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傲明視評】《陽關道》:港劇的獨木橋

本地
2019.02.18
683
撰文:岑傲明

002
無綫在農曆新年後這大好檔期,播放兩線外購劇。想看港劇而不想看王晶的話,唯有外求。除了早前介紹過的Fox Plus《心冤》,Netflix也有一齣《陽關道》。

《陽關道》由馬來西亞Astro投資,台前幕後卻完全是香港班底,賣點是香港觀眾熟悉的名字——王貽興。才子繼《VR驅魔人》後再度跟老拍檔劉翁合作,而且跟《詭探》和《驅魔人》一樣,一而再、再而三地嘗試靈異題材,不同的是,此劇跟《心冤》不謀而合,由香港奇案啟發而成,包括一九七四年紙盒藏屍案、一九八四年伊利莎伯大廈花槽雙屍案和二○一一年淘大花園無屍兇案。

故事開出是吸引的;紙盒藏屍案犯人駱應鈞下午出獄,同日上午發現另一宗紙盒藏屍案,原來是真正犯人詹瑞文惡意的挑釁;與此同時,陳國邦殺害情婦後,把涉案單位裝修滅迹,替他裝修者正是殺人老行家詹瑞文,作為殺人犯忍不住交流心得,而在他們附近還有另一個隱伏的殺人犯艾威……單以這個開頭,不難明白Astro肯投資,Netflix肯上架,這個包裝是「呃到人」的。

王貽興明言,《陽關道》上架為香港的製作人打了枝強心針,開心過中六合彩,可惜,衝出香港不代表成功,誰說Netflix沒有爛劇?

《陽關道》有一個重要設定,就是死人會彈起身說話,這個設定似曾相識,正是《殭》裏謝安琪的能力,原型來自美劇《Pushing Daisies》,卻成為《陽關道》故事簡介的賣點。另一方面,故事尾段也是無綫出現過無數次的《恐懼鬥室》情節。沒有誰比誰更高尚,無綫經常被嘲抄襲,但《陽關道》青出於藍勝於藍,抄襲卻「衝出香港」了。

天下文章一大抄,這不是《陽關道》最大問題,更關鍵是整個作品處處流露不專業。涉及警察,從對白、術語到一舉一動都不專業,代表劇組全無資料搜集的意圖;角色說着不是人說的話,引經據典拋書包說金句,這不代表劇集有內涵;賣弄血腥,濫用效果,故作玄虛,更顯得劇情蒼白。就算演員詹瑞文、陳國邦、艾威、楊淇和江若琳如何扭盡六壬,也無法令劇集起死回生。

鄭秀文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2/002-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