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徐寶鳳專訪】富貴契媽經常送支票 徐寶鳳遇「花貨」對婚姻絕望

本地
2019.01.26
1k
撰文:徐雲攝影:伍敏慧

前亞視藝員徐寶鳳(寶寶)銷聲匿迹一段日子,最近再度活躍娛樂圈,在深圳投資製作公司拍了兩部網絡電影,農曆年後再開公益電影《何必有我》,做老闆又做女主角,寶寶入行多年星運麻麻,但原來財運亨通,有個富貴契媽做後援,經常送支票令她生活無憂,製作公司也是契媽打本經營。

徐寶鳳久未露面,最近搞制作公司過戲癮。
徐寶鳳久未露面,最近搞制作公司過戲癮。

徐寶鳳的契媽朱太是會計出身,當年與丈夫一齊打天下做生意,兩夫婦沒有子女,視寶寶為己出,契爺去世後契媽生活無憂,但身邊沒有親人難免寂寞,寶寶經常陪契媽行街、飲茶、打麻將,相識數十年的契媽對她非常照顧,「好多人知道我有契媽援助都會妒忌,唔忿氣點解有人對我咁好,但人夾人緣,之前退出娛樂圈,契媽已經提點我,做人應該積極上進,終日無所事事浪費青春,她知道我對拍戲仍然有興趣,好鼓勵我搞製作公司,除了投資電影,還會搞演唱會和拍廣告。」
她表示契媽已經八十多歲,久不久給她一張支票,每次都有六位數,「有一次我問契媽好唔好買金粒保值?第二日契媽就送了兩塊金條俾我,每條五両重,加起來超過十萬元,因為是契媽送的禮物,我沒有變賣,一直放在保險箱珍藏,契媽是會計出身,不論做人或做生意都好精明,就算八十幾歲都好醒目,多年來我們之間從來冇講過錢,大家的感情是日積月累,直到近年久不久就會收到支票做禮物,她支持我亦沒有任何要求。」
她透露入娛樂圈前是幼稚園老師,放工做補習老師幫補家計,「契爺、契媽是我學生的鄰居,大家經常在電梯遇到,見面會打招呼傾幾句,兩夫婦是上海人,見得多,傾得多,知道我都是上海人覺得好投契,就收我做契女,入行一直保持來往,每次我有電視播映契媽都會捧場,自從契爺過身後,我怕契媽一個人會悶,有時會陪她行街食飯,可能知道我真心對她好,近年開始送支票做禮物。」

她笑言可能星運麻麻,所以財運不錯,早前馬主劉耀堂帶她和麥翠嫻入馬場,只是貪玩落注買少少,竟然贏了幾萬元,令她喜出望外,「現在這個階段,我追求的是健康和愉快生活,身邊有一班好朋友已經足夠,以前會投資買樓,近年連樓也賣了,只租不買,因為我沒有家庭,又無兒無女,辛辛苦苦供層樓,萬一死了也不知道益哪個?不如將賣樓的錢用來好好生活。」
寶寶對婚姻已經絕望,雖然追求者不少,但全部是令人失望的「花貨」,問她何謂「花貨」?她笑着說:「即是花心男囉!話就話鍾意我、落足力追求我,但轉頭又拖其他女人出來,擺明就是花心想佔便宜,我又不是後生女,一把年紀,就算拍拖都想找個踏踏實實的好男人,遇不到適合的男人,有一班好姊妹相陪生活一樣好滿足。」

她投資製作公司,開戲給自己過戲癮,事先聲明樣樣角色都可以演,唯獨不能做阿媽,上一套戲演大公司CEO,下一部戲就演有錢富婆,「我不做阿媽不是怕老,我的年紀可以做人阿媽,但我完全沒有做人阿媽的經驗,平時對着小朋友就束手無策,就算好努力投入角色,演出來都吃力不討好,預早講明好過到時麻煩,因為製作公司是幾個朋友集資。」

鄭秀文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1/Untitled-collage-11-4-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