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寶寶專訪2】巿道不好收入減少逾半 喬寶寶計劃2020年引退

本地
2019.07.16
6252
撰文:汪曼玲攝影:張保祿

44wg01c

44wg02k
憑着《殘酷一叮》於○六年入了娛樂圈,喬寶寶的發展一直以來都是順風順水。

喬寶寶憑《殘酷一叮》於○六年入了娛樂圈,一直以來都是順風順水,搵錢比以前在懲教署多了很多倍。

在○六年開始到一二年,他平均一年搵一百二十萬,加起來他已經搵到一千萬以上。賺到的現金,他在蘇格蘭買物業,讓家人安居樂業。

現在的巿道不太好,一三年之後,他的收入減少了一半以上,喬寶寶暫時沒有想過放棄。他再給自己一、兩年的時間,暫定在二○二○年退出香港娛樂圈,回到蘇格蘭,和家人在一起。除非有好劇本才會回港客串。

喬寶寶今年五十歲,他在香港出生,兄弟姊妹五人,都是爸爸養家,「他連我們的堂弟弟都養埋,好辛苦。」為了這些孩子,爸爸一個人打三份工,阿媽去工廠拿一些手作仔回家,譬如穿膠花之類賺些錢。在佐敦租了個單位,一家八口住,之後大業主跟他們說,一是搬走,一是把房子買下來。「我們當時申請了愛民邨,都批准了。」可是八個人住四百呎的房子又委實面積太細。「最終老竇問銀行借錢,分期十五年,以四十萬元買下物業。」

那年代很少人買樓住,喬寶寶的爸爸算是眼光長遠,當機立斷,「四十萬的房子有一千呎,還有四個房間,很實用。愛民邨住不到八個人。」喬寶寶的爸爸是很有遠見的父親,他也很重視子女們的教育,全部孩子都讀私立學校。「唯一失策是沒有叫我們學好中文,我們只識講唔識睇,亦唔識寫。學校亦如是,上中文堂時,我們少數南亞裔安排上體育課。」

一家八口,食指浩繁,所以寶寶的家規就是節省,絕不浪費。「我們小時候沒有零用錢,要吃飯全部在家裏吃。」寶寶的爸爸對他也有很大影響,「他一生辛勞,養兒育女,可惜退休後兩年就走了。」

寶寶最記得爸爸的訓言:「一個人千萬不要停,一定要讀書,做人不要抱怨。他也很少和人家吵架,也影響我不會隨意和人家爭執。我在香港這麼多年,只是為了太太申請護照,才和入境處嘈過。」

44wg02e
喬寶寶兒時被媽媽抱着拍全家福

十幾年前,他在娛樂圈的發展,可以用炙手可熱來形容。「凡是政府機構,有八、 九成活動找我,譬如渠務署、飛行服務隊等等,全部找我主持及唱歌,現在收入明顯少了一半,可能冇咗七成以上。以前個個月賺十萬八萬,現在一半都冇。」

在娛樂圈發展十三年,寶寶一直很多謝黑妹姐,「我在○七年就開始跟她搵食了,因為○七年太忙,有很多人找我工作,黑妹姐有一間BG製作公司,於是全力跟着她,她有什麼job都找我。」

44wg02b
喬寶寶一直很感激黑妹姐的幫忙,她比親家姊都親;寶寶兒子結婚,黑妹姐一起拍家庭照,婚宴所有音響,由黑妹姐全包。

最高峰期,○六到二○一○年,一日最少做兩單,他亦密食當三番;○六到○七年,他試過一日接七單工作,而且價錢都升了好多。去大陸的價錢比香港貴三倍,一個月做四單都好,我通常六點過關,晚上十一、  二點回港。」

寶寶一直很感激黑妹姐的幫忙,她比親家姊都親,她為人很有義氣,寶寶兒子結婚,在香港擺酒,都當黑妹姐是屋企人,一起拍家庭照。婚禮上所有音響,黑妹姐全包宴,由她負責。「這已經是一個大人情,到了埋單,她又搶住幫我埋咗張單先,等我收了人情才還給她。而且菜單方面,她又和老闆好熟,價錢亦好相宜,黑妹家姊對我真是盡心盡力。」

惠英紅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7/44wg01c-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