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傲明.視評

【岑傲明視評】《十二傳說》:神探潘朵拉

專欄
2019.07.29
1186
撰文:岑傲明

46tv01a
兩年前,無綫有意開拓周日劇場,籌備為周日度身訂造的劇集,而《十二傳說》正是第一齣周日劇。去年暑假,劇集安排在周日播出,最後卻因為《延禧攻略》而讓路。諷刺的是,周日劇場未正式啟動,無綫內部就因成本效益而取消,最後只得早已談下贊助的《救妻同學會》在周日播放,《十二》和《金宵大廈》分別重新剪輯為二十五集和二十集。

事隔一個夏天,《十二》在一至五黃金時間播出,雖因結局周撞正鬼節而以鬼片作宣傳,但第一集第一場戲就開宗明義:「民俗學家就像偵探一樣,透過調查、分析,一層一層地揭開禁忌,慢慢重現傳說裏面隱藏的真相。」名副其實是一個推理劇場。

這並不難理解,借鏡當年日劇《神探伽俐略》在周日播放取得成功,選擇單元推理劇是新嘗試中穩中求勝之舉。《十二》原定兩小時一單元,分為十二個星期播放,每單元講述不同傳說案件。

日劇每季都有推理劇,利用傳說犯案並非什麼新點子,但以香港傳說作包裝的推理劇卻是第一齣,更打造出本土民俗學偵探林夏薇,童養媳和風水議題都十分地道。

由於單元結構,《十二》比無綫一般破案劇節奏要快,每兩小時就完一個故事,也少有談情說案,內容十分集中,令觀感帶有新意,不過礙於篇幅,每個案件嫌疑犯就幾個人,要猜兇手不難,推理謎題簡單但勝在邏輯清楚。比起推理,傳說背後的故事更吸引,做到了案中有案,情理之中,意料之外。

以下內容涉及劇透,正是喜出望外之處;第一個新娘潭故事中,馮素波對劉佩玥表示厭惡,原來出於對童養媳的感同身受;第二個校園故事中,當所有人以為趙希洛為了脫罪嫁禍丈夫,但她只在珍惜丈夫臨死時給她僅有的愛情;第三個榕樹精故事中,邪門的風水速發局在故事結束後依然充滿懸念……

唯一可惜的是,十二個兩小時單元變成二十五個一小時,本來一氣呵成的故事斬件,節奏被打斷,每集完結在尷尬位,就像新娘潭故事;首兩集看似完了案件,事實上馮素波作案動機還未交代,新娘潭傳說第三個版本還未道出,蕭正楠和劉佩玥的關係用作呼應傳說中的新娘和轎夫,但觀眾要到第三集才明白到。如果每個故事由頭到尾看,更能看出故事鋪墊,觀賞趣味會大很多。有得必有失,黃金時間播映接觸到更多觀眾,卻犧牲了原有架構,此刻社會氛圍更非看電視的好時機,正是人算不如天算了。

關智斌 馬國明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7/46tv01a-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