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張彥博專訪2】單親家庭長大留班三次 夾band抒發抑壓情緒

本地
2022.02.28
撰文:王志強攝影:洪志富

0000cc

張彥博的故事,由不快樂的童年說起。

「我在單親家庭長大,媽媽離開了屋企,爸爸把我帶大,我曾經很內向,不太懂得表達自己,人生最遺憾的是,我不是讀到書的人,但阿爸是教書老師,而且跟他同一間學校,令他很沒面子,幸好他是教體育。」

媽媽離家後,一星期回來探他一兩次,但始終缺乏母愛。「成長過程中很沒自信,追不到同學的成績,起初因為沒有媽咪帶着去學,處處碰釘,什麼都學不懂,久而久之跟其他人的差距愈來愈大,我人生最大的挫折,是留過三次班,小學三年班、中三、中五都repeat過,好像不斷輪迴。」

只記得少年時代,在懵懂中度過。「不知自己在做什麼,老竇問我:『有沒有想過長大後做什麼?』我答:『搵嘢做囉。』他說:『怎樣辛苦都好,老竇打算供你去外國讀書。』我記得那時是中二,但我選擇不去,因為我不想離開香港。」

讀書不成,又沒有什麼目標,畢業後他做過茶餐廳侍應、派傳單、救生員、電腦維修。

夾band抒發抑壓情緒

十八歲那年,父親再婚,他反應很大,賭氣離家出走。

「自己搬出去住,學習怎樣獨立,同埋證明自己是一個成功的男人,反叛期就是這樣,和兩個兄弟租個地方住,那時都幾癲,租千多呎樓,那時打兩份工,一日睡兩小時,日頭做救生員,晚上做網吧維修,收入月月清。」

幸好他遇上音樂,搖滾讓他表達內心感受,和朋友組成赤子樂隊。「音樂對我來說,可以抒發抑壓的情緒,打一份工,月薪五千元,難道一生就這樣?好像看不到將來。」

赤子樂隊後來簽了唱片公司,○五年出道。「那時打band竟然成了壓力,為工作而打band,原本收工去打band,是很enjoy,但要因應一些人、因應一些工作而打band,發覺沒了靈魂,甚至出show時好像愈打愈差,那時我是鼓手,我記得有一場騷,遇上一位前輩,那時很流行一個band騷,有六、七隊band,玩三小時,我打到鼓棍都飛出來,這是我成世仔的陰影,那時我變得很沒自信,究竟『who am I?』那位前輩問我:『你是否享受自己的音樂?』好像一棍打在我的頭上,他提醒我玩音樂需要享受,每次我做音樂做到灰心,我就會問自己這個問題,跟這位前輩的遇見令我成長不少。」

(點擊以下圖片放大)

內地選秀巧遇19歲高人

赤子樂隊解散後,他做了兩年幕後,然後到國內參加兩個選秀比賽,其中在湖南參加《快樂男聲》。

「總共有三十六萬人參加,第一日中午十二時排隊,排到晚上十一時才開始,那叫海選。我在排隊過程中認識了一個年輕人,你知在大陸排隊很可怕,人貼人黐實,被人霸尖就沒位,急小便怎算?唯有跟前面的𡃁仔做friend,輪流幫對方霸位,才可以去廁所,然後跟那個年輕人聊起來,原來他十九歲(張彥博比他大十年),說話卻很有見地,他說:『排隊的精髓是什麼?不是在於望到前面有幾多人,而是望到後面有幾多人。』嘩,突然眼前一片光明,很有趣,去到不同地方,你會遇見不同事情。」

年輕人一句排隊的精髓,他藏在心中,之後一直受用。「當我日後遇到『排隊』的問題,例如加入TVB後排隊拍劇時,我就覺得:『其實排隊有咩好驚?』我已經超越很多人,亦超越了自己,這是我人生第二次打強心針的遇見。」

收入給父母各半

他參加選秀沒有獎項,後來無綫舉辦《星夢傳奇》,成功捧出鄭俊弘,王祖藍建議他入TVB。

「我由訓練班從低學起,那時是一三年,我已超晒齡(三十三歲),不過我個樣,和一個十九歲站在一起都差不多。」

《星夢傳奇》沒有辦第二屆,張彥博專心拍劇,一六年憑《一屋老友記》「細寶」一角彈起,一八年《跳躍生命線》「雄姐」一角受觀眾讚賞。

「我由○四年簽唱片公司合約,到一六年因為一部劇集讓香港人認識,當然很開心,第一次賺錢,在娛樂圈原來搵錢是這樣的,以前窮了十幾年,要控制自己的心,事情來得很快,以前見過一些人『唔識人』,當我上到某個位,我記人名很差,明明記得一些人的樣子,但不記得他的名字,我在想:『我是否變質?開始唔識人?』也控制自己收入,因為成世人未搵過錢,突然可以儲錢,我驚好像某些兄弟亂花錢,我將錢俾晒屋企,一半給老竇投資,一半給阿媽。」

(場地:M2 Home @ 皇室堡)

00cc

MIRROR 陳卓賢 聲夢傳奇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