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麥浚龍自嘲辛苦命 跳出舒適圈「唔想重複自己!」|麥浚龍專訪

本地
2024.01.12
撰文:文嘉龍攝影:鍾漢平

whatsapp-image-2024-01-11-at-3-10-44-pm-42麥浚龍(Juno)今年才踏入男人四十階段。大家都看着他入行,當年那個又瘦又奀的金毛小子,唱着《愛上殺手》的模樣,與今天的Juno是兩個世界。一步一步進化,唱歌拍戲成為導演開埋公司做老闆,有Juno就有「新嘢」,他笑說自己是辛苦命,只為跳出舒適圈,不想重複自己。

下月22日在亞博舉行個人演唱會,命名為《金榜題名》更身兼導演一職,演藝事業早已榜上有名的Juno,今次又搞搞新意思,「可能真係辛苦命,硬係要去搵一啲嘢,我想挑戰自己創作可能性!」

麥浚龍自嘲辛苦命愛挑戰 將黑道故事搬上亞博開騷 透露《風林火山》最新進度

去年7月合體周國賢開騷,玩完AI人工智能,在台上autotune顯聲後,今次Juno的個人騷又有新橋,結合電影劇本世界,將黑道人物搬上舞台,靈感竟然來自一座關公像,「上年7月個騷,彩排時我經過有間房,間房好暗,房尾見到一盞紅色燈,房盡頭就有一個關公。我覺得好多香火嘅關公我見過,但咁多機器喺側邊就有種冰冷,我覺得呢個畫面有種對比,其實可以係一個騷喎!」

whatsapp-image-2024-01-11-at-3-10-44-pm-12 whatsapp-image-2024-01-11-at-3-10-44-pm-15

這次主辦單位邀Juno開個人騷,剛巧那時Juno完成了一個電影劇本,腦海中出現了四個字,「今次呢個騷,我係圍繞『忠孝仁義』四個字,呢四個字我覺得尤其是亞洲人,有呢個傳統美德,粒粒字都好有分量。我覺得要做到呢四個字,可能大家都要經歷一啲身不由己嘅嘢,先可以成就四個咁堂皇嘅字。」

由忠孝仁義引伸出一個黑道故事,再有新歌《金榜題名》的誕生,以及演唱會的主題命名。Juno今次找來不少新單位合作,「《金榜題名》呢個意念想承載2024年頭發生嘅事情。流行曲式歌手,要講到呢個故事相對難啲,因為始終主流世界題材,離不開感情愛情,但呢個騷愛情元素比較低,相反情義元素就高!我開始接觸到近年hip hop界別,我覺得佢哋寫rap,佢哋寫自己成長故事、選擇嘅詞彙,首先年紀因應令佢哋有嗰種火同堅持,我覺得佢哋用嘅詞彙比較貼地,我就係需要呢種力量,我就係需要呢種直白!以往我歌曲上嘅合作,好多都係同我同輩,或者我嘅前輩,反而同一系列後輩合作相對少,今次單位比較多,我之外就係Novel Fergus、PetPetShawn、廿四味、Matt Force、王嘉儀,好多年紀都比較輕。」

唔係講得多粗口就得

《金榜題名》剛推出已被電台列為禁播歌曲,皆因歌詞出現粗口,不過Juno卻不以為然,「我都有諗過佢係咪合適所有媒介去播放,但我又覺得我職責係忠於命題同故事靈魂,至於邊個平台承載到、邊個平台承載唔到?對我嚟講唔係一個好天大問題,裏面係有粗口,但我唔覺得呢個粗口係大量,大家都清楚知道,唔係代表講得多粗口就講到件事,至於佢同平台承載問題,我覺得我都幾接受,我冇所謂!我會有一個乾淨版,但係好難撕得甩成首歌整個命題!」

停不了創作的Juno,他坦言不想重複自己,「我覺得我嘅崗位,有少少似個廚師,電影、顏色、擺設、美術、道具、剪接、配樂、聲效、演員,點樣用呢一系列素材,每個人處理方法都唔同。我覺得當其時《The Album》三年三張專輯呢個期望,有一段好短時間,我覺得其實今次我講愛情,下次我講Sci-Fi科幻,再下一次我講經歷,再下一次講懸疑,其實可以無限創作落去,但呢個念頭好短好快,我覺得咁樣都係有種重複,我不想重複我自己建立嘅模式,所以好快打消咗呢個念頭,直至開始呢個騷,我覺得呢種方式嘅音樂創作,離開到我嘅comfort zone,因為大家有種既定Juno嘅歌,有種感覺知道係邊一類型,但係今次《金榜題名》同大家所幻想既定Juno模式好唔同。」

18年的《The Album》企劃,三張專輯長達三年的完整概念,Juno演繹的是「董折」,今次《金榜題名》內,Juno的新角色叫「細鳳」,「今次呢個角色叫做『細鳳』,佢以前係一個黑道人物,但依家唔係啦,佢依家做咗生意,喺呢個騷發生嘅嗰一晚,呢個黑道裏面發生咗一件事,細鳳收到個電話,佢要去解決今晚發生嘅事情,點解決呢?所以今次方向圍繞住一個黑道堂口所發生嘅事,其實我係想講人與人之間關係,當中唔係講太多黑道,反而係呢班一齊成長嘅人,今日佢哋『金榜題名』,有地位、有包袱喇,我成日都覺得,當你開始有所謂『金榜題名』呢啲元素,你先至有嘢要輸,你相比一個16歲小朋友,冇乜嘢要輸,佢就係比較衝!」

《風林火山》有進度

whatsapp-image-2024-01-11-at-3-10-44-pm-20當年的Juno都好衝。今年3月踏入40歲的Juno,人生早已「金榜題名」,當然不可與當年的金毛小子相提並論。他02年未夠18歲已經出道,怎樣看這廿多年來的轉變?「我覺得觀眾耐性低咗,因為選擇多咗,甚至乎可以話去到一個零耐性嘅年代,代表我播呢條片5秒,我無反應,我就轉下一條!以前我入行同依家都好唔同,嗰時我哋去錄音收歌詞,邊有WhatsApp、邊有email?喺錄音室部fax機,嘟嘟嘟嘟等佢print出嚟,所以好多嘢都唔同咗,只不過我返番去我喜歡嘅工種核心,我喜歡創作。以前曾經覺得,做音樂每首歌長度,其實我俾盡你都係6-7分鐘,6-7分鐘你講嘅嘢又講到幾多?所以我先至想去寫劇本,寫劇本時都冇諗過做導演,但係寫完之後,你個劇本都寫咗出嚟,不如我自己拍埋!很多因緣際會,我覺得如果我冇咁樣做,佢又唔會出現,拍完《殭屍》之後就係《羅生門》,《羅生門》之後就係《風林火山》,《風林火山》之後就係《The Album》, 《The Album》之後就係唔同類型嘅騷,全部都同成長有關係。」

說到17年已經拍完、雲集金城武、古天樂、劉青雲和梁家輝等大卡士的《風林火山》,久未見街,幾乎變成都市傳說,到底上映有期未?Juno說:「宣傳發行部門就唔關我事,我嘅工作其實依家都係佢個後期工作,因為我寫嘅時候,已經知道後期係好沉重,拍完之後我哋進行後期工作,跟住就COVID,變咗好多平時覺得好容易處理到嘅問題,都變成一個問題,例如演員配音已經係一個問題,你要飛演員過嚟配音,COVID期間係好奢侈一件事,亦都好難實行到嘅事,COVID完咗反而叫做正常,大家可以繼續去做後期工作;當然呢幾年亦都出現譬如坂本龍一先生佢離開咗,變咗我就要幫佢去完善埋(配樂),調節所有佢做落嘅嘢,一路都進展緊。其實投資方都有同我傾過,關於咩時候適合上映呢套戲,喺一個創作者角度,我當然想愈快愈好,進度良好嘅!」2024有得睇?「我希望嘅、我希望嘅,都係呢段時間!」

近年Juno身份眾多,歌手演員編劇創作人藝術家麥導演麥老闆,新一年或未來想加多個人夫、爸爸的身份嗎?「冇囉!冇一個新加身份,反而我覺得創作有關,我就有興趣,小朋友就唔曉呀,搞唔掂!可能太多嘢想做,未有一個合適時候。因為我覺得近年工作量,那個龐大唔係話佢有幾密,係每一樣工作其實牽涉緊,以年計嘅execution,所以變咗轉眼間都就嚟四十,諗法又唔同,體魄又唔同,我28歲拍《殭屍》可以拍到咁長時間,同我32歲拍《風林》,已經有唔同分別,但係都還好!」長路漫漫,大把世界。

化妝:Janice Tao
場地:No.5 Studio HK

陳卓賢 姜濤 聲夢傳奇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