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英紅專訪1】被嫌太好戲 對白遭刪走 自殺後復出受盡白眼

本地
2019.05.10
3461
撰文:王志強攝影:梁俊棋

k190329chi-106a

惠英紅怱怱吃件三文治,跟攝影師說:「好快可以埋位。」她不止是一位鐵探,更是鐵打,她拍《鐵探》時連踩兩劇一片,香港、北京、瀋陽三地飛,因她曾經沒有工開,感覺被人當作空氣,她說:「我唔想再見到自己兜踎。」《鐵探》結局篇收視二十九點七,惠英紅的角色萬晞華總警司不擇手段,被觀眾罵「老毒婦」,她只希望不要個「老」字,至於當中的毒,可能來自她低潮期見過的冷眼和嘴臉,她曾被對手嫌棄「太好戲」,對白遭全刪掉,「演員要有經歷,我將這些嘴臉放入戲中。」

惠英紅在《鐵探》的哭戲令觀眾看得投入
惠英紅在《鐵探》的哭戲令觀眾看得投入

曾嘗試毀滅自己

 惠英紅在《鐵探》再次演技火花四濺,大有機會衝擊年底視后獎項,拍這部劇時,她孭着兩劇一片,在香港為《鐵探》開工的同時,要飛去北京拍內地劇,另外還在瀋陽補拍電影,分別要記大量廣東話和國語對白,部部用盡力去演繹,完全發揮她鐵娘子的本色。

「我愈開工愈精神,休息才會病,我開工時覺得很實在,感到有自我價值,別人需要你,假如沒有工開,心裏會驚,我很喜歡好多人需要我,我好怕被人當成空氣的感覺,霎時之間被人遺忘了,我真的試過這種經歷,上半年手上有很多部電影,連續開工幾十日,連睡覺的時間也沒有,但到了年底,一部戲也沒有,整個星期電話不響,沒有人找我,心裏好驚,以後自己死了。」

那時惠英紅甚至陷入情緒低潮,患上抑鬱症。「那時影圈的確出現過低潮期,等吓一個月,等吓半年,等吓一年,人開始徬徨,不是擔心有沒有飯開,錢方面我從來不擔心,我頗懂得理財,但不知是否要轉行,還是等運到?開始慢慢情緒出現問題,令我不理智,思想不清晰。」

回想情緒最差的時期,她甚至試過自殺。「憎自己,毀滅自己,但不成功,被人救回來,當跌到最低,反彈就最高,那一刻像當頭棒喝,那些不是我惠英紅平時應有的行為,就去看醫生,原來是病,心裏直呼好彩,起碼有得救。」

惠英紅憑《心魔》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
惠英紅憑《心魔》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

眼淚不停流一小時

惠英紅慢慢調理好情緒病,事業上,她爭取重新融入市場。「我知道自己退出了幾年,不夠與時並進,如果就這樣重新拍戲,就要演掃地阿姨,或只有一兩個鏡頭,很大機會逼我再病發,我就去先學心理學,到了ready,我調節好心態:『不需要做主角。』然後打電話求人、『抓撈』,這一步最難,自己要明白,不走這一步,前面根本沒路走。」

有沒有遇到很難看的嘴臉?她說:「多的是,我好感激他們,我遇強愈強,反而我告訴自己:『忍你,這是小問題。』積極一點,我總會有成績。」

當時她遇到的冷眼和嘴臉,現在仍印象深刻。「有些人說:『喂,我只替主角化妝,你係邊個?等吓啦,呢啲二打六。』我曾經有十年全香港最紅喎,仍住別墅,有車、有花園、養狗,銀行有不知多少個零,但有些人以為我復出,是否為了生活?這些都是很大打擊,以我這個年紀,真的很慘,試過不懂反應,眼淚不停流了一小時,整個化妝間有很多人,廠內已有人開咪催你入去,化妝的人說要『放飯』,只好自己去化。」

惠英紅患上情緒病後,曾嘗試自殺,退出影壇多年才復出拍戲。
惠英紅患上情緒病後,曾嘗試自殺,退出影壇多年才復出拍戲。

她又遇過演戲對手跟她說:「不要這樣演,我點做呢?你演得差一點。」然後行開,要她想一想怎樣演得差一些,她只感到驚訝,不知怎反應。「最差的人,刪晒我的對白,又說:『她是誰呀?襯不襯得起我呀?』」

後來她做出成績,之前給她看嘴臉的人,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變。「捉着我說:『可否教我做戲?之前合作沒跟你學東西,哎呀。』我遇過最少十多二十個這樣的人,短短兩年間大變臉,我很怕看到這類反差,我不想對人性失去信心。」

不過她很感謝以前對她不好的人。「我用了這些經歷在戲中,要是我當時不是看到那麼多嘴臉,我不懂演那麼多角色,演戲要看人生經歷;也多謝他們,我時常提醒自己千萬不要這樣對人。」

k190329chi-040a

服裝:MaxMara / 化妝:諺瞳‧小白 / 髮型:James Lee@HAiR

黃秋生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5/k190329chi-106A-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