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曾因肥胖患社交恐懼症 Windy被三小花洗掉自卑性格

本地
2022.09.30
撰文:冼麗宜攝影:伍敏慧

whatsapp-image-2022-09-27-at-4-55-27-pm-1

十六歲的詹天文(Windy)是聲夢四小花「After Class」的成員之一,相對其他三人,她給人感覺比較文靜,可能與她本身少說話的性格有關,不過經過入行一年的洗禮,她直言已經改變不少,而雖然不及三位受注意,她笑言不介懷,只希望觀眾可以留意她的進步和努力。《聲夢傳奇2》在今個星期便誕生新一屆冠軍,Windy笑言時間過得真快,也開心自己成長了不少。「這一年經過了不同的比賽,拍劇,學到很多不同的,懂得怎樣與人交流和唱歌怎樣唱好些,心智和整個人成長了很多。還記得比賽之前媽咪不是很支持我,但她見到我很執着和努力去做,她覺得就放手讓我去試,但前提是要不影響學業,我今年中五,成績算不錯,平衡工作和學業兩邊感覺愈來愈簡單,比賽時是最困難的,經常也是放學後去綵排,現在公司幫我安排,很多時都是周末才有工作,遷就我上學的時間,所以容易很多。」

看見Windy現在談吐淡定,很難想像原來小時候的她,是一個很自卑的人。「小學五年班開始,被人說我肥,就開始收埋自己,因為身形的問題,很自卑,不想跟人聊天,別人找我說話,我不知怎樣回答,覺得很尷尬,想叫他快些離開,有社交恐懼症,很怕多人的場面,只想自己一個或是跟最熟的朋友在一起,有時學校小組分組,因為我可能只得一兩個朋友,如果四個人一組,我永遠是單丁的一個,感覺大家都不喜歡我,我也不喜歡跟大家說話,那時經常都會在小息走去廁所喊。」

whatsapp-image-2022-09-29-at-5-54-57-pm-1
小時候的Windy確實有點baby fat,之後她努力減肥和做運動,才有現在的身形。

雖然後來Windy減肥成功,但自卑的情況原來在比賽期間也沒有改善。「雖然身形瘦了,但覺得自己不好看,她們三個和其他姐姐都很靚女,只有我一個不是,很嫌棄自己,還有網友的留言,第一次出來就已經很多人批評,因為我講錯說話,說了一句Chantel實力未夠,其實我不是這個意思,但是因為剪接效果出來這樣,之後被網友罵,那時說話都不敢直視別人的眼睛,吃飯要除口罩,我覺得很沒安全感,會自顧自低頭吃。直至比賽完後的聲夢演唱會,我才慢慢放開,開始真的跟另外三個小花交心,分享一些比賽歷程,放開心扉跟她們談天,整個人開朗了很多。」

whatsapp-image-2022-09-29-at-5-54-56-pm-1
四小花雖然相識只有兩年,但已經成為知心好友,她們更成功將Windy的自卑性格改變。

四小花當中,Windy的關注度比較低,問她有沒有覺得被忽視?她說:「一定有少少不開心,但不能說是忽視,只是當時她們三位都入了決賽五強,我是十強止步,那時的心態是很嬲自己,她們都跟我同年齡,她們為什麼可以入五強,自己的實力卻做不到,不過現在就不覺得,我也有屬於我的一批fans,亦有演出機會,我相信盡量慢慢做好自己,就會積累更多粉絲。」事實Windy的機會也不少,今年已唱過兩首劇集歌曲,其中《尚食》的《愛情許可證》更得到不少歌迷大讚。「這首歌跟同當初比賽的聲線是有所不同,唱法成熟了和穩定了,現在正準備自己第一首正式的派台歌,目前正在寫詞階段,是我自己寫,其實沒信心,但很多人說我的中文不錯,寫詞一定可以,就嘗試一下,我覺得難在每一句都要押韻,幾句歌詞就要歌迷明白你的意思,這是困難的所在。」

whatsapp-image-2022-09-29-at-5-54-56-pm-2
外表斯斯文文的Windy也有好動一面,懂得潛水,更考獲潛水執照。

除了工作和學業,少女對談戀愛都有憧憬,問Windy會否渴望拍拖?她笑笑說:「有一段時間都想,記得比賽前肥肥地,當時身邊有很多朋友談戀愛,我很羨慕她們,所以也很希望可以拍拖,嘗試一下那個感覺,有很大的衝動,但因為肥,沒人喜歡,現在雖然身形好看了,多人欣賞,反而想拍拖的衝勁沒有那麼大,因為有很多工作,覺得拍拖會變成一種壓力,好似要處理很多關係上的問題,不想令自己多一樣事情費心,媽咪對我的教育是很開放,她沒有所謂,覺得找到一個喜歡的就拍拖,但我被人灌輸的理念是,要拍拖一定要拍很長,和是為了結婚而拍拖,所以我想應該都是大學之後的事。」

MIRROR 聲夢傳奇 姜濤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