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文傑專訪1】蕭笙叔培育做男一 袁文傑感激慈母助他起步

本地
2019.03.27
713
撰文:汪曼玲攝影:張保祿

28wg01a

袁文傑九一年入無綫第四期訓練班,畢業時,廿二個學員只有六個獲得簽約,淘汰率非常高,「我在訓練班實習期間接了五十幾個騷,一心諗住咁多工作,一定會獲簽約,因此當無綫冇同我簽約時,我真的好失落。」

袁媽媽明白到兒子在期盼之中的失落,她有朋友認識李香琴,拿到了亞視的電話,於是袁媽媽就膽粗粗的打電話入亞視找琴姐,毛遂自薦,希望琴姐可以向亞視推薦袁文傑。回想舊事,袁文傑深情的說:「我真係好感謝媽咪,在事業上,她永遠對我無限量支持。」

28wg01e

袁文傑(後左一)與古巨基(後左二)同為九一年無綫第四期訓練班學員,但袁文傑不獲簽約。

28wg01l

袁文傑小時候家境雖然不好,但有疼愛他的母親。

琴姐講話有力,未幾何家聯的秘書約袁文傑見面,本來叫他即時簽約亞視,「我當時冇簽呀!太年輕少不更事,根本沒把握機會,因為我在外做特約,電影公司的老闆對我說:『傑仔我哋睇好你,簽你幾年,將來開戲給你拍。』」他衡量之後,就相信了電影公司老闆的承諾,婉拒了亞視的好意,何家聯還大方的祝福他。

電影公司當然沒有開戲給他拍,那幾年他自食其力,拍廣告,又參加模特兒大賽,拿了冠軍,有經紀人推薦他給娛樂唱片的劉太。「劉太好賞識我,借了少少錢給我,和我簽了約。」劉太更當他如子姪般,如果他懶散,也會提點及教導他。「以前的前輩真的重情重義。她由得我在外搵食。到了九六年底,她終於開腔說:『傑仔咁唔係辦法,你識唔識蕭笙叔?不如去試吓鏡。』」當日試鏡還有江美儀,兩人雙雙簽了亞視。

袁文傑本名叫做袁盛傑,後來劉太幫他改名字說:「許氏兄弟咁紅,就叫袁文傑喇。」然後又語重心長的說:「傑仔入呢行唔一定要最紅,最緊要係襟撈,人有道德就襟撈。」

袁文傑開始有運行,簽了亞視後,蕭笙叔開拍《雪花神劍》,竟然讓他做了男一號,當時的卡士很強勁,有徐少強、姜大衞、龔慈恩、楊恭如、陳煒。「做完男一,我在亞視好快企定咗,一切都要多謝蕭笙叔的培育,九八年我又拍了《我來自廣州》演一個少帥的角色,在廣東省地區大為受落,令到我得到了不少回到國內賺錢的機會。」

28wg01f

袁文傑簽約亞視,蕭笙叔開拍《雪花神劍》,竟然讓他做了男一號,夥拍陳煒。

28wg01g

九八年在《我來自廣州》演少帥,在廣東省地區大為受落,令他得到了不少回國內賺錢的機會。

亞視人事變動甚大,之後他好少拍劇,反而做《下午茶》主持做了十年,他開始覺得唔對路,二○一一年離開,出去闖世界。他承認自己是一個相當懶散的人,他要強迫自己積極,在亞視時,因為爆騷,他都試過有五萬元收入,他感到滿足。離開亞視,他去了NOW,當作打一份工,很多時間在內地做騷,之後又去有線做足球台,講吓波。

兩年前,余詠珊旗下的人找他到無綫,今次上天的安排,他感受特別大,覺得自己好似兜咗一個圓圈,頭尾廿五年,由無綫訓練班出來終於又兜了一個圈回無綫。「我的感覺好圓滿。」他接了《不懂撒嬌的女人》,演活了游先生的角色,「一六年七月拍,一七年五月已經出街,游先生這個配角竟然彈了出來。甚至做成了游先生的現象,工作量及知名度大增。」他也很享受那種突然很紅及成為焦點的感覺。

惠英紅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3/28wg01a-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