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勉良專訪】「御用替手」陳勉良畫作一呎賣三千

本地
2019.04.05
2836
撰文:冼麗宜攝影:張保祿

p190325a246

陳勉良說國畫有工筆畫同意筆畫之分,他現在畫的是意筆畫,難度是在於生的宣紙上,因為宣紙會將墨化開,所以沾墨,沾顏料,水分多寡對落紙產生的筆法,變化是很難掌握的,但當你掌握到,而又達到心目中所想要的效果,就會很開心。

在劇中經常扮演「道友」的陳勉良,試過被道友以為是同路人,向他兜售毒品,他耍手擰頭說不!入行四十年,除了扮演道友,也經常做保安,亦做過村民、路人甲……他更是無綫古裝劇的「御用替手」,在鏡頭前畫水墨畫或寫字,因為他其實是畫家,師承嶺南畫派,在香港開過畫展,剛於三月在中環舉行了「從藝半世紀回顧展」。

在畫畫和演戲之間,論資歷當然以畫畫為先,陳勉良小時候已經熱愛國畫,用利市錢買《芥子園》在家自學,自學至十六歲那年,陳勉良去了明德青年中心正式報讀國畫班,跟嶺南畫派名畫家何百里老師學畫,「學了幾年,報名參加青少年書畫學藝比賽,到現在還有這個比賽的,分為公開組和中小學組,我參加了四次公開組,其中七三年及七七年都得冠軍。」

 

ab0b1fa6-c463-4e28-9b99-da6bbaa739a9

九四年去紐約舉行畫展,是目前為止去過最遠的地方。

讀完書後,跟隨父母的路,再開麵包店,「有一段時間,因古巴內戰,糖價由一毫半一斤賣到一元五毫,短短兩年升價十倍,再加上租金又加價,父親身體亦不好,所以麵包舖被迫結業,父母沒做生意後,一年後亦相繼過身。到我自己出來工作,決定在馬灣再開麵包店,但做了兩年,覺得太辛苦又賺得不多,連畫畫的時間都沒有,就決定不做,改行去做雕刻。」

此時陳勉良身邊出現了一個愛演戲的舊同學,間接令他走上了演員這條路,「我有個舊同學,他好想做演員,我去了做雕刻後,他就不時來找我,叫我一齊搞臨時演員公司,剛好有個行船的舊同學,也叫我應承他,更說出錢打本給我們,所以最後就幫他搞了一個臨記團隊,帶人去電視台拍戲,自己也有出鏡幫手。」

d49b9dbd-45e2-452e-9ed7-b1d25a2b52fc

陳勉良擅長畫山水畫,他說畫了四、五十年,看到畫紙由零開始,然後可以從心所欲畫到自己滿意,加上有朋友欣賞其畫作然後買下,會感覺很開心及好有滿足感。

不過一心幫人的同時,卻沒有得到應有的回報,陳勉良決定不再幫他,直至在街上碰到一個TVB舊同事,「他問為什麼最近不見我?我告訴因由後,他問我取身份證號碼,說要幫我申請做特約,我覺得沒所謂便應承,難得我回去跟做雕刻的老闆說時,他說我可以計日薪,有戲拍時就讓我去拍戲。」七九年,陳勉良正式開班教畫,加上雕刻及做特約拍戲,同一時間打三份工,「我是九五年左右才正式辭去雕刻的工作,因為那時拍戲比較密,加上有朋友找我畫十幅牡丹畫,差不多需要畫半年,我太太說太辛苦,就叫我不要再做雕刻。」

125208b9-0e18-435c-849a-cf828355b780

拍《聊齋》時到蘇州取景,會趁空檔到四周寫生,體驗大自然環境,見到景物四時不同,就會牢記心中,在畫畫中表達出來。

陳勉良八二年開首個個人畫展,之後更到其他地方如美加、澳洲、印尼、新加坡等地方展覽,今年三月也在中環舉行了「從藝半世紀回顧展」。舉行畫展時,遇上喜歡他畫作的朋友,陳勉良亦會出售讓他們收藏,他的作品試過最高賣六萬元。「現在我的畫作平均售價大約三千元一呎,其實錢都不是重點,最開心是遇上欣賞我作品的朋友。」他亦有邀請藝人好友及導演前來參觀,令不少圈中人得知他畫畫的才華,之後在拍劇時,很多導演都會請他做「替手」,幫忙為劇集如《鄭板橋》、《倩女喜相逢》、《女警愛作戰》等畫畫或寫字。「《金裝四大才子》中,除了畫海報外,四位才子手上拿的畫扇,也是出自我手筆,有時劇組急住要,美術組的同事又沒有空,便由我頂替代畫,我也沒所謂,反正多一份畫畫錢,不過有時如果只是單寫一、兩個字,當然沒有收錢啦!」

cappp012

今年六十八歲的陳勉良,做了四十年甘草,當年與楊婉儀及陳安瑩拍《繾綣仙凡間》外景,跟幕後合照留念。

陳勉良說入行那麼多年,有一個一定要感激的人,就是已去世二十年的「懋叔」黃新,「跟新哥認識應該是《一劍鎮神州》,大家一齊去大嶼山拍了幾日外景,當時又熱又曬,放食飯時,新哥就會叫我們不要食飯盒,跟他去食飯,但他不是對個個人也這樣,如果他覺得你工作不專心,不認真的話,就不會理你。」之後新哥更不時叫陳勉良一起去飲咖啡,甚至一齊去旅行。「新哥真的對我很好,我記得有一個搞地產的朋友,他叫我搵一些有知名度的演員幫他宣傳,我問新哥,他一口便應承,更出力幫我找人。不過最感動是,新哥幫我由特約轉為合約演員,當時他知道TVB簽了一部分特約演員後,就叫我不如也簽,我說好,他便推薦我,到現在已經差不多三十年了。」

whatsapp-image-2019-04-01-at-2-04-44-pm

在畫展中,陳勉良更即席揮毫展示其畫作。

至於數到印象最深刻的角色,陳勉良首推是《回到未嫁時》做大耳窿收數,「那次我忽發奇想,將大耳窿惡的形象來個一百八十度的轉變,以一個輕薄的口吻叫劇中的周海媚還錢,結果導演及監製都收貨,覺得幾好玩,另外拍添哥的《射鵰英雄傳》做長老魯有腳,難得更是忠誠的丐幫英雄,我真是比較少有做這類角色。」

事實陳勉良被人記得的,都是一些壞人角色居多,尤其是「道友」更入型入格,可能太過深入民心,有時走在街上,亦難免被人誤會,「我以前在荃灣居住的地方,很近健康院,傍晚時會有癮君子在那附近做買賣,有晚我剛好經過,對方可能不認得我,加上當時好瘦,他真的走過來問我要不要貨,我說留給你自己。」

許志安 惠英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4/336a55b3-6a24-4cc5-aa8d-b427707ac045-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