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自信來自父親愛聽許冠傑 Serrini開「樹店」:享受小幸福│封面故事

亞洲
2024.05.17
撰文:劉家倫攝影:Karl Lam

Serrini是一個「宗教」。

近日在《Chill Club》頒獎禮榮登年度女歌手的她,即將開設一間「樹店」,除了有音樂、藝術品、書籍與畫作外,還有香爐和燃香,Serrini笑說:「有朋友問我係咪起間廟俾自己?」

Serrini The Queen of......|封面故事

Serrini的音樂,總能引起共鳴,如不少OL搭地鐵時會聽住《樹木真美》來自我勉勵;又如同志們在舞場的神曲必選《網絡安全隱患》……Serrini的形象,穿得大品牌又撐陀地brand,等同她的市場佔據率和聽眾層面,上天落地。Serrini總有一套自家市場哲學,數當今做獨立歌手可以名利雙收的,Serrini與林家謙這對一王一后,是刻在大家心底的名字。

甚少聽到Serrini談及家庭與愛情,今次,呢條女大講特講!

whatsapp-image-2024-05-14-at-14-12-57-5

自信來自父親愛聽許冠傑 Serrini開「樹店」:享受小幸福|封面故事

Serrini(梁嘉茵)戴上皇冠拍攝,一舉手一投足都是自信。「The Queen of Something」,問她屬於哪一種Queen?她說:「我應該是The Queen of無聊!我覺得無聊是一種要好有意識才達到的境界,首先要知道甚麼是meaningful,才知道甚麼叫無聊,這個境界是一個Zen(人生態度)。我四年前做過《明周》訪問,現在的我,比那時候的Serrini更無聊。」

四年前,Serrini的《Don’t Text Him》、《油尖旺金毛玲》等在網路爆紅,她沒有唱片公司,那時候傳媒都找不到她,Serrini第一個訪問就在《明周》。她仍記得當日的笑料,「當時覺得自己係文青嘛,做訪問唔使整頭,好hea,上到去先知原來做訪問要影相拍片,我好後悔囉!另一個我好後悔的事,係HKU有日叫我返去影相,我以為只係影普通學生相,原來要放落網頁,所以最近再叫我返去影相,我即刻𦧲飯應,著返件Vivienne Westwood先去影。」

whatsapp-image-2024-05-14-at-14-12-57-23

要說Serrini的音樂與自信,或多或少是被父親薰陶,「我爹哋好鍾意聽許冠傑,亦都好鍾意聽英文流行曲,他不會理身邊人講乜,自己喺度唱囉,我諗呢份自信,我自小已根深蒂固,令我知道懂得自我表達係一件好事。」她也想不到,長大後竟被許冠傑邀請擔任紅館演唱會嘉賓,最開心當然是台下的父親,「我未見過他咁興奮!」

原來,Serrini的母親對女兒入行,起初不大贊成,「其實都是來自愛,主要是覺得好辛苦,一個女仔企在台上,驚我俾人鬧,又要成日周圍飛,寧願我做個普通OL!阿媽話做OL咪幾好,放工可以踢對高跟鞋去食飯行街,幾開心呀!我就話,我依家喺人哋返緊工,都可以踢住高跟鞋去食飯喎!爹哋呢?佢同啲friend打牌時候會講起我,佢會用『特別』呢個字形容個女,話阿乜姨都覺得你好特別㗎!」此時此刻,是與父母關係最好的是時候,「現在,應該是我們家庭關係最好的年代,好直接地溝通。以前細個,父母會話對我有甚麼期望,直接order落嚟,或者唔想我做音樂,以前心裏面會話『you are just my hater』就算,香港地,通常子女畢業,父母都希望他們做政府工、醫生律師,我用咗好長時間去同父母溝通,我唔甘願嗰種(生活),佢哋第一句就話『唔好啦』,我唔會接受,只是他們呢一刻get唔到我諗嘅嘢,我就prove俾你哋睇,這是一個好平等的溝通。」

whatsapp-image-2024-05-14-at-14-12-57-16

今年三十三歲的Serrini,身為九十後的一代,與父母有獨特相處之道,「我會monitor我父母一個星期做兩次gym、一個月睇一本書同埋睇兩套電影,我會叫他們出去拍拖食飯,跟住俾張單claim返錢,他們都會跟住做。近呢幾年,我覺得大家個understanding大咗好多,我唔知道香港子女跟父母關係,是否個個都咁幸福?我就覺得自己好幸福,因為父母願意去改變、願意去試新嘢,有時父母會限制子女發展,或者唔尊重,都係因為他們以為嗰個係愛嘅方法。」

whatsapp-image-2024-05-14-at-14-12-57-15

最近推出的新歌《月色魔美》,Serrini說這首歌是她即將推出大碟的ending,「新碟會將過去幾年作品collect成為一張十七個tracks的大碟,中間我又design咗一啲過場音樂,會有幾首新歌,《月色魔美》就係隻碟嘅ending。隻碟叫做《Rage In Peace》,講述有啲嘢我唔妥協或者唔高興,現今每個都市人,都有唔同瘡疤創傷,我哋點樣慢慢將呢啲嘢疏導出去呢?又或者我點樣將呢個情緒釋放呢?造呢張碟嘅過程,係一個自我認識過程,想讓聽眾同時認識自己,背後意義大過我造一個流行音樂project,bigger than any攞獎呀、首歌好hit呀,又或者接好多廣告,我係明星嗰啲!對我嚟講可以有,但唔係一個最令我覺得有成功感嘅事。」

whatsapp-image-2024-05-14-at-14-12-57-10

講到成功感,Serrini透露她的「樹店」即將開幕,「最近全程投入開設一間社區中心,叫『樹店』嘅地方,喺我以前間大學附近租咗間舖七百呎,有戶外環境,裝修緊,我係咁send裝修相俾啲friend睇,佢哋話我黐線㗎?你想做乜、賣乜呀?我話唔知㗎,賣吓二手書啩,依家仲諗緊,但裏面會有部夾公仔機,有我和其他樂手推介嘅書。我好想整一個好靚、好人性化空間,令人好舒服咁行入去,就算喺大商場買得起名牌袋,都可以享受呢一種小小幸福,不過唔係cafe,因為我唔想攞飲食牌,只可以飲水囉,主要睇吓我嘅收藏品。呢幾年我買咗好多好靚嘅畫,有illustrator作品,又或者唔同art pieces,唔想只係擺喺屋企俾自己觀賞,有啲似係我嘅gallery。有朋友問我係咪起間廟俾自己?諗諗吓真係好似,哈哈!擺啲樹仔燈喺度,又整咗自己個樣嘅香爐,有啲crossover燃香,真係好似宗教物品喎!」

whatsapp-image-2024-05-14-at-14-12-57-13

入廟記得要拜神,Serrini再說:「我同媽咪講嗰陣,佢問我依家係咪好有錢?唔係喎,呢個業主好平租俾我,我有個好lucky平租嘅體質,通常啲女星會住好靚好貴嘅地方,我依家住緊嗰度,其實好靚,係幾個婆婆擁有嘅apartment,佢哋收我勁平租,又唔係好理我,佢哋直頭唔知我係邊個,只係覺得呢個女仔都乖乖哋,又準時交租!疫情期間仲減租,我所有friend知道咁平租,佢哋都好愕然,覺得有冇搞錯呀?呢個世界好唔公平!我覺得好感恩,原來我對呢個社會或者宇宙,有一個positive態度,我就embrace(擁抱)到我嘅luck,例如我會遇到好好嘅人,工作上遇到好好嘅deals、遇到好好機會,未必好多錢,又或者突然之間開到一個好多贊助嘅演唱會,對於我嚟講係好好機會,原來我可以去學校講talk。」

Serrini在《Chill Club》頒獎禮榮登年度女歌手
Serrini在《Chill Club》頒獎禮榮登年度女歌手

由開始創作音樂,到現在去到第十三年,究竟做獨立歌手賺唔賺到錢?「我覺得so far合理。朋友話我,見到個戶口有錢,就即刻使晒去拍MV,我都反思緊呢個問題,所以最近都會做啲儲錢plan。女士去到某一個年紀,開始要諗吓自己將來和打算,唔係只為退休,呢一刻我就可以好開心咁樣拍MV,但其實背後我都要用好多時間精神做其他工作,先可以finance自己project,what if有一日我唔係好想拍廣告,我可唔可以finance到我自己音樂呢?我可以好肯定咁講,係做唔到嘅,所以我覺得作為獨立歌手,係不能夠只用音樂維生。」

「對於我嚟講一個好好嘅機會,未必賺好多錢,又或者開到一個好多贊助嘅演唱會,原來我可以去學校講talk。」
「對於我嚟講一個好好嘅機會,未必賺好多錢,又或者開到一個好多贊助嘅演唱會,原來我可以去學校講talk。」

作為獨立歌手,一分一毫都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可幸Serrini遇到的工作夥伴都不會獅子開大口,「佢哋都知道呢啲錢,係我自己賺返嚟,又唔會特登要使好多或者擴大個budget,我覺得大家互相尊重,我又會擺返落去做公益、去講talk,又或者我去做音樂節等等,呢啲我覺得要keep住做,先可以財政穩健,先可以繼續做多啲無聊嘢!」

花絮攝影:洪志富
形象:Katy Tsang
化妝:Anise Ma
髮型:York Ngan
服裝:Burberry、Stella McCartney、Isabel Marant、AJE. [Net-A-Porter]、 Shanghai Tang、Versace

朴寶劍 木村光希 車銀優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