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被稱「樂壇小強」 感恩太太忍耐 周吉佩入行十五年閃過跳樓念頭 │周吉佩專訪

本地
2023.05.12
撰文:冼麗宜攝影:鍾漢平

whatsapp-image-2023-05-11-at-16-44-52-5

36歲的周吉佩(吉吉)是《中年好聲音》中年紀最細的參賽者,結果成功奪冠,雖然賽後有很多聲音覺得他是爆冷,但對他來說,得獎與否並不重要,最重要是對自己、對身邊人有個交代,一個堅持了十五年的追夢之旅,總算做到了一點點成績。唱歌對周吉佩來說,絕對是生命的一部分。之前因為疫情不能唱歌,令他情緒大爆發;另外也因為太太早期不支持他唱歌,夫妻間吵架了多次,縱使對太太心存愧疚,但他都堅持不讓步,終令太太無奈接受;還有一路走下來的冷嘲熱諷,被人看不起的眼光,今天終於可以抬起頭來。


播映了半年的《中年好聲音》,結果由當晚表現異常突出的周吉佩得到冠軍,不少人都大感意外,事實在比賽初期,周吉佩的表現一直都不穩定,甚至曾跌入淘汰邊緣。「因為疫情,我沒有表演機會,停了差不多三年,所以一看到有《中年好聲音》這個比賽,說要35歲以上,我夠年紀了,那就很衝動地報名參加了,純粹是想給自己一個機會站在台上唱歌,後來才知道原來是這麼大型。其實我最初想過縮沙,不如算了。我入過行,很多眼光會看我,幸好進去後沒有人給說話我聽,但自己始終有壓力,因為我十幾年沒試過比賽,在台上要轉出來那一下,簡直不是我來的,狀態、表現完全是未如理想的,甚至乎去到50強和龍婷PK時,我輸了,那一刻我的自信心全沒了,當晚我回到家,躺在沙發看着天花板,三個小時沒有動過,覺得自己在做夢,現在醒了,明天要上班,腳踏實地面對現實。」

whatsapp-image-2023-05-11-at-17-08-30-8
由被淘汰變成比賽冠軍,當中的起起伏伏,得獎的一刻自然感受特別多。

幸好一個復活機會,令周吉佩重回比賽舞台。「我很珍惜這個機會,也令我重新去想,究竟我參加這個比賽為了什麼?要怎樣調節自己的心態?最重要是太太突然180度轉變去支持我,她開始準備來看我的比賽。我變得愈來愈好,我看着我太太唱,起碼有個眼神、有個焦點,知道我要唱給誰聽。分數開始慢慢上揚了,到決賽當日,現在說好像很馬後炮,我只可以說當日的心態,是從來沒有想過贏任何獎。當你去到這個狀態的時候,就很輕鬆了,加上之前的準決賽,Pat哥(雷有輝)給了我很大的信心令我拿了MVP,幫我打了一支強心針,令我可以躋身總決賽,當時我已經覺自己賺光,也令我在決賽那天,沒有之前那樣緊張。」

whatsapp-image-2023-05-11-at-17-08-30-10
曾組樂隊sp’ACE,17年出過EP,19年在麥花臣舉行過音樂會,可惜最終因成員意見不合,20年正式解散。

能夠從比賽谷底走出來,太太絕對是一大主因,不過周吉佩一直強調,太太其實不支持他唱歌當歌手的。07年周吉佩參加過有線歌唱比賽得了亞軍,之後出過一張EP,「我認識太太時,就是在我跟第一家唱片公司完約之後,我不斷去找其他公司接洽,但找不到,身上又沒錢,我是在人生最低潮時認識我太太,因為在這個階段認識,所以她會覺得這個行業不適合我,不應該再留戀,所以令我之後轉行出來打工。」不過周吉佩始終對唱歌不死心。他在12年重組樂隊sp’ACE,15年更簽約唱片公司再出碟當歌手。「當時我沒有通知太太,自己去跟唱片公司簽約,適逢當時太太剛生了第一個女兒,之後情緒有點問題,覺得我這樣簽公司,會影響我的正職,她很擔心,我們當然有鬧大交,而且很嚴重,但是沒有得妥協,因為都簽了約。她會覺得我有沒有搞錯,我這樣是迫她接受,我也明白是她太疼愛我,她經常覺得我付出了太多的時間在樂隊上,對我的身心都不好。坦白說,我那時候一個星期兩晚通宵,之後還要上班,但回報可能只得十分一,所以我們兩公婆經常因為這些事吵架。」

whatsapp-image-2023-05-11-at-17-08-30-14
周吉佩笑言自己以前沒有歌迷,但因為《中年好聲音》,多了很多「吉S粉」。

周吉佩坦言是一個典型喜歡追尋夢想的人,而從事銀行工作的太太,卻是一個比較實際的人,所以在這方面沒有一個共識。「我們甚至到了一個避而不談的地步,但是我始終會踩到這條界,因為我就是一個會參加任何機會的人,正如今次的《中年好聲音》,我冒着同太太先斬後奏,才可以參加比賽,如果我還考慮她會不會害怕和生氣,那就不會有這樣的機會,但每一次觸及到這條線時,大家都一定會吵架收場,然後我就會解釋一大堆我的想法,最後的階段她都說要無奈接受。今次比賽,我是不是實至名歸,我不敢說,但最重要是可以給我太太一個肯定和安心,希望餘下的時間,我會用我的行動和工作表現,證明給她看,支持我是沒錯的。」

whatsapp-image-2023-05-11-at-17-08-30-11
一家人出外遊玩,是周吉佩其中一個減壓的方法。

曾經因為疫情,周吉佩錯失了很多唱歌機會,令他爆發情緒問題,「這也是當初說服太太支持我參加《中年好聲音》原因之一。我跟她說,就算沒有這個比賽,我還是會堅持做音樂,只不過在不同的平台上做。因為疫情關係,我不能唱歌,去到一個階段,我有一點情緒問題出現了。我是一個很正面的人,面對負能量,我以為自己會懂得處理的,但去到那次,我才真正意會到,原來我也有情緒問題。因為樂隊解散加上疫情,少了很多唱歌機會,對我打擊也很大。有一天上班,看到毛毛雨,我在窗邊站着,有一下子覺得,堅持有什麼用?我有很大的無力感,不如跳下去算了,有一下子閃過這個想法,但很老實說,我不會這樣做的,因為我還有小朋友,我現在告訴你好像很輕鬆,但其實當時的情況,是真的有點撐不住;第二次就是有一天睡醒的時候,感覺到有一股很大的力量,壓着我胸口無法呼吸。其實這兩次的情緒差點爆發,都是在兩個星期內,我就意會到這件事嚴重了,如果我不去面對,有機會真的會愈踩愈深,我知太太未必可以處理到我這種情緒,我跟她提議,不如帶小朋友去郊外玩玩,休息一下,玩完之後就好一點了,之後很快《中年好聲音》出現。到現在為止,我都再沒有這些情緒,試想想,在比賽台上有這麼多的眼睛看着你,甚至全港的觀眾去抨擊你的時候,壓力可以很大,但是我也沒事,因為我很想唱歌,我不管自己唱得好不好,但有得唱我就唱。」

whatsapp-image-2023-05-11-at-17-08-30-13
《中年好聲音》除了令周吉佩成功追夢外,最開心是認識了很多同樣喜歡音樂的志同道合好友。

過往除了太太不支持自己外,周吉佩在這十五年,也聽過不少冷言冷語,可幸從來沒有因此打沉自己。「我聽過幾難聽的說話也有,『你要紅的早就紅了,何必等到現在紅。』就算是我太太都曾經說過,還有很多,例如有些網上評論會數『樂壇小強』是那幾位?我已經在名單上,外面的人一定會有千言萬語,叫你不要做,你不行的,負面和反對的聲音一定很多,但往往唯一令你能走到最後一步的,我覺得都是靠自己,只要夠堅持和夠喜歡,我相信你會排除萬難,所以幾難聽的話對我來說,打擊都是很小。」正如當初由歌手轉行至媒體公司工作,周吉佩也聽過不少令人難受的說話。「有人問我進來做什麼?我說第一天上班,然後她說為什麼搞成這樣,但是沒辦法,現實就是這樣,窮就要馬死落地行,你首先不要介意別人怎麼看你,你介意別人怎麼看你時,就是因為你自己都看不起你自己。」周吉佩現在也有份正職,在一間傳媒機構負責新媒體工作,問他有沒有打算辭職,全力投入演藝工作中?他說:「暫時來說都要為口奔馳,都要上班的,但是坦白說,幕前的工作都愈來愈多,有一點消化不了,所以可能會在正職那邊再轉型。我現在都開始教唱歌,我本身也有教開,只不過疫情之後停了一段時間,如果這樣可以解決我的日常支出,那就可以彈性很多了。這個也是跟我太太的承諾,怎樣都要解決到我們家庭的開支為大前提,然後我才可以去做什麼都可以。」

whatsapp-image-2023-05-11-at-17-08-30
準決賽與雷有輝合唱奪得MVP,大大加強周吉佩在決賽表演之信心。

作為一女一子的父親,周吉佩希望今次的經歷,可為兒女作身教,「這也是我參加比賽其中一個很大的目的,想經過這個節目,去記錄我追夢的這個里程,然後想用一個身教,教我的小朋友,告訴他們什麼叫做追夢。有很多父母都會說,兒女將來如何發展,都會全力支持,但如何支持呢?在我的立場,覺得不論體力或金錢支持也好,都不及一件事就是身教,剛好有這個比賽,我就告訴他們什麼叫做夢想。我每次比賽回來都會跟他們討論,決賽雖然他們沒有來,但我知女兒看我拿獎那一刻,她哭得很厲害,第一是替我高興、第二是她看到我那麼用心,可能她也有所啟發;還有回到家,她唱《跳舞街》給我聽,原來我默默練習的過程當中,他們都跟着我學了很多歌。對於他們來說,是一個很有趣的經歷,如果將來女兒想入行做歌手,我也會支持,不過我會問她,是不是真的喜歡?因為只要你喜歡那件事,就不會覺得辛苦;正如我一樣,堅持了十幾年,一直都很樂在其中,也不覺辛苦。」

聲夢傳奇 MIRROR 星級企業大獎2020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