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老友記】游走三台大贏家 敖嘉年升呢男一捱出頭

本地
2022.05.27
撰文:Kelly Check攝影:鍾漢平

7a9606c3-87b3-4e0b-a1aa-9b667e31ac6a

敖嘉年在無綫廿四年,拍過無數劇集,演過二世祖、智障人士及同性戀者等富話題角色,一直游走於二、三線,很多人都覺得他是其中一個被無綫低估的藝人;前年,他在一月宣布離巢,不過十個月後就再度拍攝無綫劇集《欺詐劇團》,更升呢為男主角,近日又為香港開電視主持《嘉嘉醫療自助班》,稍後又會拍攝ViuTV新劇,工作接踵而來,如魚得水。
他坦言曾經問自己可不可以做男主角?不過人大了,明白許多事不是自己可控制,能夠控制的是做好角色,有機會讓你做,就盡量做好,這樣想才會令自己舒坦一點。

敖嘉年父母很早已離異,由於家中不是長期有大人陪伴,令到他更懂事及明白要學習生存,「父母離異,我和姊姊就跟爸爸生活,經常都會自己一個人落街玩,等爸爸收工,當時住在一百八十呎的公屋,沒有媽媽在身邊,不是像做戲見到的傷心,可能年紀小也不懂,長大才知道沒有媽媽的感覺就像有缺失,有一次坐巴士,見到一家人有父母手拖手很開心,我發現自己成長沒有這種感覺,突然哭起來;慢慢長大了才發覺,未必如我心中所想就是對的,大人一定是有問題才分開,他們分開了可能更開心,現在爸爸會跟我說『有空一起去探你阿媽』,他們年紀大了,又事隔多年,也會跟我們一起去飲茶,也沒想過長大後可以一家人坐在一起談天說地開玩笑。成長時期是要想辦法才令自己生存,小時候鑽牆、換鎖都要學,因為找人維修要花很多錢,長大後很多朋友都奇怪我為何什麼都自己動手做,我的性格是盡量自己想辦法,是小時候的成長經歷訓練出來。」

今年初,爆出敖嘉年與妻子已離婚三年,雖然父母是過來人,但並沒有半句囉唆,一切尊重當事人的決定,「始終是我們兩人的事,很多人都問為何?我對婚姻的看法是當去到某一些位,覺得這樣選擇是好的時間,就大家談,我們選擇這樣行,其實每對夫妻都有自己的故事,過程中經歷了什麼而導致這樣?就算連我們自己也忘記,可能我們一起太長時間,沒有很早去補救,慢慢就去到不知怎去補救?至今我們仍像家人,有什麼事也即刻幫忙。」

敖嘉年曾在九四年參加無綫電視《歡樂今宵》的Pioneer第四屆亞洲鐳射卡拉OK大賽,九五年加入電影行業,跟張叔平在徐克導演電影《刀》內任助理美指,後來報考九六年香港電台的DJ訓練班;結果在千多個報名者中脫穎而出,尚未畢業就有機會主持香港電台深夜節目《輕談淺唱不夜天》,受到電台及電視節目主持人洪朝豐賞識,推薦他到無綫,「洪朝豐是我恩師,他找我做節目,後來他問我有沒有興趣去電視台試鏡,就介紹我給無綫藝員科,開始做《城市追擊》的外景主持,最深刻是做街訪,有些好的就跟你做訪問,不好的會被罵,我當時最怕街訪,不過很多經驗都是在《城市追擊》學到的,怎去應變?遇到對你沒禮貌的人,你的EQ是怎去忍耐?去到有危機的地方怎去執生?當時很多時要偷拍,被人發現就要跑,是很辛苦的,當時有智叔、霑叔、Do姐、黎芷珊及十郎(鄧梓峰),Do姐有教我怎樣讀現場稿,前輩是坐廠的,當時想如果有一天可以像他們坐廠就好;智叔就啟蒙到我去拍劇,有次出外景在村屋天台,他問我為何不拍劇?我說沒有人脈關係,他就叫我要自己爭取,後來約滿打算不續約,回去專心做電台,藝員部竟然說珍姐(曾勵珍)想見我,叫我去拍劇。」

敖嘉年首套參與的劇集是《封神榜》,在劇中飾演木吒,他表示當時連劇本也不會看,就傻傻的去拍劇,「第一日拿起劇本,就問導演,三角形符號要不要讀出來,他看一看我說『果然是真的不懂』,原來三角形是指當時的情緒,發生什麼事?不用讀出來的,有我名字的要演出來,不是讀出來,這句是對白,就慢慢學,曾經有前輩問我他的樣子是不是很黑?原來我遮住他的光,這都是靠前輩慢慢教,我也試過申請讀訓練班,但要拍劇及主持,根本沒時間返學;拍劇經常也捱罵,走位又忘記去到那裏停,我提醒自己要記熟對白,叫自己不要怕,被人罵是好的,別人不說,你永遠不會知。第二套劇拍《無頭東宮》,當時跟很多男藝員一起試鏡,是兩個太子的角色,這套劇開始,聽完前輩意見,嘗試用這些方式放進角色內,雖然不是很好,但知道要放一些自己認為適合的元素進去,至《碧血鹽梟》就有叮一聲的感覺,添哥(李添勝)給了很大信心,叫我自己去創造角色,很放心讓我去做。」

敖嘉年在劇集《魚躍在花見》飾演智障人士魚仔,令他成為此劇亮點,演技獲劉松仁大讚,「最深刻的角色一定是魚仔,演智障人士角色很易過火,本身已經在大家心中有一個固有形象,大家會覺得我是扮演別人,我去了智障中心跟這些朋友仔生活,住了兩天,留意他們的動態,跟他們聊天,我記得當時很少接觸到他們,去到中心工作人員慢慢介紹情況是怎樣,初次接觸感到很震撼,原來他們每人也有不同特徵,所以要逐一觀察,主任解釋他們的問題,就慢慢分析,挑選一些特質,用在魚仔身上,令魚仔出來的情況比較真實,我甚至不想化妝,髮型也不要刻意去整理,我覺得造型會直接影響出來的表現。至於《巾幗梟雄》的『必文』是我另一個深刻角色,這個少爺仔由頭罵人到尾,我要進入這種人格內,去演那種嘴臉,甚至行步路都衰過人,劇集播出後,很多人都喜歡追看這個角色到底有多衰?華標哥的劇本令我一路看一路追,每等下一集劇本都很緊張,到現在仍有朋友在網上重看,也是我演藝事業得到的第一個獎項『飛躍進步男藝員』,黎耀祥啟蒙我很多,他不是叫我學他,他說每個演員也有自己特色,不要抄,要有自己特色轉化出來,由那時開始就自己思考。」

網上對敖嘉年的評論,很多都覺得他是被低估的演員,終於要等到約滿無綫後,拍攝劇集《欺詐劇團》才當上男主角,他覺得做男主角並非自己可控制,自己只能控制做好角色,「以前有想這方面問題,人大了覺得很多事不是自己可控制,就由他吧!我只可以控制做好角色,其他不是我控制內,你可能會問,我可不可以做主角?沒有就沒有,別人不是欠你的,有機會讓你做,就盡量做好去,這樣想會舒服點,更何況現真就是這樣。」
離開無綫兩年多,雖然面對疫情影響,但敖嘉年依然工作不斷,游走於三個電視台,「當初覺得已經在公司多年,想試向外闖,更何況地球是圓,你永遠不知道何時會回去再合作,既然合約到期,就出去試,公司叫我出去打個轉就回來,後來我也回去拍《欺詐劇團》;出去大海是有擔心的,所以要做好準備,才好出去,要清楚自己的路向,如果沒工作,你會怎樣?做好準備就可以行,首先你起碼搞掂自己生活,你離開舒適區,沒有大樹遮蔭,所有事都自己安排,出到外面的人脈又怎樣?各方面最簡單都支持到,我就出去,沒有什麼不開心,我跟TVB的關係很好,走的時候也很多謝他們,有時間又有能力就去試多一點,你不試永遠都不知道。」

星級企業大獎2020 MIRROR 聲夢傳奇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