他更說以後不止我會幫他按摩,他都會幫返我,其實他一直對我都好細心,好照顧我,就連平日過馬路,永遠都會站在車駛過來的方向,用身體去擋住我,確保我不會有危險,正因為他每一件事都好留意及緊張我,身邊很多朋友經常說使唔使呀?但他不會去理人家說什麼,我覺得世界上已經很少有這類男人;記得曾經有位朋友跟我說:『Whitney,你將來揀丈夫,一定要揀一個處處保護你,緊張你,連沖涼都怕你會跣親的男人。』估不到我真的可以找到了。」

圈中好友蔡思貝、何依婷及陳曉華等齊齊擔任姊妹團。
圈中好友蔡思貝、何依婷及陳曉華等齊齊擔任姊妹團。

正因老公處處保護自己,更常常寫情信給她,告訴他有多愛她,故老公求婚一刻,雖然沒有太大驚喜,她連想也沒有想過即say yes,「其實求婚當日沒有太大的驚喜,因為一開始大家都好想保護戀情,所以平時拍拖、相處就是留在家,屋企就是我們拍拖的地方,連求婚都是在家發生,有一晚吃完飯,他就說不如我們結婚囉,當時我還以為他說笑,怎知他真的拿出一隻戒指,我想都沒想就答應了。其實大家相識幾個月就都覺得彼此好適合,大家基本的想法及價值觀都好相似,所以一拍拖,彼此的關係早已像老夫老妻,而且拍拖不久,都已經叫我老婆,不過我就沒有叫他老公,我怕叫得多就會不靈驗,怕最後分開,只叫他Baby或Honey,所以我覺得他早已認定我這個人,而我心中都一早認定他。」

穿上中式裙掛的她,兩手更戴了十隻龍鳳鈪。
穿上中式裙掛的她,兩手更戴了十隻龍鳳鈪。

升呢做人妻,她說感到人生更實在,「我現在真的感到很實在,以後不再是自己一個人,真的有一個真正的依靠,無論發生什麼事,身邊都有老公同我分憂;因為以前拍拖會分手,但結婚是雙方一種肯定,所以感覺實在很多。(怎做好太太?)盡快生BB,同煮多啲飯給老公食;其實拍拖的時候,我有上網自學煮餸,他每天風雨不改都說要吃我煮的飯和餸菜,他從來不厭倦,雖然好奄尖,有要求,很挑剔,但都是會給最好的意見,想我進步,就算一個餸煮了十次,他都覺得是全世界最好吃的飯餸。」

她表示跟老公約定了下世繼續做夫妻,十分甜蜜。
她表示跟老公約定了下世繼續做夫妻,十分甜蜜。

許芷熒表示接新娘時,老公及一班兄弟慘被眾姊妹玩,而她則留在房中看直播,大呼過癮,因為老公慘被拔腳毛,「玩新郎環節有用蠟拔腳毛,因為老公身上好多毛,我見到都替他痛,老公同兄弟又要食蕉,見到都好笑,我沒叫姊妹留手,因為都有十一個兄弟,唔會搞唔掂囉!」接新娘期間,老公一句話令她最開心:「我還聽到老公話俾晒啲錢我,否則不會開到門啦!」

鄭秀文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9/wa-3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