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封面故事】仙姐後台吃私家飯阿嗲 首度台上慶生落淚

本地
2017.07.22
6.8k

本周三(十九日),《蝶影紅梨記》在文化中心公演第七場,當仙姐與寶珠、阿嗲再次出台謝幕時,工作人員推出大蛋糕,全場觀眾起哄,「嗲迷」知道今天是偶像梅雪詩生日,自然猜想到這蛋糕是送給阿嗲,倒是阿嗲本人竟然以為蛋糕是送給師父仙姐,原來這是她數十年來首次在舞台上切蛋糕。

每晚坐在台下親自監場的藝術總監仙姐,不單止沒有顯得疲累,反而愈來愈早到,下午五點左右已直接入後台,她對擔任製作統籌的高王玉琼說:「乜咁快就做咗七日?時間過得好快。」仙姐更準備了私人飯菜,在後台進餐。

七月十九日是梅雪詩生日,高太準備了生日蛋糕,並且一早提點寶珠,不要讓阿嗲知道,要給她一個意外驚喜。謝幕時,當蛋糕推出來,阿嗲還以為蛋糕是送給仙姐的,當寶珠說蛋糕是送給她時,阿嗲顯得很詫異,開心感動得落下淚來。她輪流親吻大家,寶珠叫:「你仲未錫我呀!」寶珠還帶領全場唱生日歌,場面非常溫馨熱鬧。其實在後台化妝期間,寶珠已送了一個蛋糕給阿嗲,但由於當時化妝只化了一半,所以沒有拍照。

梅雪詩演了數十年粵劇,原來從來沒有在台上切過生日蛋糕,因為她的個性本來很低調,不想成為眾人的焦點,尤其是今年,她沒有打算慶祝生日,一來是媽咪在今年的正月初離開了,加上《蝶影紅梨記》在七月十三日正式公演,一直投入工作的阿嗲,將自己的生日放在一旁,只想在台上工作中靜悄悄的度過,沒想到大家會為她慶祝生日。阿嗲更收到仙姐、陳培偉及高王玉琼的大利市。

歡度了難忘生日,阿嗲很開心說:「真係唔好意思呀,滾搞大家呀!我覺得受之有愧!」她依然是一貫的謙虛。「做得戲好就話啫,我對自己反而沒有一次是滿意的,總是希望演出一次好過一次。」

阿嗲記新詞有壓力

 

雖然阿嗲跟戲迷說今年不想做生日,但一些嗲迷都很有心思,做了一些花又配上了一閃一閃的燈,讓場面充滿歡樂熱鬧的氣氛。阿嗲也說了心中的話,感謝嗲迷這麼多年來對她的不離不棄,作為一個藝人,能夠得到戲迷的愛戴,也是她的福氣。

看到仙姐年紀這麼大,快九十歲了,仍然晚晚陪着她們在台上謝幕,阿嗲內心更為衝擊,她說:「更珍惜現在的演出機會呀,畢竟仙姐年紀大了,不想看到她咁辛苦。」仙姐每次謝幕後,總會轉過身來抱着寶珠及阿嗲,令到兩人都受寵若驚。寶珠說:「如果仙姐唔錫我哋,我哋唔敢錫佢㗎。」阿嗲就覺得被師父緊緊擁抱,特別溫馨及感動,「每次看到師父辛苦都好肉赤,我們排戲,仙姐每日由下午兩點坐到夜晚十點鐘,為的是什麼?就是為了我和寶珠,也為了傳承粵劇,才出心出力。」

當問到生日願望,阿嗲說如果環境許可,希望可以一直在台上做大戲,「因為我一世人冇乜鍾意,就是鍾意在台上做戲,只要站在台上,我就好開心,所以我最希望大家都健健康康,包括我自己和仙姐,見到仙姐出去玩就戥佢開心,冇嘢係比得上健康重要。」

梅雪詩今次最煩惱是傳染到感冒,「我今次都以為好叻,非常小心,感冒菌犀利,劇中有些女孩子患上感冒,我都中招了,回家買成藥吃,以為搞掂,始終應付不了,十日那天立即看醫生,十一日綵排,開始咳嗽,幸好華光師父保佑我,沒有辜負大家的心意,我每次唱完才咳嗽,其實每次都在台口咳,一出台唱又冇事。」

《蝶影紅梨記》阿嗲在台上已經演過無數次,今次的劇本有若干的修改,雖然阿嗲已經熟讀劇本,她總覺得有點遺憾,「有時候,間中有一兩個字會唱錯,這是我的難處,因為一定是認為改了更好,所以才修改,我也想照足來唱,卻因為入咗戲唔記得,衝口而出,唱回以前的字眼,唱完自己都會嬲自己,希望以後要牢牢記住。這也算是我的壓力之一。」

寶珠牢記任姐神髓

 

這幾年間接連演了三齣任白戲寶的陳寶珠,人人都稱讚她愈演愈好,高太也大讚她進步了很多,高太說:「我以前看過任姐做戲,覺得寶珠在舉手投足之間,愈來愈似任姐,她的投入愈來愈忘形了,觀眾也代入了她是任姐,忘記了她是寶珠。」

對於高太的稱讚,寶珠表示,她不敢與任姐比較,「一直以來,我只希望能演到任姐的神髓就已經很開心。」每一晚演出後,仙姐會將意見告訴有份參與修改劇本的張敏慧,阿慧把仙姐的說話記下來,然後會轉告寶珠及阿嗲,讓她們琢磨。

雖然大多數人都覺得寶珠愈來愈像任姐,但對任姐認識至深的仙姐,覺得寶珠演起來,始終捉摸不到任姐的癡、憨、呆,因此在感情及造手方面給寶珠不少的意見,寶珠說:「好像第七場的《三錯》,我已是新科狀元,要穿件蟒出來,仙姐覺得我不夠威嚴,眼神造手,她都教我,我今次真係學咗好多嘢,很感謝仙姐的教導。」

她經常把任姐演戲舉手投足之間的神髓都放在腦海裏,隨時拿出來模仿,將劇中人趙汝州對素秋的癡情及如何懷念死去的她,都很努力去演,「得到高太的欣賞,我當然很開心啦。」

演了七場,寶珠覺得已經愈來愈熟練,除了得到仙姐的提點,尤聲普、彭熾權及高潤權都有提點她,「演出粵劇我有很多需要學習,所以大家關心我,提點我,我會了解多些。」由於一共要演出十七場,暫時只演了不到一半,她的心情仍然未能鬆懈,「我依然要記劇本,不能有任何出錯。」

患上坐骨神經痛的寶珠,趁着周四不用演出,立刻再看針灸,希望減輕腳部的不適。

佈景費超過二百萬

 

從《西樓錯夢》、《帝女花》、《再世紅梅記》到《蝶影紅梨記》,任白慈善基金每次演出粵劇,高王玉琼都擔任製作統籌,她覺得今次做《蝶影紅梨記》的壓力特別大,主要是製作費非常龐大,無論人工、服裝、佈景都比以前貴了很多,幸好一直都得到各方面好友們的鼎力贊助,才得以順利演出。現在獲得各方面的讚許,高太終於放下心頭大石。

在第四場的《窺醉》及第五場的《詠梨》,台上的佈景可以同時轉出三個景,令整場戲一氣呵成,台下觀眾拍爛手掌,高太在提到這個變化多端又美輪美奐的佈景時,很感謝今次的舞台設計陳志權,第一次合作,卻讓人驚艷,現在反應又出乎意料的好,她感到很開心,雖然單是佈景費已花了超過二百萬元,高太覺得非常值得。「因為以前的舞台最多轉兩次,而今次轉三次,馬上換了佈景,大家都意想不到,得到了該有的效果。」高太說今次唯一可惜是阿嗲生病了。

仙姐對這次《蝶影紅梨記》的演出,顯然也非常的滿意,每天她愈到愈早,下午五點左右就直接入後台,更對高太提及:「乜咁快就做咗七日,覺得時間過得好快。」其實仙姐是捨不得,她一直習慣於舞台,就有一種回到外家的感覺,非常親切。

三人餐單各不同

 

眾所周知,仙姐要求極其嚴謹,細如微塵的小瑕疵也容不下,首晚《蝶影》公演後,陳善之(Joe)問是否滿意,仙姐意外地帶笑回應:「那你滿不滿意?」Joe直言:「作為觀眾,我滿意到不能再滿意,這麼出色的製作,寶珠愈演愈進步,阿嗲帶病上陣仍然交出水準!」仙姐再笑了笑,說:「你們喜歡就好了!」

提到仙姐愈來愈早到場館,Joe解釋:「這陣子要工作,日間她不能與朋友喝下午茶,晚上也不可能打牌,每朝睡醒吃早餐、做運動便出發,她真的很熱愛舞台,也享受在那個環境,很多好朋友如高太、陳醫生、小思老師等都在,有傾有講好熱鬧;不方便出外用餐,仙姐每晚都會帶飯到後台,她吃得很清淡,如蒸魚、生果與大量的疏菜。」會惠及寶珠與阿嗲嗎?「不會了,她們各自有不同餐單,最主要健康與保護聲線。」

舞台上的寶珠揮灑自如,舞台下卻顫抖如緊張大師,Joe說:「演出期間,她的手冷到好像雪櫃,幾個月前忽又坐骨神經痛來襲,聽說普哥尤聲普介紹了一位針灸師傅給她,阿嗲好像也有試過,效果不錯,加上物理治療雙管齊下,但寶珠仍說很擔心,有晚謝幕後,我看見她一拐一拐行回後台,這麼辛苦依然堅持,真的好勤力、好專業!」阿嗲則擺脫不了命運播弄,踏台板前總惹上病魔,進文化中心綵排時被冷風一吹患上感冒,復有腳患在身,可謂跟寶珠同病相憐,「她與寶珠一樣單純,生活節奏形態調校到只為演出,每朝起牀後便專心想着怎樣做好台戲,完全淨化自己。」愛徒為演出拚盡,仙姐有沒有一些實際獎勵?Joe笑道:「仙姐唔鬧,仲每晚謝幕都錫兩個徒弟,就已經是最大獎勵了!」

 

■ 撰文:汪曼玲、翟浩然/攝影:梁海平

黃秋生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