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文傑專訪】游生婚事無限期押後 原定15/12擺酒 母親猝逝

本地
2018.12.22
5335
撰文:王崇頴攝影:伍敏慧
母親過身已兩個月,袁文傑一直仍未能放下,他說最遺憾是母親未留下半句說話。
母親過身已兩個月,袁文傑一直仍未能放下,他說最遺憾是母親未留下半句說話。

一七年因為劇集《不懂撒嬌的女人》令袁文傑人氣急升,入行多年終於事業有曙光,更準備成家立室,正以為好運隨之而來的時候,踏入一八年,竟然是他人生最低潮,從三月起,家中接二連三發生不幸事,先是發現愛貓患上淋巴癌,令他原定出發歐洲拍婚照需要取消,改為留港拍就算,他原本打算今年成家立室,可以為媽媽沖喜一下,可惜她突然入院,最後更因為媽媽離世,最終擇好十二月十五日註冊擺酒,都需要無限期押後,「原本所有事情都在進行中,我可以告訴你,原本十二月十五日,我就結婚了!但因為媽媽離開,所有事都要擱置,酒席也取消。女朋友很好,她沒有說太多,因為她明白做實際的事比較重要,她亦知道我為人,不會太受安慰的說話,目前她盡心盡力去照顧貓,很多事她都會繼續去做好,已經足夠。」

袁文傑表示與女友對貓貓都悉心照顧。
袁文傑表示與女友對貓貓都悉心照顧。

十月底袁文傑的母親突然離世,雖然事隔兩個月,但他心情一直未能平伏,「把貓治療了,媽咪身體又急轉直下……早兩年她在街上跌倒後,因為滿口鮮血,被送去醫院檢查,發現她腦入面有個腫瘤,雖然是良性,但都不小,始終有一嚿東西壓住神經線,慢慢會變大、會惡化,影響腦部神經及行動,問我們會否考慮做手術?但因為媽咪年紀都不輕,已經七十多歲,要在頭上開一刀,復元過程都會有一段時間癡癡呆呆,我媽咪不想,家人又怕危險性很大,但這兩年來,她的身體狀況一直向下,從病徵來看,都未必可以堅持太久,但她一直會找方法去醫,意志十分堅強。」

當傑仔望着兒時被母親手抱的照片,十分感觸。
當袁文傑望着兒時被母親手抱的照片,十分感觸。

袁文傑還記得在十月廿六日傍晚時分,收到爸爸的電話,說媽咪暈倒,入了醫院,「因為當日她很想去中醫護理中心做針灸紓緩,其實我們都勸她不要去,都已經病到一個程度,去做這些真的有幫助嗎?但她說如果有機會都不去試,等死呀?她一直都很堅定及清醒,奈何做完針灸及電療過程之後,起身穿衣服時覺得頭好痛,突然呼吸脈搏都停了,就被送往醫院急救,我與弟弟馬上趕去,但醫生指腦部大量出血,情況不樂觀,之後一直都沒有清醒過,過了幾日就離開了。」

 

兩人婚期押後,女友Jackeline十分體諒,更用行動支持他。
兩人婚期押後,女友Jackeline十分體諒,更用行動支持他。

袁文傑自言心情一直都未能平伏,無時無刻都想起母親的點滴,「我很記得在醫院最後一日的時候,當日我需要拍外景,監製很想當天完成,我跟監製說我媽咪就快唔得了,他就跟我說如果緊急,就先看媽媽,盡量跳拍其他場口,我很感激劇組人員及監製體諒,可惜我收工趕去時,她已經走了,半句說話都沒有留下。當回家收拾遺物時,看到她手抱我的照片,令我想起她這輩子為口奔馳,相機都是奢侈品,又怎會去影相?當時幾張相片都是抱我去參加飲宴時,別人替她拍的,看到這張相片,可是……人已經不在了。媽咪出事到現在,我沒有真正哭過,我覺得我不應該去哭,我是大仔,要應付很多親戚朋友,不過有時想起一些往事,就整個人呆了,所以近日在家看劇,盡量令自己不去想太多。」

 

母親患病後,傑仔說好友陳展鵬不時致電慰問,兩人根本沒有不和。
母親患病後,傑仔說好友陳展鵬不時致電慰問,兩人根本沒有不和。

媽媽突然離世,他坦言不想再去追究,「其實我媽媽身體狀態,本身都不能堅持太久,隨時坐在家中都會出事,我不打算追究哪一方了,因為追究下去,需要法醫驗屍,驗什麼屍?再開刀就真的大大不孝,再搞就是令她老人家不得安寧,我更加罪大惡極。」他說之前一段時間,心情一直處於負面,幸好圈中不少好友都有慰問,而陳展鵬更是當中最關心的一人,他說:「之前大家成日傳我與他不和,其實大家根本就無事,他知我媽咪跌倒之後,一直有關心和慰問我,真的很感激他。」

 

鄭秀文 惠英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8/12/b181213b075-1-e1545383805273-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