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跟美人魚歐鎧淳拍拖零壓力 胡子彤寸樣獲導演欣賞

本地
2017.05.20
2.7k

因為棒球,令胡子彤有機會參演電影《點五步》,更摘下今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演員,一切來得突然,子彤笑說:「其實我從來未想過做演員,以前諗住做消防員。」

六歲開始打棒球,子彤坦言中途想過放棄,現在誤打誤撞加入娛樂圈,女友更是被封「美人魚」的游泳港隊歐鎧淳,惹人關注,他坦言跟女友拍拖零壓力,大家只想做一個普通人。

二十五歲的胡子彤,天生有運動細胞,足球、籃球、羽毛球、乒乓球、游水和田徑都是校隊成員,愛上打棒球是受哥哥影響,「父母和哥哥都很喜歡這個運動,媽媽見到康文署的小冊子,打棒球只需三十元,就替比我年長八年的哥哥報名,所以我懂行懂走已坐在球場看他打波;直至我六歲那年,就順理成章一起學,不過那時我最喜歡的運動是網球,但媽媽就想我打棒球,可能覺得兩兄弟一起學比較方便,到十二歲,我打網球開始覺得悶,棒球方面又遇到一位好教練,於是我全副心機去打棒球,其實小時候學什麼都無得反抗,媽媽叫換衫就去,雖然不太喜歡,但學的時候又會想叻過人,我開始對棒球有興趣是十二、 三歲,有進步和成功感多了。」

子彤第一次代表港隊比賽是十七歲,之後去過日本、台灣、韓國和亞運等作賽,棒球給了他很多出國機會,讓他見識更多,不過他坦言比賽是輸多贏少,始終香港很難全程投入做運動員,要花時間讀書,「出外比賽是失敗多,但我們仍然會爬起身繼續訓練,所以我不怕失敗,老土一點說『最難是失敗了如何振作』。」不過十九歲時,子彤因為「一件事」也想過放棄棒球,「那次是我的失誤令球隊輸波,我不想自己的錯令球隊替我背上這個責任,我也知棒球是團隊運動,後來有位師兄不斷鼓勵我,教練又希望我努力,不要一次就放棄,我便決心留下來。」

不想偷偷摸摸拍拖

踏入影圈,是因為一部棒球為題材的電影《點五步》,導演陳志發到棒球場選演員,結果十個隊員試鏡,只得子彤選中,「導演說我樣子夠寸,所以選了我。知道可以拍戲後,我不緊張,反而好開心,那時我剛剛畢業,看見有機會就去,根本沒想過做演員,我還想着畢業後去考消防員,因為可以繼續打波和做教練。我想每個運動員的夢想是做全職運動員,每朝起身做自己喜歡的事,可惜香港這方面培訓少,沒收入怎做運動員?到《點五步》謝票時,我就問自己是否想做演員,發覺自己也有興趣,既然有這個機會就好好把握。」子彤坦言家人初時會擔心,但知道他決定去做,就叮囑他要勤力,「我父母都算開通,現在做到點成績,算是一個交代。」

子彤的女友是獲網民封為「女神」的香港泳手歐鎧淳,二人是經朋友介紹認識的,拍拖半年,問他在女友身邊有否壓力?「完全沒有壓力,她是她,我是我,為何要有壓力?很多人會問我有否壓力?我會調轉問『點解我要有壓力?』我們做的事不同,方向亦不同,不能比較,而我又很清楚自己想要什麼。」子彤坦言當初被發現拍拖,與女友也商量過是否公開,大家的想法是想做回普通人,會開心一點,不想偷偷摸摸。加入娛樂圈後,女友亦有給予鼓勵說話,「她叫我俾心機,覺得我很適合這行,我覺得做演員和明星不同,她知道我是想做演員,在不同時段經歷不同角色。」

與女友同是運動員,子彤說大家志同道合,話題會很多,有時亦會分享幕前工作的趣事,「可能我們是運動員,性格比較簡單直接,需要的東西好簡單,一起吃餐飯已滿足。她是個很勤快和聰明的女仔,清楚知道自己方向,作為全職運動員,有時見她訓練得好辛苦,就鼓勵她多一點,帶她去吃好東西。現在大家會各有各忙,但我們總有時間見面,老實說,時間要找出來就有,沒時間見面只是藉口,視乎你有幾想見。」問到這位女神難追嗎?子彤即笑說:「不要說了,我尷尬。」

黃秋生 G.E.M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7052018/MPW2532_A050-051_003_crop-e1545041136515-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