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葆貞專訪2】爸爸梁醒波帶她入梨園 梁葆貞在喪禮被看中做順嫂

本地
2019.03.11
9558
撰文:汪曼玲攝影:鍾漢平

a190221a017_%e8%aa%bf%e6%95%b4%e5%a4%a7%e5%b0%8f

 

順嫂梁葆貞是梁醒波的女兒,十六歲時,她跟着爸爸梁醒波,在劇團由梅香、花旦仔開始做起,當時的班霸艷陽天、仙鳳鳴她都做過,「覺得在舞台上扮相好靚,唐滌生住在德成街,是我們的鄰居,我做梨園的藝名也是他為我改的,叫做白梨香,梨園生香的意思。」之後她又拍了幾套戲,包括《花都綺夢》、《勾魂使者》等等。

當年她入行,老爸梁醒波根本沒有手把手教梁葆貞演戲的秘訣,「三叔當時忙到不得了。」原來梁家的兄弟姊妹都叫波叔做三叔,「因為他也叫爺爺做三叔,所以他叫仔女也喊他三叔。」

三叔對梁葆貞的人生處世又有什麼影響呢?「三叔是個平易近人的老人家,在電視台除了肥姐是開心果,三叔也是,他人很隨和,和後輩打成一片,藝術上造詣很深,唱造念打瓣瓣掂,很值得人尊敬。」

26wg01i

十八歲時的梁葆貞,長得非常漂亮。

26wg01j

十六歲時,她加入劇團由梅香、花旦仔開始做起,當時的班霸艷陽天、仙鳳鳴她都做過。

26wg01e

與祖母、父母及兄弟姊妹合照,後左為梁葆貞。

26wg01f

梁葆貞在新加坡出生,十歲才被接回來香港,梁醒波來了香港演戲,她由祖母湊大。

26wg01h

波叔晚年時做了手術,任姐及仙姐都探望波叔,很有情有義;現在梁葆貞也會跟仙姐拜年。

梁醒波每天的工作時間排到滿,他的生活習慣是天天起牀刷完牙飲碗湯,就去茶樓吃碗叉燒飯,然後食口煙仔入片場,有時又要開鑼鼓,之後才入片場,拼勁驚人。「無論幾忙,三叔都不會怨,或者他非常享受自己的藝術範疇,也因為敬業樂業而得到全行的尊敬。」

波叔是廿四孝兒子,對母親非常孝順,晚上有空回家,見到媽媽個樣就好冧,他斟茶遞水,如果母親不開口叫他放下杯茶,他不敢放下來。而面對這麼多仔女,波叔都一視同仁,無分彼此。

「波叔份人好眼淺,有一次他專程來廣州探我,當時大陸好難有豬肉食,就算幾艱難的日子,我都沒有問過三叔攞過一毫子,唯有自己捱。」雖然老公是醫生,梁葆貞又在文化局做出納,一家住在醫院宿舍,下午四時多,三叔去順德探望她,說自己肚餓,她煮了一碗麵給波叔吃,他看見碗麵說:「怎麼沒有油?」後來才了解到他們一個月才用四両油,三叔聽到,立即淚眼婆娑。

波叔走的時候七十多歲,發現肛門長了一個腫瘤,開刀做了手術,可惜已擴散到全身,任姐及仙姐都日日抽時間去探波叔,很有情有義。

梁葆貞在新加坡出生,十歲才被接回來香港,梁醒波來了香港演戲,她由阿嫲湊大,到了二十歲時,徐人心邀約她上廣州做第三花旦,她立即答應,因為去了廣州,她覺得很自由,沒多久就落班順德粵劇團做花旦,她一直在廣州二十年,結婚生子,七九年在波叔的幫忙下,她才得以順利回到香港,已經四十一歲。離家二十年,雖然波叔在無綫,她也不想借此入去無綫找工作,於是好朋友介紹她去芝柏婚紗店見工。「我們做慣戲,口才比較叻的,老闆娘見我可以游說到新娘子買婚紗,非常滿意,就算不是很迫切要請人,但都請了我。」

一做兩年,她每月只得一千六百元人工,一家四口租住尖沙咀一間板間房。梁醒波在八一年年初八逝世,無綫主道喪禮一切事宜,「我跪在殯儀廳的一角落負責燒衣紙。這時候何家聯一眼就相中我,認為無論在那一方面,神態、外形,都好適合處境劇《香港81》順嫂的角色。」更帶着曾勵珍去婚紗店見梁葆貞。等她放工後約埋飲杯茶,提出找她拍處境劇。雖然何家聯知道她人工千六,無綫俾夠三千,梁葆貞還是推了。

img_5121

過了兩天,老闆娘說:「反正婚紗店有旺淡季,不如你去無綫搵一筆先,當作放半年假。」老闆娘同意之後,何家聯要她去無綫試鏡,對手是李成昌。「好似得到波叔保佑,一大疊對白,我一口氣講晒,又試埋造型,劉天賜睇完條片很滿意,無綫決定扑搥。」這時她突然說要提高酬勞到六千,何家聯當然不同意,雙方拉据後無綫同意給她五千,簽十個騷,等如五百元一個騷,並且講明兩年內沒有人工加。

接了順嫂的角色,梁葆貞時來風送騰王閣,她把順嫂這個現實、銖鐳必計的師奶角色演繹得淋漓盡致。由《香港81》演到《香港86》,順嫂令她深入家庭。那幾年她接拍了十個廣告,又拍了電影,「我好多謝曾勵珍,她講明星期一到五都要拍無綫劇,周六及周日我可以出外搵銀。想不到一做就做到七十歲。」

 

黃秋生 惠英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3/a190221a017_調整大小-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