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拍動作戲被掟落鐵架險毀容 朱晨麗澄清與富二代婚訊│朱晨麗專訪

本地
2024.06.28
撰文:王崇頴攝影:鍾漢平
朱晨麗表示一直渴望組織家庭,故令身邊好友為她著急。
朱晨麗表示一直渴望組織家庭,故令身邊好友為她著急。

二O一一年港姐冠軍朱晨麗(朱朱)憑「翻版陳法拉」之稱入行,近年躍升一線劇接劇,被稱為「TVB最拚搏花旦」。入行十三年試圖擺脫「花瓶」之名,今次於新劇《反黑英雄》飾演反黑組督察,拍攝時博到盡,試過與動作演員對打時險破相。
事業拚搏,感情亦有着落,去年傳出與富二代史昊洺蜜運中,更被好友煒哥(陳煒)踢爆好事近。問到朱朱婚訊,她例牌否認,只稱對方為好朋友,但直認:「關係良好,但未到那個時刻!」

與富二代男友傳出烏龍婚訊朱晨麗:很想有小朋友和家庭!

朱晨麗於新劇中出現揸槍型格look,其中一幕將猛男過肩撻爆玻璃的場口更技驚四座,劇中要應付多場動作場面,令她十分難忘,「很多時候我需要跑後樓梯,我都有問導演,為甚麼不搭升降機?原來角色性格比較急趕,等升降機浪費時間,所以經常要跑後樓梯,而且要成隊一起跑,所以對我來說都幾難,因為全部都是男生,又要跑得比他們快,體能上要操練得好fit,我有跟他們說盡量不要跑得太快,我怕跟不上,加上我又著有少少踭的皮鞋,可想而知跑得有幾快?惟有一拍就拚命跑;而且劇中有很多打鬥戲分,其中一場戲被大隻佬打之外,他還單手把我摔在地上,拖行一條路,他真的很大力,還有另一個動作,他拎起我整個人掟向貨櫃鐵架,當時砰一聲,幸好當時自己識就一就力,因為以他的衝力,我應該會破相。」自從二O二二年接拍《美麗戰場》後,朱晨麗已經有兩年無劇出街,令觀眾大感疑惑,早前更一度傳出她為富二代男友未婚懷孕,幸好她即時公開否認,朱朱解釋:「這兩年,我比較少在香港的電視圈出現,所以很多觀眾朋友都很期待再次見到我,可能大家會問,這兩年時間你去了哪裏?是不是沒有在娛樂圈?其實大家不用擔心,我只是在不同的範疇繼續拍攝,譬如拍電影,又有在內地拍攝電視劇,的確比較少在香港電視上出現,但觀眾仍然可以在不同平台見到我。」

二O一一年當選港姐冠軍後,朱晨麗當時火速獲安排拍劇,頂替受傷的陳法拉拍攝重頭劇《名媛望族》,不過首次拍劇的她就碰釘,被網民狠批演技差、廣東話不好,鋪天蓋地的負評,令她非常沮喪,又因為在劇中與馬國明及吳卓羲都有感情戲,因而被兩人的粉絲轟炸,但朱朱都能一一樂觀面對,不但努力改善廣東話,更跟楊盼盼學功夫,增值自己,尤其在《特技人》中的連場動作戲,她都親身上陣挑戰高難度動作。有「TVB最拚搏花旦」封號的她,試過連續拍三十多小時搞到體力透支入院,完全「唔錫身」,博盡有回報,終在二O一七年憑《超時空男臣》中演刁蠻二小姐一角,奪得「最佳女配角」,「其實我當初參選香港小姐都沒有想過攞到冠軍,更沒想過可以入行拍劇,只不過那時候因為生活上有困難,所以先報名參加,然後就入行了。剛入行時會覺得很多事情,為甚麼大家會這樣講我?我會不開心,但到了某個階段已經學會睇化,自己要學識消化,不然的話除了影響心情之外,都會影響身體,因為你的身體語言會告訴你不開心或介意,繼而會影響工作,所以我都用了很多時間去思考。因為在娛樂圈除了際遇,很多東西或很多聲音,不是你自己講出來,別人就會理解,包括你的作品,你可能用了很多時間及心思完成作品,但原來大家未必喜歡,你都沒有辦法,變相要學識很豁達去看每件事情。」

入行後默默耕耘,朱晨麗近年的表現都相當亮眼,早年在台慶劇《多功能老婆》中的演出更備受讚賞,後來於《大醬園》中更擔正女一,爬到一線花旦地位,朱朱自言離不開樂觀積極、肯博肯捱,終於等到機會的來臨,她說:「演員很被動,很多時候都是等公司分配工作,是give and take,所以沒有所謂為甚麼會這樣?為甚麼會突然間停了?所以我會覺得可能是讓自己的身體休息一吓,會用正面去思考,反而不會去諗怎麼辦?為甚麼?甚至出現焦慮的感覺,可能自己性格比較樂觀,但是我都看到身邊有很多不同的聲音,大家替我焦急,會問我怎麼會這樣?甚至叫我不如上去高層辦公室,嘗試做些補救方法,跟他們了解一下!我覺得只要準備好自己,公司自然會給我工作,因為每個人的看法不同,盡自己能力做到最好就可以。觀眾看到我的努力,公司自然就會知道這個人不是玩玩吓!」十三年的電視生涯,令朱晨麗急促成長,「這十三年,我覺得好像是從零開始,首先演戲方面,因為我不是演藝學校出身,完全不知道怎樣演、怎樣哭、怎樣笑、怎樣說對白,甚至是機位擺在哪裏,我也不知道!我還記得第一次拍戲時,我整個人遮住了吳卓羲,當時他跟我說『小姐,麻煩你借借』,所以我真是從零開始,之後跟隨不同的前輩合作,在他們身上學會,每一場戲原來要這樣做,十三年慢慢開始真正豐富自己,累積不同的經驗,再加上公司給予機會。」

今年三十六歲的朱晨麗,當年與比她細一年的何廣沛,於二O一七年合作《超時空男臣》時傳出撻着,雖然兩人一直沒有公開認愛,而且強調大家只是「好好的朋友」,不過何廣沛曾多次被影到出入朱晨麗香閨;其後二人獲安排拍攝《大醬園》再演情侶,戲裏談情,戲外都不時在網上放閃,常有甜到漏的互動,可惜最後二人疑似不歡而散,令緋聞正式劃上句號。去年朱晨麗被指已交新男友,對方是富二代史昊洺,史父是香港中華廠商聯合會會長史立德,父子同是擁有多隻馬匹的馬主,兩人還拍拖去了泰國布吉享受二人世界,拍拖消息在二人的朋友圈中,更是公開的秘密。

富二代史昊洺,史父是香港中華廠商聯合會會長史立德。
富二代史昊洺,史父是香港中華廠商聯合會會長史立德。

早前出席活動時,朱晨麗被好友陳煒「爆響口」指今年會好事近,問到婚訊,朱朱卻始終否認,她說:「這個富二代是我的朋友,上次真的是擺烏龍,其實煒哥並不是想講我和他結婚,只是大家誤解!我知道煒哥希望我可以快點嫁得出,始終自己年紀都不小,而我亦有跟身邊朋友說,很想有小朋友和家庭,這個計劃在我廿幾歲時已經有,但等到現在都未有,所以大家替我着急,才會有這樣的祝福,大家真是誤解了!(與富二代好朋友的程度?)我們都會互相傳信息關心對方,但因為之前的新聞,我都擔心會影響到對方,我都有向他解釋一下,幸好對方都大方理解,不然就沒有朋友做了!」問到富二代可有追求之意?朱朱就表示:「關係良好,但未到那個時刻,而且我不想評價對方。」朱晨麗說,明白每個女人都會渴望愛情,但年紀愈大反而不太心急,「以前會很急,因為過了某個年紀,會擔心變高齡產婦,因為我不止想結婚,還想有BB,這樣才是完整的人生,但過了三十歲後就發覺,原來這些事不能急,為何大家都經常說隨緣?原來真的到了這個年紀要講隨緣,不是想就有,因為結婚也想走一輩子,不可以隨便!我又怕別人不揀我,自己年紀都不小了,(擔心年紀大怕沒有選擇?)我都有諗過,對方為何有年輕的不選擇呢?但如果自己夠好,各方面是合得來,不會有這些問題發生!」

場地提供:鉄板燒·海賀 (The ONE)

Hair :Jay Cheung @HoLA il colpo hair & pets
Makeup :Henry Li

 

姜濤 陳卓賢 星級企業大獎2020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