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細佬做導演 阿哥編劇 岑嘉彥岑尚哲難忘曾江最後說話|岑嘉彥岑尚哲專訪

本地
2024.01.19
撰文:文嘉龍攝影:鍾漢平

whatsapp-image-2024-01-17-at-3-01-39-pm-27 whatsapp-image-2024-01-17-at-3-01-39-pm-40岑嘉彥(Kelvin)與岑尚哲(Kyle)一世人兩兄弟,阿哥Kyle做編劇、細佬Kelvin做導演,一齊追夢成功。兩位九十後笑言,很多人都將他們兩兄弟輩分搞錯,有時連親戚都當了Kelvin是大佬!Kelvin三年前由美國回流香港,即有機會執導新片《源生罪》,故事由Kyle編寫,由嫲嫲的離世成為兩兄弟的靈感;此片更成為曾江的遺作之一,兩兄弟回想起曾江在片場的最後說話,又驚又喜!

今次《源生罪》由華哥任達華搭檔新生代陳紫萱主演,戲中雲集不少老戲骨,除了吳家麗、鮑起靜、吳浣儀之外,還有曾江。Kelvin和Kyle首次與曾江叔合作,想不到竟是最後一次,Kelvin說:「我哋籌備咗三個星期就開機,曾江叔開機之後一個星期,佢先答應做!佢第一樣嘢就係想見我同Kyle,去咗九龍城同佢食飯,嗰刻我哋真係好驚,我哋兩兄弟去到門口,大家互相鼓勵,得㗎喇,冇問題嘅,大家都清楚曾江叔好有霸氣,曾江叔望住我,開始盤我,『點呀,你邊度嚟㗎?』佢知道我外國返來,我咪同佢分享對電影睇法,一開始佢都會作出好多質疑!」

whatsapp-image-2024-01-17-at-3-01-39-pm-16 whatsapp-image-2024-01-17-at-3-01-39-pm-3老戲骨面對新導演,Kelvin說:「後來大家攤開去講,去到最後,佢同我哋講咗一句,『我係唔會俾行貨你!我一定唔會俾行貨!』去到開機嗰日,曾江叔都會繼續挑戰我哋,佢會有好多自己好有趣嘅呈現方法,佢個角色要自尋短見,我哋方式係比較直接了當,我同佢解釋,大家得到共識,大家健康地討論,當然我都驚到流晒汗,佢又接受,最後神奇地大家合作得好愉快,令到成件事係今日大家所見到。」Kelvin坦言面對眾多老戲骨,獲益良多,「對我個人同Kyle而言,大家係一個master class(大師班),有機會同前輩學習,令我哋短短23日拍攝裏面急速成長。」

收到曾江死訊一刻,大家都很愕然,Kelvin當時正在為電影做後期工作,「我哋睇緊片,其實嗰日之前,我哋兩兄弟傾緊,不如搵曾江叔過多一排上嚟睇片,結果睇完片,我打開部手機,彈咗曾江叔離開個message,嗰刻我同Kyle都唔敢想像,估唔到會咁突然,曾江叔喺酒店離開咗!」Kyle說:「短短嗰兩日拍攝,其實曾江叔俾咗『好大一堂』我哋,我哋都有私下討論,遲啲想再邀請曾江叔演出,所以收到消息好突然。」

兩兄弟拍住上一導一編,以懸疑手法包裝的親情片,一切基於兩人嫲嫲離世後的感受,作為編劇兼有份演出的Kyle說:「其實件事16年發生,我已經喺澳洲讀完書返香港,嗰時嫲嫲身體都已經唔係幾好,全家人意想唔到,因為其實走前一日,正正我同屋企人去探佢,醫生都話佢會出院,所以完全係意料之外,嗰刻打擊好大。我記得喪禮時候,瞻仰遺容嗰刻,好多說話想同佢講,覺得再多嘅陪伴都唔足夠,Kelvin喺我後面搭一搭我,我哋好希望將嗰種領悟轉化出來,去講俾唔同家庭聽,我哋可以點樣去面對處理同屋企人關係。」

買咖啡俾Hugh Jackman

戲中有個信息帶出,無論幾忙,每個星期日都要愛回家,與家人食一餐飯。Kelvin說:「我哋兩兄弟都生長喺一個好有愛嘅家庭,因為我13歲去澳洲讀書,其實離開咗香港有十五年,我13歲之前或讀緊書期間返到香港,一到星期日,一家人都會去嫲嫲屋企食飯,呢個係我哋屋企傳統。我離開咗香港十五年光陰裏面,其實我真正陪過我嫲嫲,或者我同Kyle都好,其實時間都好短。我28歲成為《源生罪》導演,嗰刻我夢想成真,但失去最多,我覺得就係同家人時間,特別當我離開香港嘅時候,嫲嫲好鼓勵我,每次返到香港見到佢,嗰種老人家慈祥笑容,佢會夾魚頭嘅魚肉俾你食,你一返到嚟,佢當你如珠如寶,我發現自己冇好好咁去捉緊佢,呢種遺憾係好大,好可惜冇咁多時間陪伴到佢。其實做得一家人係好難得,能夠陪伴佢哋身邊,多一秒就係多一秒,呢種愛好需要宣揚。」

Kelvin和Kyle兩兄弟,各自追夢,兩人少年時代已經到澳洲升學,細佬Kelvin在澳洲演出舞台劇時,立志向導演夢想進發,之後到上海戲劇學院進修導演課程,再獲難得機會到美國荷李活片廠實習,大開眼界,「好感恩有電影人賞識,可以送我去華納或者Paramount做實習,譬如《X-Men》一啲project。我最深刻做過PA(助導)、燈光助理、攝影助理,我做過好多roles,包括副導演、助理製片、好多獨立電影製片。有一次最深刻記憶,我買過咖啡俾Hugh Jackman,我好興奮嗰次,終於可以親手俾啲嘢Hugh Jackman,不過去到set(現場)突然間有個高級助理,搶咗我杯咖啡,佢自己攞俾Hugh Jackman,我呆咗喺度!嗰日拍攝完咗,Hugh Jackman行過嚟,佢經過拍一拍我,講咗句『thank you』,原來佢見到呢單嘢,我諗冇一個經歷比起呢單嘢,令我更加開心!」

見識過荷李活片場的巴閉,「去到現場,見到好多好細膩分工,佢哋捉得好準,去到拍攝location,生活製片又有,淨係Catering(餐飲)呢一瓣,都可以分得好細緻,有個廚師喺現場煮嘢食俾啲星,PA可能只管一瓣,我淨係負責去Costco買零食,燈光一個set up可以搞足兩三個鐘,你會見到佢哋,點樣去建造一個世界。大家都食得好正,大家都好歡樂,拍到十二個鐘一定要殺,如果你唔殺,大家都可以port你,好多制度底下,令到拍攝氛圍好好。」

20年才回流香港的Kelvin,翌年即有機會執導首部電影,他自覺感恩和幸運,而阿哥Kyle於澳洲讀大學期間,已經參加當地新秀唱歌大賽,回港後於18年參加過第一屆《全民造星》,面試期間被花姐說他貌似呂良偉與劉德華混合體。「當時參加過呢個騷,其實係好難忘回憶,希望可以發掘自己唱歌同做戲,因為我到目前為止,我都好想往呢方面發展,但係當中好多嘢,其實自己好被動。我創作咗《源生罪》,我係一個編劇身份亦有參與演出,未來都會繼續往唱歌同做戲發展,當然都會繼續寫劇本啦!」兩兄弟繼續追夢!

場地提供:Cuban Oasis

星級企業大獎2020 MIRROR 姜濤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