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國賢專訪】周國賢學習人生新課題

本地
2019.05.31
450
撰文:冼麗宜攝影:伍敏慧

b190510b069

Endy回來後除了唱歌外,更做過舞台劇,拍過電影、電視劇,幫其他歌手寫歌,做幕後工作,見到很多不同可能性的自己,他說很難講喜歡哪個多點,不過說到舒服同核心就始終是音樂。

周國賢(Endy)自一四年克服情緒困擾,從加拿大再次回歸樂壇後,幾乎每年都會辦個人音樂會,早前在旺角麥花臣舉行的《仲間》音樂會更得很好的反應,難怪有傳他將入紙爭取紅館許志安空出來九月的檔期,不過Endy直言對紅館沒有太大渴求,一切聽從上天安排。「其實我從來都不是很渴求想做紅館,但人人都覺得這是里程碑時,如果有這個機會,我當然會做,但不是好恨那種心態,隨緣啦!」

s171214b258

除了今年的《仲間》音樂會外,Endy在一七及一八年都曾在旺角麥花臣舉行過合共五場的《GALACTICA 銀河鉄道之夜》演唱會。

正如問他會否再次離開樂壇時,他也說是上天決定。「因為日日都好似過山車,今日不知明日事,不過在可見的未來是健康,唯一擔心是自己不再是十八廿二,工作量比較多時,就要注意身體,回想以前都幾不愛惜自己,現在除了已經一早戒煙外,又會戒紅肉,因為食紅肉會令我的情緒浮動得好厲害,也盡量不食不健康食物。」如果有時覺得太大壓力,Endy說會減少工作去旅行,學習慢活,「對自己好點是我人生新課題,有人會覺得對自己好就是自私,但我覺得學識少少自私,其實也是一種仁慈,因為不能什麼都say yes,有時真的要say no,好似我不適合做家族的海味生意,就推辭不用幫手,所以相比十年前,現在我行的路比較舒服。」

99a35eb1-8f29-478f-84b2-d8d7279c7c94

與高佬十四歲便認識,Endy都是因為今次大碟,才第一次叫這老朋友幫他寫了首《錢七》。

一五年正式回歸樂壇後,Endy差不多每年都有辦演唱會,例如上月就舉行的一連三場《仲間》演唱會,他直言每次做show都很緊張,不過跟人分享感受時,很多人都說不覺得,「我最記得剛從加拿大回來,有一日同Eason WhatApps,跟他分享緊張狀況,他說了一番說話都幾感動,到現在都銘記於心,他說:『你不用緊張,在台上唱歌其實不是preform,不是唱給人聽,真正要唱給的,是你自己,你一上到台,可以幻想無人在那裏,只得你一個,整個世界都是黑色,然後就放膽的去唱。』當刻我在想,你是『阿神』,當然可以,但我只是人,不過我一直也有袋住這些話,直到這兩年的show,開始明白他這番說話的真理。」

1054025a-0de4-488d-b23c-3cf9b16273c6

藍奕邦亦有份跟Endy到日本拍攝MV,Endy笑言很多人以為他去日本,肯定會趁機吃喝玩樂一番,但事實是完全無時間,因為只得五日時間,每日拍完,晚上就要排第二日的rundown

Endy早前更推出同名《仲間》大碟,「仲間」是日文,即兄弟的意思,顧名思義,就是找了不少兄弟幫手,當中包括同是Zarahn樂隊成員的高佬和藍奕邦。「我十四歲移民新西蘭便認識高佬,由小時候柴娃娃夾band,已經覺得他寫歌好叻,好有先見之明,我寫歌很多方面都是受他影響,不過他已經放下作曲很久,今次叫他寫歌給我,是希望pick up幫其他人,不會浪費他作曲的能力。至於阿邦,一六年我問他可否寫一首歌給我,他跟高佬一樣覺得很突然,問為什麼?我說只是很想唱一唱別人的歌,他就拿了一首很喜歡的Demo給我,我一聽完後就說要,因為我是寫不出他那樣小調及舒服的曲式。」

惠英紅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5/b190510b069-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