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衛詩雅愛演戲愛偷師

本地
2017.05.06
2.3k

【明報專訊】衛詩雅在電影《失眠》中一人分演兩角,由於兩角的性格不一樣,樣貌也分別很大,妹妹漂亮開朗,家姐遭毁容有黑暗面,她不擔心會混淆,只怕面對黃秋生。她說﹕「秋生不出聲時很嚴肅、很惡,每次拍完一場戲,我都會望一望他的反應,他很難讚人,點頭也沒有,好驚,有晚和導演食飯,我跟導演反映過,導演叫我不用驚,指秋生是鱷魚頭老襯底。(可有獲秋生稱讚?)結尾的鏡頭令我最深刻,鏡頭見不到秋生,但他很好,站在機位望着我,讓我投入,做完見到他一副滿意表情,我很開心,獲前輩級和戲中老師認同,自信心大了,他的肯定對我重要。」

開心獲認同

對於秋生指以她「咁嘅」的水準仍有進步空間,衛詩雅一點也不介意,自知有很多不足地方,有待改善和進步,她會聽從秋生之言多作不同嘗試。不過,秋生也讚她勤力,對電影有熱誠,常留在現場幫手?衛詩雅指因自己太鍾意在片場的感覺,而且八卦,愛看演員在拍攝前的狀態,可藉此偷師,她說﹕「不同演員有不同進入方法,秋生你是估不到的,他完全不用進入,我要兩日前培養情緒,慢慢進入角色,但秋生,之前那秒仍談笑風生,下一秒叫action即變成另一個人,好似上身,好恐怖。我與家棟有很多對手戲,他很照顧人,給我很多提點和意見,合作得很舒服,在他身上學到很多東西,他奪金像影帝很替他高興。」

曾想過放棄

談到有失眠,衛詩雅也試過,是入行第3年,拍完《前度》後香港電影市道轉差,開戲量極少,突然停了下來無戲拍,不停想下部戲是何時,何時再遇到個好劇本,失眠持續個多月。她說﹕「當時我重複做一些動作,不用思考的,例如寫字、編織,要寫單一個字,放空思想,自然便入睡。」衛詩雅指該段時間很迷失,喜歡演戲,無奈苦無機會,等待覺得浪費時間,曾想過放棄的衝動,但因太愛演戲,離開更加辛苦,惟有留下靜待機會來臨!

場地﹕ Faces Music Lounge

電影5月18日上映

星級企業大獎2020 聲夢傳奇 陳卓賢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