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艷卿專訪2】圈中富婆 羅艷卿四十年代片酬$1500

本地
2019.06.21
10089
撰文:徐雲攝影:張保祿

卿姐羅艷卿十歲那年,跟工人姐姐去看大戲,一看之下被舞台上的漂亮花旦吸引,回家跪求媽媽讓她學大戲,還答應把賺到的錢全部給媽媽,拗不過頑皮又倔強的女兒,媽媽安排她入戲行學藝;從粵劇舞台到電影圈,卿姐認為自己運氣好,才能得到觀眾厚愛,「戲行我應該是第一個拍電影的花旦,當時片商找黃鶴聲導演開戲,他不知道找誰做女主角,老闆指着台上正在做大戲的我說:『找那個妹妹就行了,她演得不錯嘛!』我糊裏糊塗就做了女主角。」

卿姐艷名遠播,當年是電影圈炙手可熱的紅星。
卿姐艷名遠播,當年是電影圈炙手可熱的紅星。

第一次拍電影做女主角,什麼也不懂的卿姐拍到一半就想「罷拍」,因為粵劇在台上唱做完就收工,但電影拍完一場又一場,卿姐唱了又唱,拍來拍去都未能收工,「當時太辛苦哭着說不拍了,大家一聽就說電影拍了一半不能換人,如果不拍就要賠錢給老闆,我一聽氣得躲在後樓梯大哭,哭完死死氣地繼續拍下去。」卿姐羅艷卿一九四八年拍第一部電影《五鼠鬧東京》,她記得片酬是一千五百元,演一台大戲是八十元。

卿姐是圈中出名的富婆,「半條街物業都是卿姐的」、「三藩市有一幢商廈,八十年代時值二百萬美金」、「十七、八歲,一年收入已近二十萬」之類,都是圈中流傳已久的話題,卿姐說:「我孤寒囉!個個都話我孤寒,因為自己辛苦賺回來的血汗錢當然要珍惜,初入行所有收入都給媽媽,有兩蚊零用錢已經好似財主,開心到不得了,約鄧碧雲、林家聲、林家儀去游水,最喜歡買雪條、薯片和蝦條,鄧碧雲看我食薯片好想食,我望吓佢又望吓包薯片話,好啦!俾你食兩片,激到佢話得兩片食壞個嘴,寧願唔食。」

卿姐形像百變,不論古裝或時裝都受觀眾歡迎。
卿姐形像百變,不論古裝或時裝都受觀眾歡迎。

初踏台板從梅香做起,到後期入電影圈拍戲,卿姐媽媽都代她安排工作,後期只拍電影不演大戲,也是因為看到女兒在台上演出時,未輪到她的戲,累到坐在一邊睡着了,媽媽不忍心,所以二選一以拍電影為主,六○年媽媽去世後,卿姐開始自己理財,「當時把所有錢放在舊麻將箱,再藏到牀下面,晚上回家偷偷拿出來,一看錢還在就滿心歡喜,朋友說萬一火燭就化為烏有,我愈想愈擔心到銀行開了一個戶口,那時候還要找幾個人做擔保,把六萬元存進銀行就好安心。」

不過當卿姐打算從銀行取錢時,因為簽名樣式不對不能取錢,「我幾傷心呀!以為六萬元被銀行沒收,一個人站在街上不停哭,剛好朋友經過問我為什麼哭?知道後馬上帶我去銀行,對身份證、辦手續終於可以取錢,她還幫我設計一個古文簽名,叫我回家寫一千遍就不會忘記,我回家乖乖抄足一千次,永世不忘。」

卿姐談起影圈往事,表示一直視任劍輝、張瑛、吳楚帆為良師。
卿姐談起影圈往事,表示一直視任劍輝、張瑛、吳楚帆為良師。

卿姐透露真正教懂她理財的是李海泉(李小龍爸爸),那時有些老倌理財不善,經常預支戲金,李海泉罵他們做人沒有打算,「泉叔教我們『入頭門關頭門』,意思是賺到一蚊,將一蚊儲起不要當自己有一蚊,想用錢再去賺,錢係慳返嚟唔係賺返嚟。」她試過叫助手買十二塊半的褲,對方為她好,找師傅訂造,兩條褲四十元,拿回來時卿姐見一次罵一次,罵到對方受不了,情願用四十元買下來自己穿,「當時她一個月人工二十元,四十元等於白做兩個月,可想而知幾慘!你知道我為什麼要這樣做嗎?因為她專門負責幫我買東西理財,如果我不這樣做,她下次又會幫我亂花錢。」

許志安 惠英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6/law-7-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