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懷安專訪】曾跌入谷底患情緒病 彭懷安變無綫御用奸角

本地
2019.02.09
1178
撰文:溫敏芝攝影:張保祿
組合EO2解散時,彭懷安曾跌入谷底,患了情緒病,後來接觸佛學,才開始釋懷。
組合EO2解散時,彭懷安曾跌入谷底,患了情緒病,後來接觸佛學,才開始釋懷。

彭懷安(Eddie)是前組合EO2成員,近年走進電視圈,現在更成了無綫御用奸角,劇集《以和為貴》、《使徒行者》和《大帥哥》等都是反派角色,《大帥哥》中的「麥先根」更相當出位,他笑言別人問他演多少次反派?倒不如問他演過多少次正派,「我都希望是御用奸角,其實我覺得演得未夠奸,播完《大帥哥》後,覺得應該再豐富自己演技,所以二月會跟甄詠蓓學演戲,希望再了解自己,甚至早幾年我去學唱歌,希望開發自己聲線,多一些登台工作。以前我也有矛盾位,想演正派,但行行出狀元,反派都可以殺出條血路,不如認真去演。」

在劇集《大帥哥》跟張衛健合作,Eddie坦言很大壓力,有場戲更有七頁半紙對白。
在劇集《大帥哥》跟張衛健合作,Eddie坦言很大壓力,有場戲更有七頁半紙對白。
Eddie十七歲加入無綫舞蹈藝員訓練班,那時也有新秀歌唱比賽,他選了跳舞,是眼見郭富城都是跳舞成名,「那時訓練半年,每日跳六小時,四小時是拉筋,每星期都要看跌打,因為筋傷晒,拉筋拉到哭好慘,媽媽見到都心酸。」在無綫當了舞蹈藝員三年後,再成立組合EO2,大家傾盡全力去做,可惜一三年,做組合真的捱不住,原因是市道問題,我們連搵食都有問題,一個價錢分五份,因其中一份要給公司,結果要解散。
在劇集《大帥哥》跟張衛健合作,Eddie坦言很大壓力,有場戲更有七頁半紙對白。
爸爸早逝,Eddie母親要獨力照顧他兩兄妹,他感激母親的愛惜和支持。

解散後,他患了情緒病,因為變成一個人,人生沒有方向,「我覺得空虛、失落和迷惘,經常會躲起來,食都冇得食,家用又沒有,我過不到自己,那時媽媽在遊戲機中心做找換,下午五時上班,我睡醒了也等媽媽出門才敢走出房間,因為我面對不到,但媽媽仍然會放碗湯,湯底有數百元,我知她很錫我,但如果面對不到,再做這些有愛動作是更難受。那時我要看醫生和服藥,回想起那種藥都有點驚,那些藥會令你冇乜情緒,不會特別開心和不開心,好平淡,就算看笑片都好平,好慘。就算你在家裏,你都會選在房間牀上的一角,好辛苦,這個病都維持了一段時間,斷斷續續,現在偶爾會想出來(情緒病),自己會感覺到,有時很累,或者很多事煩惱,所以要懂得控制壞情緒,例如看書和打坐,以前我會去飲酒和嘈吵地方,以為可以解決,但酒醉後更衰,所以那段時間經常有報道說我出去玩,是的,我有去蒲,是源自我不知怎樣拯救自己內心。 」

Eddie在《大帥哥》演麥先根一角很受小朋友歡迎,他與劇中的洪永城和李嘉亦成了好友。
Eddie在《大帥哥》演麥先根一角很受小朋友歡迎,他與劇中的洪永城和李嘉亦成了好友。

在他出事時,前女友朱慧敏(Queenie)帶他去慈山寺見觀音,「第一眼見到時,我是不停落淚,我也不知原因,因為這樣我了解多了佛學,亦皈依了,都是緣份,我都要多謝Queenie帶我去面對,看很多佛學的書,調理自己的心。」Eddie因為不甘心,繼續在這行發展,選擇這條路是艱苦的,但他從來沒有後悔,「經理人好好,那時給我機會學做生意,開設了華星冰室,而我面對人是大膽了,以前我常常戴太陽眼鏡,原因是我不敢望人,我沒有自信,是Queenie叫我脫下眼鏡,學習與人溝通,原來眼神接觸是好緊要。」至於感情狀況,他落寞地說:「單身,但一個人時間好開心,其實身邊有條件不錯女仔,但我想專注演藝工作,尤其事業開始有機會,兒女私情放在一旁。」一五年,他曾與拍拖七年的朱慧敏談婚論嫁,分手後,早前他們又一起出席素宴,他說:「素宴是師父約我們去,我們已沒見面和聯絡,我們是離離合合好多次,很感恩有她的出現,令我更了解自己。」未來,他會捉緊時間充實自己,男人四十歲事業才起步,仍未算遲!

Eddie很感謝前女友朱慧敏在他出事時,帶他到慈山寺見觀音。
Eddie很感謝前女友朱慧敏在他出事時,帶他到慈山寺見觀音。

場地:華星冰室

許志安 惠英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2/p190128b003-e1549002388101-1-thumb-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