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賢齊弄斷筋腱撐枴杖 吳卓羲入影圈從頭學起

本地
2019.08.10
794
撰文:溫敏芝
家輝在小齊背後箍頸狂打,令他動彈不得,女主角楊紫更出動椅子敲打。
張家輝在小齊背後箍頸狂打,令他動彈不得,女主角楊紫更出動椅子敲打。

近年任賢齊以拍戲為主,一六年在電影《樹大招風》飾演劫匪葉國歡,今次在電影《沉默的證人》又演悍匪,他說不介意再演大賊,今次心計會較多,不是孔武有力那一種。任賢齊與張家輝繼○四年電影《大事件》後,相隔十五年再合作,同樣是正邪對立,當年飾演悍匪的小齊與演督察的家輝那場街頭困局戲,令人深刻;小齊今次與家輝合作,要鬥智鬥力,最刺激是二人要打心理戰,互相找對方弱點,「我們要用語言和心理作戰令對方崩潰,這場戲很有張力,拍得很過癮。」

任賢齊飾演劫匪,在殮房突襲張家輝。
任賢齊飾演劫匪,在殮房突襲張家輝。

今次二人的困局移師至殮房,而且愈打愈埋身,飾演法醫的家輝被匪徒在殮房突襲兼劫屍,小齊說:「戲中我是幪面劫匪,為了消滅證據,威脅家輝和內地演員楊紫,因為我要拿取證物,於是發生連串打鬥和驚險事件,打到飛起。我記得有場戲天氣很冷,導演看完playback說不夠勁,想再多拍一次,但那時我整個人已凍僵了,之後一開始拍,就不慎弄斷了肌肉筋腱,撐了一個多月枴杖好慘。」他說這場戲因追捕家輝,要用腳踢木門引致受傷;因為當時跟媽媽說拍文藝片,所以受傷也不敢告訴她,怕被老人家責罵,幸好導演最終遷就他,將動作和跑戲延到最後拍攝。

擅演警員的吳卓羲,今次由衝動派變成智慧型警察。
擅演警員的吳卓羲,今次由衝動派變成智慧型警察。

至於吳卓羲陳家樂則是首次合作,卓羲給小齊的印象是經常演警察,「卓羲這次由頭打到尾,非常多打鬥,相當辛苦;家樂飾演我的夥伴,是個神經質和癲狂匪徒,我覺得他演得很好,心中有黑暗、陰險和令人有毛管戙感覺。」戲中的小齊受過專業訓練,打鬥一流,相反法醫家輝只憑本能反應擋拳或擲玻璃樽和滅火器,小齊說:「家輝很體貼和有經驗,知道那個角度打下去時會真『爆缸』,會特別遷就我們。」

家輝笑言本身略懂功夫,戲中要隱藏實力,非常有難度。
家輝笑言本身略懂功夫,戲中要隱藏實力,非常有難度。

小齊稱去年為一部電影增肥吃到變肥仔,後來停拍又要立即減肥,「那部要增肥的戲準備了兩年,但現在暫時停拍了,所以我計劃轉辦演唱會,希望今年能夠舉行。其實我的工作時間表,無時無刻有轉變,要平衡家庭和事業是很難,一開工拍戲或舉行演唱會就沒有時間陪家人,現在覺得屋企老人家年紀大了,小朋友又剛剛成長,有時候都想多些時間陪伴他們,所以工作量是減少了。」至於有什麼工作想實行?「我做過導演、演員和歌手,還有個身份是拍紀錄片,之前拍了《絲綢之路》和《茶馬古道》後,仍有很多少數民族事情想拍,希望可以繼續拍紀錄片,了解更多文化歷史和風土民情。」

陳家樂與馮嘉怡是大賊兄弟,目睹家樂被箍頸,嘉怡十分激動。
陳家樂與馮嘉怡是大賊兄弟,目睹家樂被箍頸,嘉怡十分激動。

吳卓羲(Ron)離開無綫後,在內地拍劇搵真銀外,近年接拍多部大製作電影,殺入影圈後,發展不俗,如電影《沉默的證人》、《拆彈專家》和《風再起時》等,「其實電影和電視劇一直有拍,近年我都經常在香港,因為幾部港片和劇集《飛虎》、《戰毒》都在香港取景。在香港或內地工作,我都適應到,沒有水土不服,不過拍電影和電視劇有很大分別,電視劇一日拍十幾場戲,但電影很多時一日只拍一場戲、半場戲,甚至只拍兩個鏡頭,我在電影方面都要從頭學過,現時仍是學習當中。」

有「亞洲第一美女」之稱的韓星Clara,有份參演一角。
有「亞洲第一美女」之稱的韓星Clara,有份參演一角。

他說未來希望有更多機會在銀幕發展,未演過的角色都想做,「我給人感覺只飾演警察,其實以前都演過很多角色,好像《女王辦公室》的巴士宅男,《酒店風雲》的CEO,未演過的都想試試。」Ron擅演衝動警察,今次在《沉》中,由衝動派變成智慧型,戲中他有很多打戲,幸好沒有受傷,但現場有位內地演員拍打戲時,不慎頭部撞釘,「見他整塊臉都是血,真的有點害怕,做演員是需要小心一點,自己親身上陣,更要做足安全措施,不過我們有一班很好的武指在場保護,所以十分放心。」

片中三位大賊經常戴上面具,小齊臉部試過被割傷。
片中三位大賊經常戴上面具,小齊臉部試過被割傷。
黃秋生 惠英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8/20171117-210-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