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讚衛詩雅分演兩角色交到功課 秋生拍厭驚慄 轉玩愛情片

本地
2017.05.06
2.8k

【明報專訊】黃秋生於1994年憑邱禮濤執導的驚慄片《八仙飯店之人肉叉燒包》首奪金像獎影帝,兩人今次再合作驚慄片《失眠》,秋生沒想過會憑邱禮濤作品再膺影帝,但首次一人分演兩角的他,滿意自己的演出,信心十足表示無難度。對於同是一人分演孿生姊妹的衛詩雅,秋生直言以衛詩雅的水準演兩個角色,算交到功課。

記者﹕柯美 攝影﹕梁迺楠

黃秋生沒去想《失眠》會否有《人肉叉燒包》那麼好成績,以及為他再帶來影帝殊榮,他說﹕「獎對我來說是什麼?細心去想,是對我事業的另一個高峯?不需要。我演戲好與否毋須去證明給別人看,有時我覺得好的,票房和獎也沒有,例如《葉問﹕終極一戰》,角色很完整,卻連提名也沒有。現在是為鍾意演戲而演戲,非計較有獎攞與否?獎項非我控制範圍內,有當然最好,所做的事情多人欣賞與認同,無也沒所謂。」會否希望好友邱禮濤憑此片獲「最佳導演」?秋生指邱禮濤的電影很商業,但也有很多高質素電影,邱禮濤跟他一樣,對獎沒所謂,最緊要不停有戲拍,有戲拍就是獎項。

參考吳楚帆演懦弱男

在電影中秋生首次一人分演父與子兩個角色,日佔時期的父親與大學醫學院教授 ,對秋生來言無難度,他說﹕「兩個角色很完整,性格完全不同,很鮮明,父親是個很懦弱的人,我牛高馬大又肥,都有想過應如何演繹,最終我參考吳楚帆,因為吳楚帆高大又常演懦弱的男人。」談到失眠,秋生指很少失眠,拍戲被迫無得瞓就有,最高紀錄試過同時間有5部片在手,接近一個月無覺好瞓,他說﹕「如果失眠,我會打坐,很快便進入夢鄉。」

「過不到自己心理關口」

電影中有場戲講秋生揮刀剪別人的「子孫根」,他說過不到自己的心理關口。秋生解釋道﹕「膽粗粗答應邱禮濤演這場戲,到拍攝當天,竟然過不到自己心理關口。其實拍戲摸女人都會尷尬,何况要摸男人的重要部位。(是否拍戲以來最尷尬一次?)當年拍《花街時代》跟夏文汐拍咀戲也尷尬,事前飲了3罐啤酒來定驚。(今次是否很惡心?)又無嘢,好似醫生做完手術,洗完手就了事,沒有特別感覺,反而驚把刀一不小心割傷對方。」

搵小紅合演愛情片

秋生曾說《失眠》是他和邱禮濤合作最後一部驚慄片(之前合作過《人肉叉燒包》、《伊波拉病毒》)?秋生解釋﹕「因為今次覺得自己做不到了,心裏沒有百厭嚇人的快感,拍什麼驚慄片也好,就算是爛片,也要有種百厭的快感,很鍾意、很享受去創作,但今次不成,純粹是技術。每個人都有界線,像惠英紅也說《Mrs. K》是她最後一部動作片。不到你說想不想拍,根本是做不來,叫安東尼鶴健士拍第18部《沉默的羔羊》都無癮啦!做到爛,何解不去嘗試做其他角色,我做其他角色都可以做得很好,例如愛情片,我心目有個愛情片,正游說小紅演出及找投資者。」

讚衛詩雅交到功課

提到衛詩雅,秋生直言以衛詩雅「咁嘅」水準演兩個角色,算交到功課了。他說﹕「可以啦,交到功課。其實演兩個角色很困難,其中一個角色很沉鬱,不容易演的。最初也驚她做不來,有導演從旁指導,我又在現場幫吓,出來也不錯,加上她本身很努力,在現場很投入、很享受,沒她戲分時也留下幫手做拍板等工作,作為新人,先不要講天分和聰明,最緊要對自己的職業有熱誠,有愛才可以做得長。」秋生認為衛詩雅仍想進步,未來要多作嘗試,戲是要浸出來的。

陳卓賢 MIRROR 姜濤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