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寶珮如專訪1】與老公創作新歌分享經歷 寶珮如及時行樂活在當下

本地
2019.01.29
892
撰文:汪曼玲攝影:鍾漢平

20wg01a

 

寶珮如九九年遇到車禍,足足有二十年的歷史,車禍令她頭七年過得非常痛苦,因車禍留下的後遺症,不斷進出醫院做手術,睡不着覺,吃不下嚥,患上了嚴重的抑鬱,三年來都要穿上壓力衣生活,因為傷口會生肉芽,令她戰戰兢兢生活在壓力中。

20wg01d
在Matthew心目中,寶珮如雖然外表受到創傷,卻有一個美麗的靈魂。

 

幸好二○○六年,她在教會聚會認識了鄧秋雄(Matthew),二○一○年開始拍拖,對方兩個月就向她求婚,轉眼婚姻踏入第八年,老公的關懷細心體貼,又支持她繼續做娛樂圈,讓她生活得非常快樂。兩人都是虔誠的基督徒,Matthew跟Baby說:「我是上天派來拯救你的使者。」

拍拖不久,寶珮如和黑妹姐等幾個朋友去旅行,當時泰國剛好有些政治動盪,有炸彈危機,鄧秋雄不贊成我去,可是都訂好了機票及酒店,我堅持去了,那幾天Matthew沒有接到我的平安電話就會好擔心,然後有一天他突然在電話中叫我回港嫁給他。」寶珮如芳心蕩漾,但兩人才拍拖兩個月,步入婚姻殿堂又似乎太快了吧!她立即問計於在旁邊的黑妹姐,對她說:「家姊,有人向我求婚呀!」黑妹姐成熟穩重,立馬反應:「阿囡,諗清楚喎,對方是打政府工的人,而且拍拖時間咁短,是否可以信賴?」只有一個大姐明獨排眾議對Baby說:「你又未結過婚,咪結吓囉!唔啱就離婚,結吓啦!到時我做你女家的證婚人。」

20wg01m
寶珮如與鄧秋雄相識兩個月便結婚,林建明擔任女家的證婚人。

 

黑妹姐認為寶珮如年紀又不小,總是叫佢睇定啲,黑妺姐見到鄧秋雄時,還當着大家面前笑說:「睇吓你哋幾時離婚。」。寶珮如都是聽大姐明的建議,嫁給Matthew,婚禮籌備九個月。「我真是在大姐明的屋企出嫁,因為我和她一起工作時,大姐明一直叫我契媽。」至今稱呼未改。「我阿媽當時老人癡呆,又坐輪椅,所以我在大姐明家裏出嫁後,我去老人院接媽咪出院,推她去公園,我在公園內跪地斟茶,以表孝心。其實阿媽做不到我的證婚人,我視為一生的遺憾。」

20wg01e
母親患上腦退化症,寶珮如去老人院接她到公園,向她跪地斟茶,以表孝心。

 

鄧秋雄的認真,曾經嚇怕了她,Baby舉例:「結婚當天要斟茶給大姐明等人,Matthew就要知道什麼時間,但大姐明她們鍾意幾點來就幾點來,來了就斟茶,何必規限時間?」因為處事方式不一樣,寶珮如曾經哭過,她一哭鄧秋雄就好驚,不敢再一板一眼。

她改變自己,很珍惜朋友,又變得好鍾意吃東西;與朋友約會,她非常雀躍,就算沒有空,之後她也會再約。「我想做什麼就做,最近我和老公一齊創作了一首歌,叫做《寶貝》,那是我個人的故事,講我人生的經歷,對明天不放棄。我們找朋友作曲,詞就是我和Matthew寫的。」

在這八年婚姻裏,自然會有拗撬,但沒有動搖感情的根基,寶珮如講起老公,都是一臉的幸福及感激之情。「他比我小四年,外形又長得不錯,其實可以找一個卜卜脆,何況我又破了相,他絕對可以找一個又可以為他生育,又長得漂亮的女孩子。」

鄧秋雄告訴Baby,拍拖以來就認定了她,他喜歡有經歷的女人,又非常欣賞寶珮如的堅強及成熟,車禍所受的苦,不是普通人捱得過去。

認識短短時間,婚姻可以維繫,來自兩人都很珍惜溝通。「臨睡前,我們都會拖着手,可能我們中間有上帝吧,當天發生的事,或者對方的言語行為,令一方不滿意,我們都會很坦白的說出來,不會將不滿留到明天,互相檢討了,事後也不再提。」寶珮如很感恩兩人的溝通,讓感情有增無減。

黑妹見慣了世道滄桑,起初她不贊成Baby結婚,是基於保護心態,不想她受傷,如今見到她幸福,個性爽直的黑妹姐對Baby坦言:「我跌晒眼鏡,他真是一個好妹夫,你要好好打好呢份鄧太的工呀!」

寶珮如知道老公鍾意小朋友,可惜她受傷後骨盤破裂,根本不能負荷,不能夠生小朋友,本來要領養,蹉跎之下,鄧秋雄都超過五十歲,已經不符合領養條件。

寶珮如採取及時行樂的人生觀,去年她和無綫簽了一年八個騷的合約,能夠玩票性質演戲,她覺得好開心。簽約無綫,是因為監製黃偉聲看中她。寶珮如在電影《藍天白雲》中被提名女配角,黃偉聲覺得原來Baby也可以演戲,才推薦她入無綫。「我其實真是好喜歡娛樂圈的工作,就算捱更抵夜都不怕。我受傷後七年沒有出來,幸好好多朋友給我機會,我亦不計較由低做起,我記得一開始三百元、五百元都去唱歌,如果我以前不是肯這樣做,現在也不會有老闆給萬幾二萬元請我唱歌,人都是要累積及提升自己。」

 

惠英紅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1/20wg01a-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