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偉倫專訪】見證麗的亞視由盛而衰 關偉倫難忘一份人情味

本地
2019.07.27
1265
撰文:Kelly Check攝影:伍敏慧
關偉倫近年愛上打高爾夫球,跟樓南光、甄志強等人是波友。
關偉倫近年愛上打高爾夫球,跟樓南光、甄志強等人是波友。

關偉倫預科畢業便投考邵氏與無綫合辦的第一期訓練班,與林建明傅聲米雪、李修賢及許冠英同期畢業,「僥倖會考及格,我升上預科,當年中文中學預科只需讀一年,家中有五兄弟姊妹,我排行第二,入行前有幫爸爸做中藥出口生意,其實很清閒,一個月落兩次貨,每次忙兩、三天而已,落完貨就等買貨,或者有散貨回來包裝,就算入了電視台,下午開廠,我上午仍可回公司幫手,我已經忘記了為什麼會考訓練班,可能當時已經有點興趣,我是讀電影班的,早期出來就拍吳思遠的戲。」

關偉倫(左)在訓練班時期有練習空手道,初出道時拍功夫片,至入電視台後亦拍了不少武俠劇。
關偉倫(左)在訓練班時期有練習空手道,初出道時拍功夫片,至入電視台後亦拍了不少武俠劇。
多年前為仁濟醫院籌款,與馮寶寶演出歌劇《蝴蝶夫人》。
多年前為仁濟醫院籌款,與馮寶寶演出歌劇《蝴蝶夫人》。

關偉倫七一年訓練班畢業,曾在無綫拍過《民間傳奇》、《清宮殘夢》等劇集,「劉芳剛是我們訓練班導師,所以安排我們去無綫拍劇,亦有在邵氏拍了幾套戲,當時有玩空手道,就拍動作片,其時大部分演員都拍武打動作片為主,後來李小龍過身,有段時間動作片忽然靜下來,我簽了帝國影業公司,老闆是菲律賓華僑,就將我們帶去菲律賓拍戲,拍了近兩年,公司解散便回來香港,七十年代文藝片是秦祥林及鄧光榮的天下,武打片是陳星及陳觀泰的世界,從菲律賓回來,電影圈市道一般,當時劉芳剛老師跟我們茶敘,他準備在亞視開劇,問我們有沒有興趣拍?我在七五年底簽約,做到一二年,中間離開了一年,去了國內拍劇,前後在麗的及亞視做了三十六年,初入電視台,心想做幾年,待電影市道好轉,就再拍電影,沒想到在電視台一等便三十六年。」

麥當雄(右二)當年在麗的拍過不少經典劇集,關偉倫亦參與很多演出。
麥當雄(右二)當年在麗的拍過不少經典劇集,關偉倫亦參與很多演出。
關偉倫與伍衛國在八二年播出的劇集《琥珀青龍》合作
關偉倫與伍衛國在八二年播出的劇集《琥珀青龍》合作
劉志榮是亞視的鎮台之寶,關偉倫當年曾跟他有不少合作。
劉志榮是亞視的鎮台之寶,關偉倫當年曾跟他有不少合作。

麗的年代人才輩出,蕭若元加上「麗的三雄」麥當雄、李兆熊及屠用雄製作了連串節目衝擊對手,關偉倫亦拍過不少他們製作的經典劇集,而且佔戲頗重,「拍了幾十年,比較深刻是麗的年代,拍很多古裝武打劇,時裝劇《大家姐》中,我角色是壞人中的好人,半黑道中人,當年劇集收視非常好的,《十大奇案》就將好多案件重演,當年電視沒有這類題材,劇集給廣大觀眾帶來震撼,收視一路報捷,麥當雄及李兆熊分兩組拍,有時徐小明又拍,麗的年代很少藝員,全部加起來也不夠一百人,有很多演出機
會。」

麗的電視年代到菲律賓拍外景,台前幕後相處融洽。
麗的電視年代到菲律賓拍外景,台前幕後相處融洽。

關偉倫多年來擅長演好人,其實很多演員也說好人難做,他對角色亦有自己的解讀方式,角色是忠是奸在不同角度看也不一樣,當你深入一個角色,未必有正邪之分,除了跟劇本演,亦要代入及分析角色,研究角色的行事原因,要以角色性格來解讀。
由麗的至亞視,經歷多次改朝換代,期間無綫亦曾找過關偉倫跳槽,不過他坦言跟同事之間的感情如家人般,享受那份工作氣氛,「我的性格不喜歡走來走去,加上同事之間的關係像兄弟姊妹般,麗的年代工資亦不俗,既然做得開心,就不想走來走去,雖然有其他公司找我,但去別處也是拍,以前即使沒工開,大家也會返公司,聚在飯堂,有幾個監製喜歡釣魚,有時釣幾百條魚回來,用蒸飯的大盆蒸來一起吃,很有人情味。亞視未能續牌,作為多年員工,也會感到可惜,不過坦白講,後期的亞視亦不爭氣,有人、有廠及有設備,既然個個要出糧,為何不開拍劇集呢?什麼也不做,錄影廠內的機器也要開冷氣,也要錢的,我們出糧也要錢,作為演員我寧願有演出,總好過無所事事,後來楊紹雄也有拍一些低成本製作,幾萬元一集,我認為有出品,總好過什麼都不做,起碼可以維持士氣,麗的及亞視曾經有段輝煌時期,可惜後繼無力。」

關偉倫與葉振棠是鄰居兼好友,葉振棠出騷,經常會看到這位老友陪伴左右。
關偉倫與葉振棠是鄰居兼好友,葉振棠出騷,經常會看到這位老友陪伴左右。

歌手葉振棠無論在香港或海外有演唱會,經常可見到關偉倫在旁照顧,一個藝員,一個歌手,又是如何成為莫逆之交?「一起拍亞視劇集《我和春天有個約會》認識的,我們喜歡自己砌電腦機,又有玩音響,他有個錄音室,我也有去老人院敬老唱歌表演,雖然一個是藝員,一個是歌星,大家有共同嗜好,自然就做到朋友,我搬去新界住,他更搬去我隔壁住,大家成為鄰居,上星期他去拉斯維加斯表演,我也有陪他去,他出埠通常去幾個地方唱幾場,很多時唱完一場,翌日一早就去機場飛第二個地方,很匆忙,外國有些機場很大,又要轉車才轉到閘口,他視力不好,我就跟他一起去,有時他在香港工作,我有時間就盡量接送他,他又不會開車,有個人在身邊比較方便。」

關偉倫離開亞視後,曾簽約香港電視,拍過《選戰》及《導火新聞線》等劇集。
關偉倫離開亞視後,曾簽約香港電視,拍過《選戰》及《導火新聞線》等劇集。
關偉倫表示,子女年幼時自己忙於工作,錯過了不少跟他們相聚的時光,如今跟一歲半的外孫女相處,算是一點彌補。
關偉倫表示,子女年幼時自己忙於工作,錯過了不少跟他們相聚的時光,如今跟一歲半的外孫女相處,算是一點彌補。

關偉倫近年轉投無綫拍劇,現在子女長大成人,每逢周未都會弄孫為樂,「我做暑期工認識太太的,拍了七、八年拖,七八年才結婚,她從來沒有擔心過我做娛樂圈,可能我不煙不酒也是優點,以前我爸爸抽煙,我見他的煙四處放,已經不太喜歡,亦沒有興趣去試,我飲酒沒有酒量,喝一杯啤酒已想睡覺,所以亦不會喝酒,永遠保持清醒,都見過不少人酒性大發的有趣場面,有些會哭,有些會罵人,江漢叔一有酒意就找人拗手瓜。我以前跟父母住同一座大廈,我有一子一女,每晚大家都一起吃飯,很享受家庭樂,不過以前工作忙,錯過了很多跟子女相處的時光,現在每逢周末帶着一歲半的外孫女就特別開心。」

鄭秀文 惠英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7/1f85df7d-7e34-4f56-a022-5b3e5ff809ee-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