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與單立文恩愛全靠寸嘴 胡蓓蔚懶理冷面得罪人│胡蓓蔚專訪

本地
2024.01.26
撰文:王崇頴攝影:伍敏慧
胡蓓蔚表示現在很容易滿足,所有事都不會強求。
胡蓓蔚表示現在很容易滿足,所有事都不會強求。

豹嫂在《旁觀者》大部分演出是活在女兒(王敏奕)的幻想中,演出頗破格,尤其在停屍間不同角落出現,陰森的氛圍配上她搞怪活潑的演出,令觀眾留下深刻印象,甚少演出經驗的她笑言私下稱呼王敏奕做老師,「好多謝她,雖然我入行耐,但我演戲沒有經驗,有時連走位都不好,是她教我去留意細節位和講對白的語調,合作起來都有化學作用,但就是不可以對戲及對望,平時演員未埋位都會彩排一次,但我們不可以,因為一對望眼淚就馬上湧出來,監製很配合我們,只要求我們輕輕讀一讀對白,然後就正式開拍,一Roll機已經喊到停不了。」

l1004984whatsapp-image-2024-01-12-at-22-28-59-1不會太過強求

人稱「豹嫂」的胡蓓蔚,1990年以歌手身份入行,可惜發展卻不如預期,最後更與唱片公司解約,「年輕的時候真的會覺得遺憾,但現在不會,雖然我不相信命運,但人始終有自己一條路,可能同樣努力,同樣的機會,為什麼別人會有好的成績?而另一個好像還沒有達到自己想要的結果,原來即使你努力了,或者你嘗試過,結果都要接受,所以我不會太過強求。」

她說自己唱歌唱得不差,為什麼沒有機會再唱歌?可幸這條路不通,有另一條路可走,能夠加入TVB後擔任《勁歌金曲》主持,「當時的監製Julian很欣賞我,雖然我不是千里馬,但她就是我的伯樂,給予我機會,除主持外,她每一集都讓我跟不同的歌手,一起唱同一首歌,令我覺得很開心,完全忘記了沒有再做歌手的遺憾,我可以主持又可以唱歌,跟所有歌手都有合唱過,真的很開心,甚至有時候接出面主持的年度晚會,別人叫我唱歌,我都會答應,因為我好想唱歌。其實如果我從來沒有出過唱片,可能我就會有遺憾,但我又出過碟,又跟這麼多歌手合唱過,身邊的老公又是很專業的音樂人,所以無問題,重點是你要想得通,沒有人可以幫你,但年齡及時間可以幫到你。」豹嫂表示現在很容易滿足,所有事都不會強求,因為求不來,若果自覺不滿足或覺得懷才不遇,只會活得很辛苦,最後玩死自己。豹嫂初入行廣東話說得不好,寧願少說話多做事,卻令人誤以為冷酷難相處,「可能我不出聲會令人有誤解,記得剛入行出唱片時,不太會講廣東話,所以就少說話,免得講多錯多,況且無理由一直笑容滿面,但因為我不笑,別人會覺得惡,但我就是這樣,大不了以後笑多些,但只要你開始跟我聊天,你就知道我不是所謂冷酷之人,雖然我經常被人誤解或者得罪人,隨便吧!我難道逐個去解釋?現在我更加懶得理,你喜歡我就喜歡我,不喜歡我都冇問題,我冇時間去理你。」

豹哥最驚喜一刻

胡蓓蔚與老公單立文拍拖十一年、結婚十六年依然恩愛如昔,但原來她年輕時竟然是不婚主義者,「年輕時我身邊的朋友都是從外國回來,全部都是從事藝術工作,大家都好型,當時覺得結婚生子?不要玩喇,大家都覺得絕對不可能發生,誰不知過了兩年,他們陸續結婚生子,有次去探BB,去到朋友家全部都變了,聊天時他們跟我說,其實你跟豹哥拍了十年拖,有沒有想過結婚?聽後其實我沒有太大感覺,回家跟豹哥說,今日朋友問我們要不要結婚?他居然說好,就這樣我們去結婚了。」

她說最令自己驚喜,是豹哥給她戒指一刻,因為她雖然知道豹哥何時買了戒指,但不知道他何時會求婚,「因為他很少坐地鐵,突然有一天他約我見面,居然坐地鐵,當時他夾住一個紙袋,突然鞋帶鬆了,很自然地應該將紙袋遞給我,自己再綁鞋帶,但他堅持不要,我就猜到,當然我沒有即場揭穿他,我亦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會送給我。突然有晚準備瞓覺,我一瞓上牀,枕頭位Un到我個頭好痛,當時我說了些不應該說的言語,當我伸手一摸原來是一個盒,原來他將戒指盒放在枕頭袋裏想給我驚喜,我立即由嬲變得很溫柔說,『喂、結婚?你同我求婚呀?』他當時還在廁所看着鏡子扮若無其事,我繼續問,『你求婚、要不要跪下?』之後當然很想將喜訊公布在社交平台分享給好友,但因為太夜,全部都睡着了,沒有人回覆。」

whatsapp-image-2024-01-23-at-13-25-20

問到多年來的相處之道,豹嫂笑言不會有好說話給對方聽,例如讚你好、讚你叻這些,反而會以互踩方式去溝通,「如果他突然之間讚我,或者我讚他,大家反而會驚;我們會互相寸嘴,互踩是日常的溝通,總之不會稱讚對方,例如要讚你現在比以前靚,他會說你看看自己以前的照片有幾靚?靚到不得了,當然自己知道自己事。像今天我要出來做訪問,服飾上會問一下他意見,『老公、你覺得哪個顏色比較好?』他永遠叫我去照鏡,我當然照過,但因為我拿不到主意才問,他才會說差不多啦,即使我著得好靚,他最多只會說,得喇。」

不過鐵漢總有柔情體貼一面,「他表面雖然是這樣,但如果我真的不舒服,他會很擔心,有次我發燒要立刻去看醫生,因為他要開工,我就叫了袁偉豪載我去看醫生,後來他同劇的演員告訴我,原來他知道我不舒服後,一直在廠內走來走去,完全沒有心機,因為他很擔心,但他永遠不會在我面前表現出關心我。」問她覺得遇到這個男人……問題未說完,她直答:「當然是他的福氣,哈哈!其實我很感恩及幸運,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找到真的適合自己的伴侶,他很遷就我,雖然他經常掛在嘴邊說,不要跟這種師奶仔一般見識,但每次我都會跟他說怕老婆會發達,當唸咒語。」

whatsapp-image-2024-01-23-at-13-25-20-1

 

新一代觀眾對單立文(豹哥)的印象,可能只是《愛·回家之開心速遞》中的三叔「熊樹仁」,但其實豹哥相當厲害,絕對是歌、影、視三棲,1987年與黃良昇、蘇德華組成樂隊Blue Jeans,音樂上絕對是有料之人,也是豹嫂最崇拜他的地方,「他做音樂的時候是非常惡,我以前不夠膽在他面前唱歌,即使為登台練歌都不敢,因為他會直接鬧,但他對外人又不會,當然我知他是為我好,但多少都會打擊我弱小的心靈。不過他真的很專業,能一針見血說出不好的地方。但我現在不理了,我都要強大起來,你愈鬧我就愈要唱,唱夠1000次,唱到你嘔,他見我那麼努力,都會說好了。他跟我爸很似,從來不會讚人,最多都是OK喇,但已代表是很好。」

 

陳卓賢 聲夢傳奇 MIRROR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