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靖文專訪】星爺親到深圳再面試 鄂靖文爆被圍打要重拍

亞洲
2019.02.23
954
撰文:劉家倫攝影:伍敏慧

新喜劇之王》女主角鄂靖文,首次擔正女主角,跟戲中「如夢」很相似,同樣是為夢想而奮鬥。
要成為「星女郎」並不容易,雖然動作場面都有替身準備,但事事求「真」的星爺,很多時都要求演員親身上陣,被七個小矮人圍打的一幕,令鄂靖文最難忘,拍完幾天後,星爺竟再要求重拍。

鄂靖文和「如夢」一樣,憑着打不死精神,最終如願成為女主角,得到期待已久的黃金機會。
鄂靖文和「如夢」一樣,憑着打不死精神,最終如願成為女主角,得到期待已久的黃金機會。

周星馳賀歲片《新喜劇之王》找來內地演員王寶強主演,女主角是名不經傳的內地藝人鄂靖文,有指星爺是想拍出女版「尹天仇」。戲外戲內都醉心演戲,今年三十歲原名鄂博的鄂靖文,畢業於中央戲劇學院表演系,一四年參加湖北衛視喜劇類選秀節目《我為喜劇狂》第一季奪冠,曾在周星馳與徐克聯合執導的《西遊:伏妖篇》做「茄喱啡」,不但沒有對白,更沒有人認出。
問鄂靖文與「如夢」相似嗎?她說︰「有一半相似,我們都是三十歲了,如夢一直跑龍套,在圈中好像都沒有什麼機會;自己在現實中,因為大學是讀表演,但畢業之後沒有什麼機會,在影視圈亦已經有八、九年才得來這個機會,這個奮鬥歷程跟如夢是很相似的,不一樣的地方,我現實中的父母是很支持,如夢的父母只是暗地裏,還有不一樣的地方,我沒有遇上渣男,哈哈!」

鄂靖文寄語仍在奮鬥中的演員,「雖然自己沒有什麼成功,現實是殘酷的,但有時都要為自己打氣加油,雖然不能說努力一定會有成功,只要不放棄,最終都會更接近成功,是遲或早的問題。」
鄂靖文寄語仍在奮鬥中的演員,「雖然自己沒有什麼成功,現實是殘酷的,但有時都要為自己打氣加油,雖然不能說努力一定會有成功,只要不放棄,最終都會更接近成功,是遲或早的問題。」

回想當日來香港面試,第一次看到周星馳,鄂靖文真的沒有想過能當上女主角,她說︰「面試當天很多人,面試後第二天就返回深圳,有工作人員打來說不要走,但我已經出關了,星爺竟然親自來到深圳,我當時覺得很幸福,一個大牌的導演,為了面試一個演員,竟然願意從香港到深圳一趟,因為他覺得一次不能看仔細,未開拍已經從這些細節看出他對選角、對電影很認真。」星爺的認真,甚至連一句對白都很執着,「很多場戲大家看來都以為ok,但他邊拍邊看片,幾天之後說要重拍,就算那個佈景拆掉,他都要重新搭景再拍,為了一句台詞的改變,就算沒有大問題,只是不準確,他都會重拍。」問到星爺有沒有親自教戲?「他不會,星爺很願意尊重新人,他會問你有什麼想法,試試看,他會按你的演一次,如果ok就繼續,覺得不對才會提出要求。」

中段一場撞車戲,不少網民都覺得是一個迷思,鄂靖文解釋︰「拍的時候,星爺沒有這樣表達,如夢就是出了車禍,最後亦是真正的拿獎,但聽了觀眾覺得另一個結局,我也覺得很有道理,星爺也覺得大家想像得很好。」
中段一場撞車戲,不少網民都覺得是一個迷思,鄂靖文解釋︰「拍的時候,星爺沒有這樣表達,如夢就是出了車禍,最後亦是真正的拿獎,但聽了觀眾覺得另一個結局,我也覺得很有道理,星爺也覺得大家想像得很好。」

戲中一場「如夢」要做巫婆的替身,被七個高大的「小矮人」圍打,其實這場戲導演有安排替身給鄂靖文,她說︰「這場戲很難忘,巫婆要化上特效妝,雖然看上來只是一個假鼻子和假下巴,但化上來要用上三個小時,每天早上四時就要起牀,前一天會拍得很晚,只睡三四小時,這場戲本來找了一個替身,化了一樣的妝,我心想有替身應該不用捱打吧,但拍攝時替身就睡了一整天,完全沒有上場,當然,他們都有幫我穿上護套,但七個小矮人都是外國人,高大又很結實,而且導演要求一定要打得很真喔,不能假,他們就很用力,我知道他們不是有意的,但拍完渾身都痛,他們很可愛,因為他們常在中國拍戲,中文都說得很好,導演叫cut的時候,他們就跟我說,『小姐,你演得真捧,你的反應很真實。』我說我是真的很痛,你們能輕點打嗎?哈哈!拍完後幾天,看通告又看到這場戲,我問為什麼又拍?他們說有個鏡頭星爺不太滿意要重拍,我記得當時真的很崩潰。」

被七個高大的「小矮人」圍打,其實這場戲導演有安排替身給鄂靖文,但最終她都要親身上陣。
被七個高大的「小矮人」圍打,其實這場戲導演有安排替身給鄂靖文,但最終她都要親身上陣。

 

Wanna One 朴寶劍 車銀優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2/b190218b070-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