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黃又南專訪】簽工作合約遮住銀碼 黃又南買樓花蝕住離場

本地
2022.04.15
撰文:溫敏芝攝影:鍾漢平
黃又南在最近播出的新劇,飾演股票操盤手,要學習很多術語。
黃又南在最近播出的新劇,飾演股票操盤手,要學習很多術語。

疫情爆發以來,演藝圈大受影響,黃又南慶幸這段時間有不少工作,拍電影和新劇《逐流時代》外,也有三個月空檔時間,重溫影帝劉青雲、吳鎮宇推介的外國大師級電影,「疫情是一個考驗,令我可以思考人生。」又南曾投資失敗,蝕了六位數字的他,現時拍戲不會過問片酬,最緊要享受演戲過程。

黃又南早前接拍監製戚其義的新劇《逐流時代》,劇中飾演萬人迷金融才子,身邊有很多女同事,他也是一個股票操盤手,在家中有哥哥麥子樂、弟弟林耀聲和爸爸陳觀泰,「爸爸泰哥會經常整蠱我們,三兄弟就拆穿他,有一段溫暖的家庭戲。感情線是與跟陳雅麗,由鬥氣冤家變成情侶。」

他未與戚監製合作過,但以前也看過他的經典作品,對方給他感覺很斯文,當然一定有氣場,「我們傾談了兩小時,學會許多,他不會限制你怎樣演繹?會給你機會嘗試。」

他飾演股票操盤手,對白有很多術語,事前看財經台和詢問身邊朋友做足功課,有時拍攝中途也會致電朋友取經,「我本身不懂股票,但經常會留意,我不明白為何公司負責人出來說一句話,或者發生一些事情,股價突然會跌。我會睇,但我很膽小,不敢買股票。我去賭場玩大細,落注數百元,等揭盅時,已經心跳很快,如果買股票,我諗不用等心跳加速,已經躺在地上沒有心跳。我經不起賭博考驗,我很清楚自己不是靠運,是要靠自己,人沒有不勞而獲。」

+1

他坦言試過一次投資失利,買樓花也可以蝕錢,蝕了二十萬,還要跟發展商握手認識,已經算便宜了,但最後都要蝕,那次算是投資最慘痛經歷,「當時是跟家姊前男友一家夾份,各佔一半,我都要蝕十萬,我還是專注事業,有錢寧願給媽媽投資。」

他稱賺的錢一向不會自己保存,會放在公司裏,自己亦不想知道有多少錢?可能只會知大概數字,因為不想有一日是為金額而去做,失去做演員的樂趣,「其實我身價實則有多少也不知?簽合約也是遮掩着價錢。因為可能這部戲片酬有一元,那部戲有五元,我會諗為何會變了一元?是否我有問題?我覺得一定會影響自己情緒,既然這樣,不如交給公司,自己可以放心去演戲。」

找了朱柏謙教戲

這兩年疫情下,又南的工作也大受影響,去年只拍了兩、三部戲,四月份會再開拍一部,今年臨時有三個月空檔期,他趁機會增值自己;雖然工作量少了,但可以做以前一直太忙,想做而沒時間做的事,例如欣賞外國大師級的電影,「以前跟劉青雲和吳鎮宇合作,他們也說有些電影一定要看,現在我可以全部看完,例如我睇完馬田史高西斯所有的戲。我很開心公司同事跟我舉行了分享會討論劇情,這樣才會令我深刻。」

 

現時專心拍戲的他,未有計劃在音樂方面發展。
現時專心拍戲的他,未有計劃在音樂方面發展。

問他是否多了時間陪伴家人?他說:「是的,可以多點吃媽媽煮的飯,有時她會在家姊的家。我發覺疫情後,整個人淡定了,會思考很多事情,以前沒時間去想的事,現在可以再思考,因為有時候會當局者迷,趁這段時間停一停。」他覺得這次疫情是一個考驗,尤其做演藝圈的人。去年他接拍一部電影,飾演一個有戀髮癖的殺人犯,角色很大挑戰,從影以來未試過,「角色都幾變態和沉重,雖然是一個單元,但我也主動找了朱柏謙教我,糾正我的演繹方法,我覺得自己是成熟了。我一直很欣賞柏謙演技,看過他的舞台劇,他可以幫我投入角色,原來我都可以做到,始終拍戲多年,沒理由仍是一個小子。我都想穿起消防制服似一個消防員,並非《一碌蔗》中那樣清澀,我都想獲得別人肯定。」

疫情下,香港整個大環境改變,他稱早前晚上九時許駕車到旺角,出奇地寂靜一片,「我記得導演陳果曾經說過想拍《紅Van2》,但最後沒有開拍,我有問過他,如果再拍你想怎樣拍?他說拍第二集很難,因為想整個旺角沒有人,當時我說沒可能了,但早前我去旺角,發覺真的可以拍《紅Van2》,完全沒有塞車。不過看見很多店舖結業招租,這個情境很欷歔,我感覺是想回家,不想再逗留。」這一、兩年拍戲,他每次很珍惜和享受拍攝過程,「人一定要有目標,沒有目標會很容易退後,這行很現實,其他人不會等你,後面又有新人追上,你怎樣才能被認同有一個地位?一定要努力。」

 

姜濤 星級企業大獎2020 陳卓賢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