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舜筠專訪1】與丈夫開曲奇餅店 由拗撬到勸服對方

本地
2018.12.21
4175
撰文:王志強攝影:梁俊棋

k181205chi-077

過去幾年,毛舜筠在法國藍帶廚藝學校考取到藍帶廚師資格。「我老公(美指兼導演區丁平Tony)好鍾意吃零食,像隻老鼠仔,晚上不睡到處找食物,他是美指,最喜歡買包裝漂亮的餅乾,我就開始研製曲奇,和我學做西餐大廚一樣,用最靚最足的材料加技巧。」

「我拿了金像獎之後,我說過:『投我一票的人都要到我家吃飯,我這個藍帶廚師要親手煮。』所以煮了好多餐,一次只能請十個人,但外面的觀眾吃不到我的飯餸,我好想街上的人嘗到我的廚藝、知道曲奇餅可以這麼好食,於是決定做了才算,我的會計跟我說:『毛姐,你這間店不是一盤生意。』」

區丁平與毛舜筠當年仍然只有一女的時候,爸爸背着女兒一家三口出席活動。
區丁平與毛舜筠當年仍然只有一女的時候,爸爸背着女兒一家三口出席活動。

兩夫婦首次合作

另一點毛舜筠最想試的是,跟區丁平結婚廿四年,這是他們第一次合作。

「除了兩個女兒,這間店是我和丈夫的結晶品,食物的包裝、概念店的裝修,區丁平全權負責,他做美指要求很高。」夫婦在工作上合作,很容易有拗撬,毛姐直認不諱:「當然有啦,多到不得了。好不好吃,他最多意見,但最重要的是漂不漂亮,他要做到十全十美,而他從來不會說『得』,但餅店要開始做生意了,『有deadline㗎,老公!已經交了很多個月租,快快趣啦。』但他總說:『未得就未得,怎可以催?』他是藝術家,在整個過程中,我要不斷跟他說:『老公,唔慢得喇,聖誕前要開始營業啦。』他現在仍未妥協,不過我說:『我唔理得你咁多,不可以停在一點,要向前走了。』」

毛舜筠用影后級的演繹方法,不斷示範她怎樣跟丈夫說話,一個是要求超高的藝術家,一個是性情較急的超能女性,但當中有很多遷就、軟硬兼施的溝通。「我似話事權大一點,當然兩夫婦要事事商量,我負責執行多些,但我要尊重他的意見,如果我強行開店,但不符合他的想法,他說:『我一眼都不看!』大家不開心。」

區家兩個女兒亭亭玉立,廿二歲大女區令山在英國讀第二個學位,十八歲細女區亦山在加拿大讀物理治療。
區家兩個女兒亭亭玉立,廿三歲大女區令山在英國讀第二個學位,十八歲細女區亦山在加拿大讀物理治療。

為餐枱爭拗

毛舜筠賣餅,最初是因為她為丈夫入廚學烹飪,到現在她開店,食物中的意義不能走樣。「全部是因為愛,餅店叫做mm+f,mm代表毛毛,f是family,老公和女兒,大女幫我管理店的instagram和facebook,她說:『媽咪,你的圖真係唔靚。』原本我已經放了幾張,她剷走了。」毛姐說到這裏,笑到不能自已,五十九歲的媽咪從廿三歲女兒身上學做社交媒體KOL,她樂於有這種交流。原本她對外說店名是細女的構思,但原來是丈夫想的,只是由女兒一錘定音。「爹哋向我抗議:『唔係妹妹改,係我改㗎!』」很少聽到毛舜筠那麼活靈活現描述區丁平,他們的家因為開店人人都很着緊,毛姐的聲音流露出甜絲絲的感覺,她和丈夫像再次談戀愛。

毛舜筠賣自己研製的曲奇餅,概念店則由美指丈夫區丁平設計裝修。
毛舜筠賣自己研製的曲奇餅,概念店則由美指丈夫區丁平設計裝修。

區丁平從事電影業,但他和毛舜筠從未合作拍戲。「我不想和他合作,我擔心有很多拗撬,兩個完美主義者在一起,可以很大件事,不是我不想,以前我看他的電影《何日君再來》,心想:『嘩,拍得很好,如果我不認識他,可以和這個導演合作就好了。』但當我跟他做了兩公婆,我就知這件事不簡單。如果在拍戲現場,他忘記自己是導演,用老公口吻來罵我,我會好嬲,或者會哭。」

毛舜筠與丈夫區丁平九四年結婚
毛舜筠與丈夫區丁平九四年結婚

在家中,由於區丁平是美指,傢俬擺設一定由他決定。「最初結婚時,只是為了餐枱,我們拗了一大餐,中國人食飯圓枱好夾餸,他覺得長餐枱才有型,朋友來吃飯,我要煮幾碟,不用傳來傳去。現在好一點,他買家中物品時,會問我應該放哪裏。」

區丁平毛舜筠這對夫婦,由日常小事,到最近一起經營第三個愛情結晶品,經歷了很多笑話和拗撬,但每一件都是珍貴的。

k181205chi-022aa

場地提供:Mustard Seed Co-working space

許志安 惠英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8/12/k181205chi-077-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