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逝世20周年 梅艷芳百變美學|封面故事

本地
2023.12.29
撰文:文嘉龍攝影:鍾漢平、伍敏慧

whatsapp-image-2023-12-28-at-8-11-54-pm-3梅艷芳,真正的一代天后。「百變」在這位天后身上,千變萬化,從壞女孩、妖女進化到淑女,「東方麥當娜」之稱號當之無愧。梅艷芳的「百變」得以大放光芒,背後重要推手之一,劉培基(Eddie哥哥)功不可沒,時裝設計師遇上歌女,從此世界不一樣。

要說梅艷芳,相信沒有人比劉培基更適合。「我真係夠膽講,全世界最清楚梅艷芳,就係我!佢咩事我都知道,好與唔好,我全部都知道。我能夠講得出嚟,我已經講咗;我唔能夠講出嚟嗰啲,我將會帶走。」今次為香港文化博物館《絕代芳華・梅艷芳》展覽,劉培基特別捐出20組展品,在梅艷芳逝世20周年的一刻,他再一次懷緬這位故友。

訪問當天,正值劉培基剛做完白內障手術,他說:「今日視線唔係太好,醫生其實叫我休息一個禮拜,但因為佢(梅艷芳)亦都因為《明周》,所以我唔能夠改時間。」今年72歲的劉培基說:「我識咗佢20年,佢走咗20年,呢次對我嚟講,我應該為佢做得更好。我年紀都大啦,我都未必有下一個十年可以幫到佢手。」

whatsapp-image-2023-12-28-at-8-07-20-pm-6 whatsapp-image-2023-12-28-at-8-14-32-pm-4梅艷芳與劉培基,密不可分。劉培基在訪問中不只一次說:「全世界最清楚梅艷芳就係我!」梅艷芳82年參加新秀出道,那時劉培基已經是鼎鼎大名的時裝設計師,誰造就誰?Eddie哥哥如是說:「你(梅艷芳)啱啱出嚟唱歌,我紅又紅過你,所以啲人就話,梅艷芳巴閉就梗係啦,佢後面有個劉培基;到佢紅喇,啲人又話,劉培基就好啦,佢後面有個梅艷芳!」

劉培基再說:「邊個先付出呀?我付出嗰時,我會知道佢係咁?我唔知㗎!我肯付出呀!」劉培基的付出,是不問回報的,甚至不計budget的付出。「梅劉配」,劉培基說這是兩人注定「前世的緣份」。梅艷芳走了20年,每年在12月30日這天,劉培基都選擇默默獨自在家,懷念故友。今次為香港文化博物館「絕代芳華・梅艷芳」的展覽捐出展品,再一次親睹當年一件件的服飾,Eddie哥哥感覺阿梅活像在身邊。

梅艷芳逝世20周年 劉培基解構天后百變美學

由《烈焰紅唇》說起。想當年,多少歌迷在電視機前看無綫播出的MV,「紅唇烈焰極待撫慰 柔情慾望迷失得徹底 鏡內人紅唇烈焰」,看着梅艷芳那件火辣窩釘低胸戰衣,出奇地奇峰突出,成為一時佳話。劉培基說:「因為《烈焰紅唇》當年實在太爆炸,依家你睇返都覺得唔過時。你問我點解會做到咁?窩釘呢個文化,我嗰陣時已經做咗啦,所以啲人覺得點解咁前衛?我真係唔知!我覺得設計師應該係咁樣,你有嗰個觸覺、感覺,你就會知道點樣做嗰樣嘢!如果你能夠做到過咗某一段時間,你睇返依然覺得好,我諗嗰啲應該屬於經典!」

《烈焰紅唇》與金針獎

一切似是注定。「其實我做梅艷芳,我都唔知點講,總之我聽咗《烈焰紅唇》呢隻歌之後,呢啲真係前世緣份,我聽完即刻覺得應該就係咁。其實我下低嗰個位有少少Lace,我特登扯爛咗,如果你留意睇嗰件藏品,係爛咗,我係特登,呢啲detail就係我哋自己先會知道。你喺舞台上睇到嗰件衫點解會扯爛咗嘅?就係特登要咁,你先覺得有嗰個激情喺度,有激情先會扯爛咗件衫嘛!」

一放一收。《烈焰紅唇》(87年)是張牙舞爪,之後到梅艷芳獲頒港台金針獎(98年)的那件衫,卻是高貴內斂,劉培基說是「兩個梅艷芳」,梅艷芳的「百變」就是這樣。「今次佢哋(文化博物館)揀咗呢八件衫,對我嚟講,除咗《烈焰紅唇》,當然就係金針獎最珍貴,因為呢兩個對比實在太大,《烈焰紅唇》係佢最輝煌,震驚咗香港八十年代;到佢攞金針獎嘅時候,佢成個人係第二個梅艷芳,好成熟穩重咁去攞金針獎。金針獎嗰套衫,我特登做到有少少貴族感覺,有少少英國味道。其實我做得好辛苦,因為我當時啱啱做完膽手術,佢攞金針獎,我返去公司做呢件衫嘅時候,我都要坐喺度唞一陣,我先開始自己動手,然後話俾師傅聽,即刻畫圖即刻做,呢個係百變過程裏面嘅一頭一尾。」

當時裝設計師遇上歌女。劉培基自小家貧寄人籬下,11歲被送到上海裁縫師傅於尖沙咀美麗都大廈的工廠當學徒,滿師後,16歲開始創業生涯,73年到英國著名時裝學府Saint Martins School of Art修讀高級服裝設計,兩年後學成歸來逐漸在香港時裝圈闖出名堂。梅艷芳出道時,劉培基已經是盛名設計師,「佢出道,我已經喺歐洲非常之出名,全香港歌手我做晒,許冠傑、羅文、汪明荃、葉麗儀,呢啲全部都係我。我做咗佢(梅)之後,我幾乎個個都做唔到,因為自己時裝方面都好忙。佢出道時,華星將佢交咗俾我,蘇孝良先生(華星總經理)交到我手,嗰時80年代所有女歌手都係著公主裙、晚禮服,我自己覺得,如果我都係俾佢著呢啲,對我嚟講輕而易舉。當年80年代晚禮服,所有波場都係劉培基嘅衫,林燕妮、霍英東個女,全部都係著我嘅晚禮服,全場都係我嘅衫,有咩咁難?但我覺得歌手唔應該係咁樣,所以我好大膽,你問我點樣做《妖女》?我真係唔知道㗎,總之佢話俾我知要plug呢隻歌,俾我聽下,OK,阿梅你幾時上嚟我寫字樓,你呢隻歌諗住點樣跳,佢話,我唔知呀,我諗諗下,得啦!妖女、妖女,點樣好呢?《一千零一夜》啦,我就去搵布,搵咗布之後我就喺公仔度砌砌砌,再叫個師父嚟!你問一個設計師點樣去做呢件衫,我點知啫,如果我知道點做就唔係創作啦,真係到影相嗰日,梅艷芳先知道嗰件衫係點樣。我去西伯利亞借咗個老虎皮擺咗喺度,我哋坐咗喺度踩住塊皮,就係《一千零一夜》,好似放法術咁樣囉!」

梅艷芳對劉培基百分百信任,劉培基說是「一千個信任」,「佢從來未曾講過一句有少少懷疑,絕對冇!我脾氣唔好㗎,我成日都俾人哋誤會咗,以為我一定係好斯文,對唔住,我唔係㗎!第一,當年生活實在太艱難,八十年代太忙,我冇咁多時間慢慢同你解釋,我客人咁多,我香港有九間分店,兩間旗艦店,日本又有間旗艦店,我咁多嘢做,我仲點慢慢解釋俾你聽,我真係做唔到呀!所以我做咗俾你著,著嗰陣我話你聽,呢個感覺係點,所以佢同我真係完全臨場發揮!」

《東京音樂節》穿白棉衲

83年的《東京音樂節》展開了兩人的緣份。回想第一次見到梅艷芳的情景,劉培基說阿梅「好乖」,「蘇孝良叫佢上嚟見一見,我非常之忙喺辦房出嚟,佢就好乖坐喺度等,佢可能有少少緊張,唔出聲扁起個嘴,我覺得佢個嘴角,我覺得好特別喎呢個女仔,有少少寸寸地,呢啲天生嘅!我就話,你除咗件衫俾我睇,佢話要除衫㗎?我話你要除俾我睇,我先知道你骨架係點樣,我知佢怕醜,我即刻俾件衫佢著,出嚟我話你唔使擔心,我睇你個骨鎖係點樣,真係好瘦好瘦,我話唔緊要,我知道㗎喇!呢套衫(東京音樂節)點解我做白色棉納俾佢?黑皮褲白棉衲,因為你係代表香港去比賽,你一定要俾人知道來自東方,如果你只係著件晚禮服去,冇嘢代表到一個地方。我送一對Cartier戒指俾佢,我話你要戴呢對戒指,因為你呢套衫唔係有咩咁特別,日本人唔係講呢啲,日本人係講你有冇taste,人哋見到你呢對戒指,嗰時呢對Love Me Cartier戒指好出名。有時品味就係不經意之間流露,做完之後攞咗獎,跟住蘇孝良又打嚟,問我可唔可以幫手做唱片封面,所以係咁樣開始嘅!」

劉培基主理的第一張唱片封面是《赤色梅艷芳》(83年),之後再來《飛躍舞台》(84年),第一件事,剪頭髮。「我最唔鍾意就係佢嗰把頭髮,好老氣,所以做《飛躍舞台》我帶佢去剪頭髮,呢個師傅未死嘅,Hair Culture嘅Andy Leung,即係TVB梁家樹個細佬,我攞起把剪,剪咗佢。我仲記得兩、三年前,有一次同Andy講,問佢記唔記得剪梅艷芳嗰把頭髮,Andy同我講,Eddie哥哥,你唔係咁同我講嘅,你同我講,剪X晒佢,哈哈哈!」《飛躍舞台》的唱片封面,劉培基大膽用上airbrush(噴槍)處理,「佢當然唔知airbrush係咩嚟啦,我話你依家即刻由今日開始,每晚去disco跳舞對住鏡亂跳,19歲女仔去disco跳兩個月已經會飛啦!我唔去,全世界都知道我從來唔鍾意去蒲!」

whatsapp-image-2023-12-28-at-8-14-32-pm-5 whatsapp-image-2023-12-28-at-8-11-13-pm-1輪到《似水流年》(85年),那年的梅艷芳才不過21歲。大鑊了。「佢真係算好命呀,遇到我!佢咁後生,你俾《似水流年》佢唱,死啦,邊個女人唱都死火啦!係好歌,好到不得了隻歌,但係出嚟個感覺,怨婦囉!『望着海一片滿懷念』,你叫徐小鳳唱都死啦!黎小田仲話唔知幾辛苦咁寫,所以我哋話呢隻歌係好歌,交咗俾我,真係暈呀,點辦?又係我先諗到,好,就著男裝。我做咗個男裝,我即刻諗到瑪蓮·德烈治(Marlene Dietrich)著男裝,喺架車出面,我將佢推咗埋位,俾咗副太陽眼鏡佢!我話唔一定有愛情,你呢隻歌怨婦到不得了,依家我話你聽,女人係可以獨立,女人係唔需要愛情,冇男人都得嘅,有型啲,自己驕傲少少,佢聽完我講,差啲喊呀,佢好感動,佢諗唔到我咁做法!所以呢三張碟,全部都有故事,隻隻碟都有故事。」

女人可以獨立,沒有男人都一樣得,但,偏偏,梅艷芳一生都在追求愛她的男人,她有句名言,「男人,靚同醜樣,都會出去滾,梗係搵個靚啦!」就在梅艷芳03年最後一個演唱會,她唱出最後一曲《夕陽之歌》,她要穿上婚紗。「佢話要做件婚紗,我話,點解呀?佢話每個人最大夢想就係結婚,如果唔係,咁我嫁俾舞台囉!得,我知道喇,做婚紗最棘手就係個頭紗,因為邊有人同你揭個頭紗啫?所以我做嗰個婚紗特登做到咁,你見唔到佢個樣,我覺得根本唔需要人哋揭開,所以個頭紗係神來一筆。我要少少慘慘地,但呢個頭紗係唔需要人哋揭,係自己揭!」

真正的告別

那個真正的「告別」演唱會,劉培基回憶道:「開場紅金色件衫,當時佢已經好弱起唔到身,成日都要休息瞓覺,你可以問佢契媽何太(何冠昌太太),阿梅係瞓喺度我幫佢度身,點解要度呢?因為佢著高boot,佢體力都唔夠,去到佢屋企,我扶佢落嚟,俾佢著件衫,佢睇到件衫已經笑,著好晒同我紮好晒啲boot,我扶佢起身,佢成個人已經變咗另外一個人,嘩,好正,出到嚟擺甫士,然後佢喺鏡前面,佢跪咗喺度同我講,Eddie哥哥,我出場嗰時諗住咁出!我話得,我後面個蝴蝶帽同你鋪得好靚,所以opening嗰件衫,啲人話點解我做得咁行,唔行唔得,你個台一升上嚟,佢有個氣勢壓住咗個場,你個人成個分量就上!」

由83年到03年,劉培基陪梅艷芳走過20年歲月,他說,兩人之間沒有利害關係。梅艷芳食客三千,人生可有知己?Eddie哥哥反問記者:「你認為呢?你認為呢個娛樂圈裏面,真係有知心朋友㗎咩?有,都係因為大家配合,今次你做我嘉賓、下次我做你嘉賓!你睇下啦,梅艷芳所有佢嘅心事,除咗我第一個知道,仲有邊個第二個?佢走、佢重病,第一個知道嗰個就係我!有晒證據,佢寫晒字俾我,如果佢有咁多咁好朋友,佢可以俾第二個知啦!雖然我對佢咁惡,但我點解要對佢咁惡先?第一,奉承佢嘅人太多,我點解要奉承你?邊個做得到?因為我唔睇budget,我唔係食你呢行飯㗎大佬,我係時裝設計師,我咁多間店舖,你梅艷芳未退休,我都已經退咗休啦!」

劉培基說,他鬧阿梅鑊鑊金,不過人生只有兩次例外。一次是95年於廣州的復出演唱會,她完場時唱了內地禁歌《壞女孩》,劉培基認為她已經是個成人,左右不了她的決定;另一次是02年的《梅艷芳極夢幻演唱會》,Eddie哥哥看在眼內,不忍罵她,但他極度痛恨這個令阿梅傷心的演唱會,「02年佢打俾我,話要做演唱會,我問佢班底係邊個?我聽完之後火都嚟埋,如果你喺現場聽到我發嗰啲脾氣,嚇死你,黃霑都可能要行埋一邊!」Eddie哥哥為阿梅造了一件壓軸出場的晚裝,他到後台看見阿梅,見到她喊到化唔到妝,之後回到家,阿梅見到Eddie哥哥再喊,「佢拎轉頭又喊,佢話呢個演唱會,做完晒之後都唔夠錢貼落去,我問點解?佢話啲錢唔知佢哋點樣使晒,我話仲有走埠呢,佢話走完晒埠返嚟之後,都冇錢,啲錢全部佢哋賺晒!我講咩好呢?你之前話自己要做一個演唱會,我已經同你講千祈唔好,你堅持要搵啲咁嘅人幫你手,咁辛苦做一個演唱會,人哋賺得多過你,你仲要所有嘢自己付出,仲要捧一班咁嘅人出嚟,自己一毫子都冇,仲要白做受氣,所以我點解咁憎恨02年個演唱會,我覺得佢呢個癌,係嗰次激出嚟!我覺得佢太激氣,如果你哋有留心,梅艷芳做完呢個演唱會,到03年嗰一年裏面,佢有冇見過演唱會嗰啲人?一個都冇見過,我只能講除咗Anthony(倫永亮),真係陰功呀!」劉培基激動地重覆說:「你話啲錢去咗邊吖?」

由阿梅登台的第一套衫,到她人生最後一程的壽衣,劉培基有始有終。說到最後為阿梅親手穿上的壽衣,劉培基感嘆說:「好難過、好難過。我同佢揀嗰啲四季衣裳都好傷心,我要喺棺材下低先擺晒四季衣裳先,再替佢換壽衣,因為呢個係最後嘅尊嚴!唉,個女化妝師,第二次同佢合作,第一次係羅文,佢同我講,劉生,你真係有情有義,我話佢第一套登台衫都係我。佢走咗之後,我同佢最後尾嗰啲經歷,真係難受!令你笑嗰陣時,總有一日係會令你哭;令你開心嘅嘢,總有一日係會令你唔開心,冇辦法啦,呢個世界本來冇一樣嘢完美。」沉默良久,劉培基再說,「我都希望自己早走,我係冇唔捨得,一啲都冇,我希望自己冇知覺。我由一個孤兒到可以有咁嘅成績,我冇遺憾!我其實應該好好享受自己呢個晚年,但因為有一啲人、有一啲事,唔想再記得,所以如果有一日走,我都係走得開心!」

 

陳卓賢 星級企業大獎2020 姜濤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