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達智專訪】溫拿廣告提醒檢查 鄧達智癌症二期動手術

本地
2019.03.15
2716
撰文:Adeline Lai攝影:Adeline Lai

img_4872鄧達智康復情況很理想,手術後第二天已獨自到浴室洗頭,當然陳梓欣知道後也「話」了他幾句,作為醫生又是伴侶,少不免會擔心和肉緊的。

一個廣告,令鄧達智William及早發現身體毛病,是不幸中之大幸。
坐在私家醫院的病房內,這天是William手術後的第三天,精神很好,談笑風生,對於「cancer」這個老朋友又來襲,他依然樂觀面對。

img_4754手術後要插着尿喉,沒有影響鄧達智的走動,如拿手袋般提着尿袋走動。

麻醉時想到的兩件事
究竟身體什麼地方有cancer?「男人的私隱,是男人最痛的病。偶然發現陳友和溫拿的廣告,提醒我的家庭醫生抽血驗埋,真的發現是泌尿系統有cancer,真慘。」William苦笑着說。當時,是去年六月在英國與伴侶Clement陳梓欣醫生結婚後返港,還是蜜月期。William知道癌症再來襲時,他沉默了三個月,連Clement都沒有告知,本來打算自己面對。「我不知道如何處理,之後生活上要有改變,又要有一段時間才康復。我partner好sweet,但感覺上他不是很細心的人,自己習慣獨立,不想因為他是醫生,我有病而要他照顧我。」William說。
最後,William在一個合適的時機把病情告知Clement,他知道後很緊張,亦冷靜地找尋合適的醫生去諮詢醫治的方法和程序。William本來打算去美國做電療,後來問了主診醫生和專家,因為腫瘤是一厘米,亦不是太貼近淋巴,可以做手術切除。「我這個cancer不是最惡又不是不惡,是中間度的cancer,問過專家後,是可以等到三月才做手術,所以,我把手頭上的工作安排好,還與Clement去了印度旅行,放鬆兼散心。」

jkns5127手術前先鬆一鬆,二人一早計劃的印度行。 mbsf6144印度之旅主力是歎,游水、按摩、曬太陽。

說到這個男人最痛的病,其實是非常普遍,百分之七十五的男人亦會患上,「剩下的百分之廿五是死了都不知自己有這個病。常聽男人話自己年紀老,小便滴濕鞋又或者尿不斷尾,不要搞錯,不是腎虧才有,其實是泌尿科問題。但我先旨聲明,我沒有小便滴濕鞋,私生活都ok,坐車又沒有半小時要小便,因為癌症初期已發覺是好神奇的事,很感恩偶然去check,就發現到身體有事。」
手術做了八個小時,麻醉時,William想到兩件事,「第一,如果有事唔識醒,這樣就好,好快見返阿媽和家姊;第二,陳醫生還是青壯之年,讓他有另外的人生,就是這麼簡單,沒有人因為另外一個不在而活不下去。」最後,William經過八小時的手術後,成功切去有癌細胞的地方,亦證實沒有擴散。

img_4861二人堅守婚禮上的承諾,不論怎樣也會陪着你走。

堅守婚禮上的承諾
Clement盡量每天都去探望William,他表示知道William有這個癌症時不是太擔心,始終不是會影響壽命的病,「當時擔心是怎樣找到最合適的方案給他,因為手術的創傷性是位置的問題,如果是近膀胱或生殖器的話,併發症包括是小便失禁或影響性功能。我跟幾位外科、泌尿科、腫瘤科的朋友和同學仔一齊傾,把好處和壞處亦告訴William,最後他決定做這個手術,真的多謝醫生朋友的意見,和有同樣經歷的過來人分享經驗。」Clement坦言自己是醫生,在這件事上亦只好把好處和壞處分析給William聽,最終決定也是他自己。
婚後不久即收到這個壞消息,Clement沒有感到是什麼大考驗,「生老病死每個人都要經過,不會因為結了婚,這些病就不會發生。還有,他的家族史真的很多,他自己有驗過基因,都是因為自己的基因變異而引起。」今次之後,無論再發生什麼事,Clement亦表示會繼續陪William行下去,「這個是婚禮上的承諾,我陪着你走。」William亦說:「我陪着你走。」
甘苦與共,連將來的日子亦有了計劃,Clement現階段努力工作,五十歲後可有另一種生活,如做無國界醫生。至於William有什麼打算?「到時我飛去探他,或者他在該地工作完了,我飛去會合他一齊去旅行,到時會去更偏遠的地方,見多些另外的風景。」

img_4873每次探望完畢,例牌親一親嘴吻別。

鄭秀文 黃秋生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3/IMG_486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