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粉眼裏的Peter Pan】杜德偉:對MJ的愛和思念從沒改變

本地
2019.07.08
387
撰文:杜德偉

10年人事幾番新,其實很多發生過的事都忘記了,但為何有些事發生了的時間愈長卻愈覺得難忘?今年正逢 Michael Jackson 離世10周年,世界各地都有很多紀念他的活動,我更和MJ的多個歌迷會會長成了朋友,他們都把MJ在世界各地的最新資訊第一時間和我分享。最近在Facebook突然跳出我在六年前寫過的一篇文章,讓我驚訝原來我對MJ的愛和思念從沒有改變過,現在透過《明周》讓我可以有機會把這段文章重新和大家分享。

a23a379e-a4e3-421f-9276-f878f96d87cd

《Peter Pan》

有一天,他來到了眾人面前。

他俊朗的面容和水靈的眼睛相得益彰,紅潤的臉永遠帶著快樂的笑容。這個人有著完美的身材比例,頭戴綠色的尖尖小帽子,身穿顏色相配的上衣和短褲,加上緊身的襪褲和尖頭小靴子,行走在都市,如此與別不同。不難理解,何以他總是吸引著奇怪的目光。

不知為何,小孩如此鍾愛他──或者說,只要懷有赤子之心的人,都難免愛上他。他走到哪裡,那裡就響起和他一樣充滿感染力的音樂;隨著這種音樂,他更會跳出前所未有的舞步。

這個他,經過都市的洗禮,發現了自己與生俱來的本能。這種本能為他帶來了財富,使他得以在這都市裡建造一個屬於自己的王國。這個慷慨的國王樂於和所有他愛的人分享──他的國庫是受難者的福音,隨著他的善款流傳出去的,是愛和快樂。他尤其關愛孩子,數之不盡的小孩從他的愛中得到幸福。他是世上最富有、最快樂的王者。

他的善行實在惹人羨慕,甚至惹人忌妒。羨慕他的人模仿他、忌妒他的人羞辱他。他們開始恥笑他奇裝異服、行為怪異,沒想到以訛傳訛,謠言在都市中如瘟疫般瘋傳,連不認識他的人都深信他是個怪物:一個打扮怪異、一天到晚都只會和小孩混在一起的怪人。但認識他的人都明白,他如此喜愛小孩,是因為小孩擁有世上最寶貴的東西──純真。在孩子們身上,他能找到自己,天真地做自己。

最可怕的是,貪婪的人們嘗試接近他,利用他的慷慨和善良,以騙取他的金錢。成功騙到手的繼續騙,而騙不到的人就變得心懷憤恨、滿腹酸澀,聯手將他置諸死地,更以戀童癖之名來污穢他,將他最珍惜的東西化為匕首,直刺他的心臟。一次又一次的出賣和攻擊傷透了他的心,他的面色不再紅潤、身上的衣服也漸漸褪色,但他仍然努力不懈,全心投入地付出,以他最大的力量宣導愛,幫助有需要的人。

他飽受磨難,身體變得虛弱。人們以踐踏其名為樂,無知、貪婪和歧視的力量日益擴大。圍繞在他身邊的豺狼,用盡各種方法隔開真正關愛他的人,儘管他們滿口善言,但其實卻只為把垂死的他榨乾。這些人用世俗的方法,安排名醫在他身邊給他最好的照顧,聲稱要給他治病。慢性毒藥一針一針地打進他體內,天真的他還忍著痛,只為了要盡快好起來。他神智迷亂,游走在生死邊緣,以微弱的聲音道出最後的幾句:「……我要跳出從沒有人看過的舞步,再賺很多很多錢,然後……我要為所有病弱的小孩子……蓋一家大醫院,把他們通通收進來,給他們……最好的照顧……」最後他死在病床上,人們把他的屍體解剖,拍下照片,供諸眾人面前。

這就是我們的國度裡發生過的童話。其實,這個並不是童話,而是一個真實故事。這個人在他50歲那年死於心碎,至今,很少人知道他是Peter Pan,因為大家都稱他作Michael Jackson.

故事至此完結,至今已4年。
世界有沒有因為這個令人傷心的故事而改變呢?我恐怕沒有。世界仍有太多事實被蒙蔽甚至被扭曲,善良無私太難以相信,人們寧可肯定邪惡的存在。世界在潛移默化中,醜惡成為大家心中的真實。

Michael其實是一個非常善良的人,我有幸在他人生最快樂的時候見過他。那時候沒有負面新聞,沒有貪婪者的誣告──他的笑容如此璀璨,光芒四溢。我竟能與這樣的MJ一起工作!那怕是短短的數小時,已是我的夢想成真。

受他影響,我踏著他影子,在演藝圈一路走下去。唱歌跳舞,都是他激勵著我。

後來,很長一段時間,他的負面新聞不斷出現,大量的醜聞從不同渠道湧入,使我心中不禁疑問:為何這個人變成這樣?雖然我依然非常欣賞他的音樂和舞蹈的才華,但於他的愛戴卻打了個折扣。

一直到2009年六月,我滿懷興奮,早早買了票,一心期待到倫敦看MJ演唱會,不料這次傳來的,竟是他的死訊。永遠不會忘記那個25號的早上,我哭了,那種莫名的痛心彷彿重新喚醒了我對他的愛。隨後,我帶著那張永遠無法兌現的演唱會門票,一個人來到歐洲,感受著那片大地對他的哀悼。這個旅途中,遇上無數悲傷的歌迷,記得有次在地下鐵裡,漫無目的地坐著, 我用耳筒聽著MJ的音樂,即使只有很微弱的歌聲從耳筒傳出,身旁的女子卻立刻認出那是MJ的曲子。她下意識地望著我,然後意會地做了個無奈的表情。我心裡嘆了一口氣。那段日子,到底有多少陌生人在交換著一樣的心情?

隨著他的死去,世界各地開始有大量追思、紀念活動,有不少單位聯絡我在香港舉辦MJ追思會,但當時我還深陷於非常哀傷的情緒中,根本沒心情去接觸這些公開活動,結果全數推掉。直至同年十月,當我稍為平伏過來, 才毅然決定為MJ辦追思會,在一位住在香港的黑人音樂人朋友的協助下,邀請了Michael的家人來香港。

這段期間,我除了重溫了許多Michael的音樂和影片,也看了很多很多關於他的書,我驚嘆的發現,人們對於Michael的誤解實在太多太深,即使我,對他的見解也實在太膚淺……Michael,可憐得令人心碎。

他自小的夢想是拯救世界,他覺得去愛、去幫助苦難中的人就是他的人生意義。他是健力士紀錄大全中捐款最多的藝人,已知的捐款達三億美元,無名捐款更是不計其數。他設立了很多慈善機構,助養的兒童遍佈世界各地。1992,Dangerous Tour 六十九場演唱會共一億二千萬美元的收益,他更是全數捐到治癒世界基金會(Heal the World Foundation),竭力保護兒童權益。

除了捐款以外,他更用心治癒心靈。他每去一個地方,都必定會到當地的醫院及孤兒院,探望貧病及被遺棄的兒童,給他們無限的愛及祝福。他又會花費巨款買玩具送給他們,希望他們得到快樂。對於一些身患絕症、連醫生也表明無計可施的兒童,Michael會鼓勵孩子的家人,把那些瀕死的孩子帶到他的夢幻樂園裡,為他們祈禱,用愛心去照顧,用盡方法提高他們對活著的意志。      奇蹟地,有許多孩子因此而活下來。

這並不是傳說,也不只是動聽的故事。

曾經,有一個名為Gavin Arvizo的孩子,他家境貧窮,患了末期癌症,當時他頭髮脫光,形容枯槁,身體虛弱得彷彿隨時都會離去。Michael把他接進莊園生活,像對待自己的孩子般,用愛去照顧他,實現他所有願望令他快樂;又親手抱他上願望樹,說故事給他聽,結果Gavin真的一天一天好起來,重新得到健康。

但,令人痛心的是,這個孩子一家後來卻因金錢利益,被買通誣告MJ,成了2003年戀童案的主角。

當然,男孩的母親被揭發早有欺詐前科,而案件證人亦收取了賄款出庭作假證,因此十四項罪名全不成立。宣判當天,法院門外一眾支持者聽到一聲聲的「無罪」,喜極而泣,揚放白鴿載歌載舞;只有Michael臉色蒼白, 一點快樂也沒有,有人形容:他像是一個已沒有靈魂的人。一般人如果被判無罪釋放,一定會如釋重負,意氣風發。但Michael沒有。

因為他已傷心到了極點。

Michael一生受盡痛苦,人們和媒體以踐踏名人為樂, 亦有人為得到利益而不惜一切,不斷的抹黑和攻擊使他身心靈受盡折磨。 經過了這些長久的摧殘,其實他大可以因此而變得忿恨、自私,但他沒有。他真的沒有。

故事發展來到尾聲。
Peter Pan 離開前,他心繫之事無非兩樁,一是獻給觀眾非凡的表演,二是以此所得的錢財獻給兒童,建立一所設有戲院、遊戲室的快樂兒童醫院。
如此簡單更如此讓人心碎。

慶幸世界曾有你這麼的一個人,證明了愛的存在。

「感謝你的無私 你的無我 你的大無畏
慶幸我在這裡 我能有你我看見完美
是你把夢刻在 讓我仰望 日不落的天堂
跟隨你的身影找到自己的光
跟隨你的永恆不怕萬人阻擋」

獻給我們的Peter Pan。
~杜德偉 25.06.2013

黃秋生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7/a23a379e-a4e3-421f-9276-f878f96d87cd-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