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陳敏之專訪1】陪兒子考小學緊張到缺氧 生B後轉跑道做護膚品生意

本地
2022.10.04
撰文:王志強攝影:鍾漢平

00cc

陳敏之說,《黯夜守護者》播完後,她沒有劇集存貨了,為了籌備推出個人護膚品牌,還有報考韓國認證的美容課程,主持自己的YouTube頻道節目,當然最重要的是陪兒子考入心儀的小學。

「面試當日,我緊張到呼吸困難,老公叫我:『你去洗手間一陣先。』」契姊伍詠薇這樣形容陳敏之:「佢好chur。」這個「chur」字是讚賞,意思是積極上進,不會坐着等運到。

陳敏之十八歲家庭經濟出問題,做model密密接job,幫父母供樓。後來簽為日本音樂人小室哲哉徒弟,前景一片美好,公司突然結業,她身無分文,幸好能入無綫找到穩定工作。廿四歲時父親患癌,陳敏之在他臨終前答應供弟弟讀大學,擔起一頭家……

這些經歷令她變得這麼堅強和有計劃,天生不是溫室小花,就要在風霜冰雹中堅毅成長。

 做個辣媽

陳敏之在《黯夜守護者》的話題,是有個二十歲女兒江嘉敏,她生不生得出那麼大個女?年齡計算是生得出的,加上劇情說她十幾歲懷孕,而且女兒比較早熟,兩人演母女戲沒有違和感。

「當我自己入了角色,也就入信了,兩母女行出街像兩姊妹,幾開心喎。等於我將來囝囝子樂長大了,如果我keep得好,和他去蘭桂坊飲酒,別人問我是否他姊姊,我會很開心。」

女演員是否到了一定年紀就要演阿媽?這不是陳敏之擔心的問題,問題是否保養得宜,所以她努力保持凍齡,間中在IG派福利,做一下辣媽,分享女性護膚心得,幸得客戶支持,所以她樂於在網上平台發展事業,亦解釋了她為何近年減少拍劇。

「我一世都有興趣拍劇,做演員很好玩,只是近年重心放在家庭,加上最近創立護膚品牌,生意佔去了大部分時間,拍劇頗困身,通常要天光才收工,小朋友剛升小學,我都想每朝送他上學。」

她在二○一一年的《怒火街頭》,索腿天后一角頗突出,並憑此劇贏得最佳女配角。一四年,她嫁給拍拖十年的商人男友雷偉信,一六年誕下兒子後,事業的規劃就改變了。

每天由六點三開始

拍劇無疑困身,但照顧兒子和丈夫也是勞累的工作,陳敏之從內心嘆一口氣。

「我每天早上六點三起牀,幫兒子梳洗換衫忙碌一小時,七點三送他上學,之後自己吃個早餐,靜下來做家務,電費單水費單網上處理,接着我的生意開工,我的員工來到,暫時請了一個全職,另外有兼職,人不多,但工作量很大,一人一個電腦打打打,然後阿仔放學,他回來和我玩,他讀國際學校功課不多,但有很多東西要跟我分享,很快六點幾吃飯了,跟他講故事,他要睡覺了,最好笑他一定要拉着我去睡,我都想,但又輪到我老公回來了,我要陪他吃飯談天,不可以不理老公,結果晚上十一點多,我就累透了,老公說:『不好睇套戲。』好好好,一看不夠半小時,我閉上眼在梳化,老公說:『你去睡啦,咁攰。』一秒睡着,又到六點三,另一個循環開始。」

她預計十月推出護膚品,暫時只做網上售賣,為了增值,還考了韓國美容資格試,希望成為終身職業。

(點擊以下圖片放大)

學校面試緊張到暈

至於五歲多的兒子雷子樂,剛考進一間心儀的國際學校小學部K3,預備升上小一。

「我個仔K2時考這間學校,兒子考小學,在我人生是一件很恐怖的事,對我和老公是折磨,從沒想過這麼難,我的朋友瘋了一樣,報十間廿間,全部要父母去面試,我事前讓兒子讀面試班,幸好我個仔不害羞,臨場表現OK,之前我很擔心。」

這種擔心,是很多媽媽的困擾。「我最驚兒子不開心,怕他被人拿來作比較,我又驚自己表現不好,影響個仔,最記得面試時我心跳加速,有點頭暈,突然像作動想生仔,撳住老公:『我透唔到氣。』他說:『你唔好咁誇張得唔得?』可能我得一個仔,什麼都緊張。」

兒子去了兩間學校面試,有一間取錄。「看到電郵收他,我哭了出來,好像我拿獎一樣,我鬆了一口氣,不用再被折磨,如無意外,兒子將一條龍升上中學,夠了,總之開開心心學習,健健康康成長,媽咪就功德圓滿。」

丈夫做魔鬼爸爸

陳敏之和丈夫的角色分配,她是緊張大師,老公比較chill。「對兒子,他做惡那個,我是天使,縱壞個仔,和被他『恰』,大部分時間說:『好吖,BB。』爸爸是最後一張王牌,如果兒子不聽話,我會說:『打俾爸爸。』個仔就會大叫:『no!』爸爸會說教,是嚴肅男人,我和兒子像朋友,希望他長大後會將心事告訴我,帶我去玩也不失禮。」

她幾年前開YouTube頻道,原本她很猶豫,不想踏出舒適圈,鼓勵她坐言起行的是Coffee。「她是YouTube女王,我約她high tea,她叫我不要再想,不做的話,連成功或不成功也沒機會。『好,我就做俾你睇!』不用一個月,我就埋晒班,找了團隊一起做。我生完BB,已經喜歡在社交平台分享,又知道將會有自己品牌,就這樣開始了。」

00ee

唱片公司結業跌落深淵

陳敏之現在家庭美滿,工作亦順利,但她過去經歷過幾個低潮。其中一個是金融風暴時,家人買錯股票,當時她是十七歲的模特兒,要努力工作賺錢手供樓。

「搵錢解決問題,一日跑很多場,不過都感恩,在危難時,神很好,在我沒錢時,一定有人幫,要我工作付出,我喜歡這樣,一日拍幾個廣告,或行天橋騷,我是大女,要擔起頭家,不敢吃得太貴,一日吃三個漢堡包,十幾元一個,撐飽自己,聽起來很慘,其實這是求生,練到自己好tough,講真現在沒有東西難倒我。」

她感謝父母把她教得好,自細看到父母工作辛苦,亦自問天生有母愛,培養出超強的責任感。「我有宗教信仰,對家人好不好,上帝會知道。」

後來她和幾個模特兒跟日本音樂人小室哲哉簽約,成為小室家族成員,其中包括譚凱琪,打算大展拳腳,突然公司倒閉,大好夢想破滅。

「這個打擊很大,由天堂跌落深淵,我形容為粉身碎骨,因為做樂壇新人,停接模特兒工作,我冇晒錢,銀行剩下一二百元,之後要找出路,不能回去做模特兒,慶幸前唱片公司高層問我,想不想入TVB?當然想,我是超級電視迷,別人怎會要我?我覺得自己是nothing,我記得去見無綫高層,穿過消防制服試演《烈火雄心》,後來當然沒有用我,入TVB第一個節目是和石修哥去長江三峽拍旅遊節目,後來拍劇,TVB湊大我和我個仔、我的家庭,現在我住我的屋、我揸的車,是TVB娘家給我的,我加入無綫二十年了。」

忍痛送父親離開

她人生之中另一個大打擊是○三年父親病逝,當時爸爸年紀不大,五十多歲,由驗出患癌到離世,只有四十多天。「他最初暈倒,我們以為是中風,結果驗出是肺癌,很快擴散到腦部,腦內有腫瘤,最初我在想:『個天是否玩我?』我疼愛的爸爸,白頭髮也很少,我記得醫生說他有末期癌症時,我跪在地上,不停哭哭哭,求醫生救他。他的死,是非常巨大的痛和遺憾,我沒有好好孝順他,他沒有享過福,他離開時,家裏沒有錢,生活不好,他心內有很多不開心,他致癌除了食煙飲酒,還有心情,所以我覺得喜樂之心是良藥,人要放開,儲太多負能量容易病。」

父親離世時,她做《娛樂大搜查》主持。「他未昏迷前,還看我做主持,他以前的興趣是看我上電視,他還有評論,叫我不要搶人說話,『三人行必有我師』,他教我不少簡單做人道理。阿爸走得安詳,我陪在他身邊,弟弟和媽媽都在,在凌晨清靜之中,我叫着爸爸,媽媽掩着我的嘴,叫我讓他舒服離去,不想他走得依依不捨,這種感情演戲也演不到,忍住痛讓他離開,他現在上了天堂,說出來我已經很平安,不像很多年前那種放不下。」

敏之趁父親清醒時帶他信耶穌,在病牀受浸,牧師來祈禱唱詩,腦部腫瘤影響他發聲,父親點頭示意。

完成亡父心願

比較遺憾的是,父親看不到她結婚生子。「那時我還未與丈夫一起,最遺憾是他看不到個孫。我在媽咪家裏,有張全家福,我年紀很小,我介紹給兒子認識:『這是公公,不過他在天堂。』我個仔也是讀基督教學校,有祈禱和認識耶穌,但他對公公完全陌生,他大一點我會帶他去拜公公。」

敏之時常去拜祭時跟父親聊天,摸着他的照片,告訴父親拿了TVB的獎,帶了沉重的獎座給他看,說着說着,她忍不住哭了。「有和老公去見他,介紹給他認識,覺得他仍在,照片中他很年輕,覺得他仍很靚仔,跟他交代:『媽咪很好,弟弟很好。』他在病牀未斷氣,我已說雖然我們環境不好,但我一定會供弟弟讀完大學,戴四方帽給他看,所以我供弟弟讀書,他讀理工,到他畢業,我去看他時,我激動到癲咗,忍不住大哭,不是因為我用錢供他,他完成到爸爸的願望,我做家姊完成了使命,他現在大個,三十多歲,有自己工作,有女朋友照顧她,我很感恩,之後的路他自己行,我承諾過照顧屋企,媽咪現在也很開心,有幾多錢用都沒有所謂,看太多生死離別了,現在我要保護身體,我不想個仔沒了媽咪,我不可以有事,他們沒了我不行,包括我老公。」

母性超強

陳敏之沒想過做這個訪問會哭,但談到自己的家人、經歷和人生,真實的感覺就來了。

一個十七、八歲就賺錢照顧全家,年紀很輕就經歷人生高低潮,廿四歲就失去父親,承諾姊兼父職的陳敏之。

之後她結婚生子,兒子考小學也緊張到頭暈缺氧,視照顧丈夫兒子為最大責任,十月她推出護膚品牌,又有另一個baby,到時看她怎樣表現出事業女性的另一面。

00aa

MIRROR 姜濤 星級企業大獎2020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